續「子夜」。
  標題跟內容是分開的,請別抱持美好幻想!(被毆)
  
  
  
  
  * * *
  
  
  因為根深柢固的恐懼,造成他不看著那人就睡不著,就算看著那人,也要看到他覺得放心才能好好睡上一覺。
  
  
  * * *
  
  
  經過了一年,冰炎總算是醒來了。
  
  看見那銀髮紅眼的人睜開眼的那瞬間,褚冥漾忍不住叫道:「學長。」
  
  你終於醒了!褚冥漾眼眶發熱,眼前的人的身影被一片水霧模糊了。
  
  「……褚……」雖然冰炎的聲音非常微弱,但是他聽見了,忍不住勾起一抹微笑。
  
  
  * * *
  
  
  褚冥漾關了燈,爬上床,一整天的疲憊在此時蜂擁而至,淹沒了他。
  
  明明很累的,但大腦卻異常清醒,褚冥漾翻了個身,逼自己入睡,再不睡覺的話就換他送醫療班了!
  
  但是不管他怎麼努力,就是無法入眠,既然如此,只能閉起眼睛放鬆全身,至少讓身體休息一下。
  
  在這舒緩的狀況下,大腦也漸漸進入昏沉狀態,緩緩的、緩緩的睡著了。
  
  時間靜靜的流逝,床上的人突然狠狠的顫抖了下,用力的睜開眼睛,直直瞪著天花板,重重的喘息著,手心沁出冷汗,心臟快速的撞擊著胸膛。
  
  是夢嗎?還是不是夢?剛剛的畫面到底是不是夢?學長不是復原了嗎?不對,學長到底復原了沒有?到底是在醫療班還是在房間?到底好了沒?
  
  褚冥漾腦中瞬間轉過千百種思緒,互相矛盾的拉扯著,越想越覺得驚恐害怕,忍不住推被下床,急急忙忙的到了隔壁房間門口,低頭看了看門縫──
  
  是黑的黑的黑的黑的黑的黑的──
  
  褚冥漾更加緊張了起來,站在門口深呼吸,然後輕輕的轉了下門把,沒鎖,緩緩的推開那扇銀白的門。
  
  緩緩的走進去,連呼吸也壓抑著,褚冥漾小心翼翼的走向房間的大床,腦中不斷胡思亂想,最後看到床上的銀髮學長才稍稍放了心。
  
  褚冥漾注視著那精緻的面孔,好一會兒,緩緩的伸手碰了碰他的面頰,是溫熱的,有體溫的,放心的吐了口氣。
  
  「哼……」床上的人輕哼一聲,嚇的褚冥漾立刻抽開手,呼吸變的又緩又淺,看見床上的人沒被吵醒才吁了口氣。
  
  褚冥漾輕輕的退開,隨意的坐在地上,緊盯著床上人的胸膛是否有在起伏,一邊看著,一邊數著他的呼吸,雖然知道自己的這種行為非常變態又不正常,但是他克制不住自己,每晚一定要看著冰炎好幾個小時之後才能好好安心的睡覺。
  
  就這樣一直盯著冰炎直到米納斯的聲音在腦海中響起:『三點了,再不睡明天會精神不好。』
  
  褚冥漾點點頭,又坐了一會兒,才輕輕的起身離開。
  
  
  * * *
  
  
  這次公會派給千冬歲一個三天的任務,但是萊恩去出一個單人任務,短時間內回不來,而且剛好需要藉助到褚冥漾水的力量,所以千冬歲臨時找了褚冥漾搭檔,礙於好友的請求,褚冥漾不好拒絕,但是又很擔心這三天冰炎的身體突然出事。
  
  褚冥漾感到有點為難,最後是千冬歲強力保證賽塔和黑館的人絕對會好好注意冰炎的狀況,褚冥漾才勉強答應了。
  
  
  * * *
  
  
  由於臨時出了點小狀況,原本預計第三天早上就可以收工的任務拖到了深夜,褚冥漾焦躁不安,見狀,千冬歲便提議自己回公會回報任務結果,讓褚冥漾趕緊回黑館。
  
  褚冥漾感激不盡的看著好友,道了謝之後就丟下傳送陣回去了,一秒都不多留。
  
  回到黑館,上樓的途中遇上賽塔,溫柔的精靈帶著微笑跟褚冥漾簡單說明著這三天冰炎的情況,褚冥漾並沒有很仔細在聽,只一心想著要自己親眼看看,看見褚冥漾的不專心,賽塔也沒多說什麼,只是笑笑的說:「年輕的學生還是自己去看看吧。」
  
  褚冥漾點頭道謝,迅速的往四樓衝去,見狀,賽塔開心的微笑著,很高興有這麼一個人深切的關心著那混血的精靈孩子。
  
  褚冥漾不顧衣服的破爛,直奔那扇銀白的門,稍稍穩住了急促紊亂的呼吸,看了下門縫,黑的,小心的開了門,悄悄的進去,走進大床,發現人不在床上,而且床鋪棉被整理的非常整齊,像是沒人睡過一樣,褚冥漾狠狠的倒抽一口氣。
  
  心慌的看了看四周,房間還是一如往常的乾淨清冷,沒有被入侵或被破壞的樣子。
  
  褚冥漾緊張的咬著唇,眨著眼睛叫自己不准哭,要好好冷靜下來思考,拼命安慰搞不好學長只是出去散步之類的話!
  
  但是,越是想安慰自己沒事,越是造成反效果!
  
  學長才不會散步!學長到哪裡去了?!
  
  褚冥漾急的不斷在房間內踱步,忽然聽見陽台上有腳步聲,趕緊叫出米納斯戒備著,要是真的有人綁走學長,他一定要轟爛那傢伙的腦袋!
  
  「褚?」
  
  本來在陽台吹風看書的冰炎,聽到褚冥漾緊張的心聲之後,趕緊回房間要安撫那人,沒想到卻看見他滿身破爛的舉著米納斯對著自己。
  
  「學長!?」
  
  褚冥漾錯愕的看著穿著襯衫牛仔褲的冰炎微微皺起眉看著自己。
  
  「學長你怎麼只穿這個樣子?」你剛剛在陽台做什麼?有沒有事?這幾天還好嗎?身體有沒有哪裡會痛?有沒有吃飯照顧自己?
  
  褚冥漾霹靂啪啦連珠砲似的問題一瞬間全倒進冰炎腦海,冰炎不舒服的皺眉,說道:「閉腦!吵死了!」
  
  褚冥漾瞬間閉腦安靜,黑眸一瞬也不瞬的盯著冰炎。
  
  「我剛剛在陽台看書。」冰炎揉揉額際說道,紅眼瞟了瞟褚冥漾身上的衣服,不悅的問:「怎麼回事?」
  
  順著他的視線,褚冥漾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衣服,對著冰炎搖搖頭。
  
  「什麼?」冰炎皺眉。
  
  褚冥漾深呼吸,然後緩緩的吐了口氣,語氣帶了點壓抑說道:「不小心被爆符炸到,我人沒事。」只是衣服爛掉了。
  
  墨黑的眸依然筆直的看著冰炎,偶爾可以從他腦中讀出一閃而逝的思緒片段,但是實在太快了,以至於冰炎無法準確抓住他的想法。
  
  冰炎看著他幽深的黑眸,充滿了擔心、慌張、不安,喜歡他全心全意的關懷著自己,喜歡他清亮的黑眸只注視著自己,冰炎輕輕的微笑著。
  
  學長?
  
  看到冰炎的笑,褚冥漾很明顯的愣住了。
  
  「我沒事,我剛剛在看書,這幾天身體也沒有事,你別擔心了。」冰炎難得溫柔,緩緩的說道。
  
  褚冥漾抿了抿唇,黑眸漸漸盈滿淚水,滑落臉頰。
  
  冰炎焦急的摸上他的臉,對他突然流淚感到慌張。
  
  褚冥漾用力的撲進冰炎懷裡,緊緊的抱住冰炎,低聲呢喃:「我很擔心學長,一直很擔心,晚上老是睡不著,很擔心……」明明就已經沒事了為什麼老是夢到討人厭的那一天?
  
  冰炎輕輕的抱著他,聽他語無倫次的訴說著、抱怨著,口中輕輕的哼起小時候常聽的那首精靈童謠,藉由歌聲安撫著他。
  
  「學長我在講話你還唱歌……」褚冥漾聽見冰炎哼起不知名的小曲,小小聲的咕噥道。
  
  冰炎繼續哼唱著,風精靈也輕輕的捲進來,在褚冥漾耳畔唱起了歌謠,直到他抵不住疲累,眼皮沉重的闔起。
  
  明天要殺要剮再說,現在先讓我睡一覺吧學長……
  
  褚冥漾打了個呵欠,放鬆的睡倒在冰炎懷裡。
  
  冰炎輕輕的抱著褚冥漾走到床邊,將他放到床上,彈指,破爛的衣服不見,換上一套乾淨的睡衣。
  
  看著褚冥漾的臉,冰炎的心情很好,三天來的不悅一掃而空。
  
  「哼。」冰炎輕哼了一聲,坐在床沿摸了摸褚冥漾的臉,然後拿起剛剛未看完的書,繼續翻閱著。
  
  今晚,一夜不睡又如何?能換得他的好眠,這還不值得嗎?
  
  有了他的子夜,今晚感覺特別沁涼幽深,特別放鬆。
  
  
  * * *
  
  
  褚冥漾偷偷的推開冰炎的房門,小心翼翼的走向大床,傾身看了看冰炎,確定他安然無事之後,便輕輕的坐在床邊的地板上,凝視著冰炎,數著他呼吸的節奏。
  
  突然,床上的人翻身坐起,褚冥漾嚇了一跳,瞪大眼睛,縮成一團,屏住呼吸。
  
  「褚,你在幹什麼?」冰炎輕聲的問著床下的人。
  
  「……」褚冥漾抿著唇,黑眸直勾勾的看著他,沒有說話也沒有想東想西。
  
  「褚?」冰炎皺著眉。
  
  「學長呢?學長怎麼不睡?是睡不好嗎?是因為痛嗎?」褚冥漾問了一大串,嗓音緊繃。
  
  「褚!」冰炎低聲的打斷他,然後下床把他拉到床上坐好,彈指,燈亮。
  
  看著褚冥漾不安的、緊張的臉,和壓抑的黑眸,冰炎伸手遮蓋他的眼睛,另一手輕輕的環著他。
  
  「學長?」看不見冰炎讓褚冥漾瞬間有點慌張,冰炎的環抱又讓他有點放心,至少知道這個人還在身邊。
  
  「在醫療班的時候,我就知道你每天晚上都會來了。」冰炎開口說道。
  
  咦?
  
  「我知道你到現在還是每晚都來,你都以為我睡著了。」冰炎又說。
  
  咦?!
  
  「我沒有,我睡不著。」冰炎平靜的說道,好像這是一件不要緊的事。
  
  「學長怎麼不去醫療班?睡不好為什麼不去醫療班檢查?你怎麼可以不珍惜自己的身體!好不容易才好的為什麼這麼不重視自己?!」褚冥漾開始掙扎,冰炎單手摟住他,另一手依然掩著他的雙眸。
  
  「褚!!」冰炎的叫喚讓褚冥漾停止扭動。
  
  冰炎看著安份下來的褚冥漾,輕輕的嘆口氣,說道:「你來了我才睡的著,就像…… 你要看著我才睡的著一樣。」
  
  褚冥漾渾身僵硬。
  
  「在你來之前,我都沒睡著過。」冰炎淡淡的說。
  
  「……學長幹麻故意裝睡?」褚冥漾腦中一片空白,沉默了很久,最後才小小聲的問。
  
  「如果我起來,你會覺得是你吵醒我,之後就不會再來,然後把自己關在房間一個人擔心到死。」冰炎一語道破,讓褚冥漾無法反駁。
  
  ……那學長今天怎麼起床了?該不會是真的不舒服吧?還是學長只是要起床巴我?
  
  冰炎無語,褚冥漾也不敢輕舉妄動,氣氛有些凝滯,只有兩人的呼吸聲。
  
  「今晚睡這邊吧。」冰炎忽然開口。
  
  「咦?」
  
  「囉唆!」冰炎不容拒絕的把褚冥漾放倒,彈指,四周瞬間暗下,氣氛有點詭異。
  
  褚冥漾有點僵硬的躺在冰炎床上,冰炎的體溫不斷鑽進他的皮膚,讓他非常不自在。
  
  學長腦袋壞掉了!趕快帶去給輔長治療!要不然怎麼會讓我睡在他的床上?!還跟我說一堆什麼……那叫幕後秘辛嗎?!還是學長在玩說出真心話我的生命有危險的遊戲?
  
  「我腦袋好的很,你再不睡覺我會證明我的手腳也很有力。」冰炎冷冷的說道,方才的輕聲細語已經被褚冥漾的腦殘蒸發光了。
  
  褚冥漾迅速閉起眼,很怕再不趕快睡真的會被學長巴暈踹昏。
  
  「哼。」冰炎冷哼了聲,看著褚冥漾的呼吸漸漸平緩拉長,知道他漸漸的進入夢鄉。
  
  ……要是以後都可以睡在學長這裡就好了,這裡真好睡……褚冥漾腦筋遲鈍的想著。
  
  「嗯。」冰炎輕輕的應了一聲。
  
  褚冥漾昏昏沉沉的聽到冰炎應了聲,最後完全陷入的睡神的懷抱。
  
  「這樣真的很好。」冰炎微勾著嘴角,輕輕的摟上褚冥漾,他身上的子夜的氣息傳來,漸漸的瀰漫到整個房間,冰炎就在這氣息的包覆下沉睡了。
  
  
  
  
  END
  
  
  * * *
  
  
  接下來換更小雨傘了,我好想哭!!(淚很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布丁控 的頭像
布丁控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