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你沒看錯,標題就是萊斯利亞,配對就是萊斯利亞X漾!
  你問萊斯利亞誰?
  他就是某鬼王殊啥恩啥底下高手,火焰貴族萊斯利亞啊!(心ˇ)
  因為我被他長相帥到了,所以馬上生出一篇萊漾XDD
  不是萊恩喔!(用力強調)
  雷到的人請速速退出!
  
  
  
  
  * * *
  
  
  起因只是那一次的見面,看到對方猶豫不安的樣子,他發現,自己想要再去找他。
  
  
  * * *
  
  
  褚冥漾看著眼前的鬼,呃……火之貴族,實在不知道這個鬼……呃、傢伙出現在這裡幹麻,而且這裡也不是他該來的地方。
  
  大庭廣眾下的,他就這樣突然冒出來,穿的一身黑衣黑褲,頭髮又是火焰般的鮮豔色澤,一臉冷酷寡情,莫名其妙的把他──人人避之唯恐不及的妖師──叫住,然後又不說話,只是一直盯著他。
  
  褚冥漾被那雙金色的邪氣眼眸還有鬼族出現的壓迫感,嚇的動也不敢動,只剩下腦袋能運作。
  
  媽媽他好怕啊!!這傢伙不是要報上次大戰的仇吧?上次大戰又沒惹到他!他也不是一天到晚慫恿他加入鬼族的比申耶呂變臉人那掛的啊!!幹麻來找他啦!!!他真的很怕啊啊啊啊────
  
  是說怎麼都沒人要阻止他?他是敵人吧!?喂同學們!快來幫幫忙啊!你們就這樣見死不救嗎?不對,你們不知道他是誰吧?不知道吧?同學!你們這樣哪天學院有臥底你們不就通通都掛光光了嗎?是不是要建議學校去貼個像是十大通緝犯海報那種東西,教大家認識鬼族和間諜臥底,以免哪天被裡應外合攻陷學院都不知道啊啊啊啊────
  
  呃,這樣是該笑還是哭啊?至少不會被人家說妖師勾結鬼族……他應該不是要綁架我吧?對吧?上次他還有送我耳環,所以不是綁架我吧?不是吧?
  
  四周圍了一圈看好戲的人,偏偏這個時候能救他的人都出任務去了,負責校園安全警護的黑袍不知道跑哪裡去了,眼下又不知道打不打的過……
  
  怎麼一連串的巧合都很不幸的發生在他身上?難道這是久違的衰運又發作了嗎?
  
  褚冥漾滿臉黑線的想著。
  
  來人看著褚冥漾一臉猶豫不定的樣子,面無表情的說:「過來。」
  
  褚冥漾不進反退,還退了好大一步,見狀,那人皺皺眉,往前逼近了一大步,迅速的揪住褚冥漾的手,將他拉到自己懷裡,一手扣著他,另一手撥開他的頭髮,不知道要幹麻。
  
  褚冥漾渾身僵硬發冷,動彈不得,感覺到那傢伙略冷的指尖碰觸了下他的耳垂,然後手伸進他的口袋裡掏著什麼,褚冥漾腦中一片空白,只能傻傻的被他抱在懷裡,任人「上下其手」。
  
  突然,耳垂上多了點重量,有個冷冷的東西,金屬,掛在他耳朵上。
  
  不會是什麼火星殺人機吧?!只要我一輕舉妄動就把我殺了!搞什麼啊!我只是個小小的路人甲欸!除了妖師的血統之外沒什麼值錢的啊……不!我錯了!就是這血統有價值啊啊啊────
  
  等等!這不會是什麼追蹤印記吧?!!像是安因那種追蹤印記隨時掌握行蹤時不時來騷擾一下然後慫恿人去加入鬼族的玩意兒?我不要啊啊啊啊────
  
  那人退了開,褚冥漾立刻摸上耳朵,摸到一個耳環,很熟悉的感覺,好像就是自己睡前都會玩一下的那個漂亮耳環啊!
  
  「咦?」褚冥漾瞪大眼睛。
  
  「避邪火,這樣比申也就不能對你出手。」寡言的他,難得說了一大串話,金色的眼定定的看著褚冥漾一會兒,才又開口:「我走了。」
  
  說完後,他的身影就突然消失在眼前的大黑洞裡。
  
  等一下!!!這是怎麼回事啊啊啊啊啊啊──────
  
  
  * * *
  
  
  替他戴上耳環,是因為那只耳環跟他的膚色相互映襯,很好看。
  
  
  * * *
  
  
  從那次戴耳環事件之後,那個火之貴族就沒再出現了,他才想起來,學院內的結界有淨化的力量,會讓鬼族不舒服……
  
  那這樣他是來幹麻?真的就只為了「強迫」自己戴上耳環?
  
  褚冥漾伸手摸上耳環,這已經變成他的習慣了,每當有煩心的事或是思考的時候,手都會不自覺的碰上耳環。
  
  是說那個火之貴族是什麼意思?這樣是方便監視嗎?
  
  悶悶的撥了下耳環,聽它發出清脆的聲響,這是他有一次在玩耳環時發現的,沒想到鬼族的東西可以發出這麼好聽的聲音!
  
  褚冥漾皺眉,發現自己又在想他的事,有點不安。
  
  他曾經想過耳環的功能大概是一步一步控制他的心智然後最後讓他加入鬼族,所以他在被迫戴上耳環後,私底下曾經去醫療班看過,提爾和九瀾都說上面沒有什麼惡意的詛咒或是蠱惑人心的東西,那到底是什麼原因讓他變成這樣?
  
  想不透!真是煩躁!
  
  褚冥漾又撥了下耳環。
  
  「叮──」聲音很清脆。
  
  
  * * *
  
  
  一轉進巷子裡,褚冥漾就感到濃重到彷彿要窒息的壓迫感襲來,全身寒毛直豎,這種感覺他太熟悉了!是鬼族!!
  
  「米納斯!老頭公!」回過神的褚冥漾迅速叫出幻武,然後做了一個結界保護自己,壓迫感瞬間減低了不少。
  
  鬼族有囂張到可以隨意出現在原世界?公會的人都在幹麻?!
  
  突然,一抹焰色進入眼簾,褚冥漾脫口大喊:
  
  「你怎麼在這裡!?」陰魂不散的傢伙!跟變臉人有得比了!
  
  「……」那有著火焰色頭髮的鬼族只是冷漠的看著他。
  
  幸好今天有戴護符在身上!幸好這裡沒什麼人,要是真的怎樣了也不會波及無辜!不過要是我被怎樣了也沒人來救我啊啊啊────
  
  「……」金色的冷眸掃過褚冥漾,很不屑的感覺,像是在嘲笑他「你這種結界算什麼」的樣子。
  
  不好意思我就是反應這麼慢實力這麼弱你大爺一秒就可以做掉我了喔!而且,這次沒有學院的結界削弱他的力量,要是打起來肯定會……
  
  「萊斯利亞,我的名字。」他冷淡的說道,沒有回答褚冥漾的問題。
  
  褚冥漾怔愣。
  
  他直視著褚冥漾一會兒,突然舉起手,褚冥漾全身緊繃的看著他的手,準備一有什麼動作就馬上應戰,隨著他的手舉起,他身邊的空間開始扭曲,撕裂出一個大洞,腳步一跨,身影就消失在洞裡。
  
  褚冥漾僵在原地許久。
  
  他到底是想怎樣啊啊啊─────
  
  
  * * *
  
  
  想要被他記住名字,有一天他可以呼喚那個名。
  
  
  * * *
  
  
  褚冥漾瞪著桌上的東西,上頭印著鮮豔到彷彿絢爛燃燒起來的火焰標記。
  
  簡直莫名其妙!就跟安地爾一樣時不時跑出來嚇人,至少安地爾不是鬼族,可以到處亂跑,但是那傢伙……一個高階鬼族可以這樣到處跑嗎?!!但是更莫名其妙的是自己居然已經漸漸習慣了!!!!這還有沒有道理啊啊啊────
  
  褚冥漾瞪著桌上的盒子想著,明明知道不該打開的,卻又忍不住伸手揭開了盒子。
  
  濃馥的巧克力香散出來,一個單純沒有任何擺飾或夾層的巧克力蛋糕。
  
  ……鬼族送的東西誰敢吃?
  
  褚冥漾開始煩惱要怎麼處理掉這個蛋糕了,總不能送人吧!等下害人變成鬼族怎麼辦?!
  
  叫出米納斯,朝蛋糕開了一槍,一個王水泡泡跑出來,把蛋糕包住,腐蝕掉。
  
  
  * * *
  
  
  時不時的出現在眼前,於是,漸漸的,滿心滿眼都被他佔據。
  
  
  * * *
  
  
  「漾漾後面!」雷多在遠處大吼,想提醒友人身後的餘孽。
  
  離褚冥漾較近的雅多一時也抽不開身,褐眸焦急憂心的看相手忙腳亂的人。
  
  褚冥漾轉身想避開,但是來不及了,閉上眼睛不想看那隻噁心爪子朝自己揮下的樣子。
  
  沒有疼痛,只有溫熱腥臭的液體濺上臉部和身體,一陣焦臭的氣味飄進鼻腔。
  
  褚冥漾抹抹臉,睜開眼睛,看見那個妖靈被一隻從黑洞裡伸出的手燒成焦屍。
  
  冷的,這傢伙連火焰都是冷的!褚冥漾腦中突然閃過這句話。
  
  火焰色的長髮映入眼中,像火一樣豔麗妖美,襯的那雙金瞳更加邪肆。
  
  萊斯利亞。
  
  不知何時,這個名字已刻在他心上,深深的。
  
  手縮了回去,眼看著黑洞就要關閉了,褚冥漾突然脫口而出:「萊斯利亞!」
  
  那火焰貴族只是淡淡的瞟他一眼,邪美的面孔隱沒在撕裂的空間裡。
  
  
  * * *
  
  
  呼喚我。
  
  ──萊斯利亞。
  
  
  * * *
  
  
  夜晚,褚冥漾躺在房間床上想著那傢伙,不知何時,那冷冷跳動的火焰深深的進駐在心底。
  
  『萊斯利亞,我的名字。』
  
  伸手摸摸耳環,輕撥了一下。
  
  『叮──』
  
  三不五時就出現在自己眼前,忍不住要懷疑──
  
  是不是鬼族裡的高手級人物都很清閒?
  
  安地爾一天到晚出現想要約自己去喝咖啡,那傢伙總是突然冒出來,又突然走掉。
  
  『我走了。』
  
  從沒聽他說過一聲:「我來了」。
  
  忍不住開口喃喃叫道:「萊斯利亞……」
  
  撕裂空間,濃重的壓迫感,不該出現的傢伙來了。
  
  金色的眸冷漠的,火色的髮豔麗的。
  
  「你又來了……」
  
  
  
  
  END
  
  
  * * *
  
  
  喔耶耶~~~~冷CP萬歲!!!!!!!(歡呼)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布丁控 的頭像
布丁控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