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接續「永遠的二分之一(上)」沒錯!(點頭)
  這是悲文版,嗯,應該說原本這篇我就想讓漾漾死掉,但是不忍心,所以就讓他活下去了XDDD
  這次下定決心把他賜死了!(樂)
  要怎麼標集數讓我想了很久………………(汗)
  
  

  
  
  * * *
  
  
  從那天之後,六十多個春夏秋冬,很快就過去了。
  
  褚冥漾將自己的容貌凍結在二十多歲的樣子,但是孱弱的身體和越來越差的體力都說明了他的情況將到盡頭。
  
  風中殘燭。
  
  行將就木。
  
  棺材都進了一半了,還怕另一半進不去嗎?
  
  嗯……不對,不是這樣說的,抹掉、抹掉,重來。
  
  「你夠了沒?」冰炎皺著眉,不悅的瞪著懷中想一堆亂七八糟東西的學弟,這傢伙最長進的就是他的腦殘!
  
  褚冥漾傻笑了幾聲,然後停止腦中的胡思亂想,將注意力放回手中的書──《生死的奧秘 之 人死後有沒有輪迴?》
  
  最近褚冥漾看的書真是越來越詭異了,但是冰炎也不想阻止他,與其把時間花費在阻止他看這類的怪書上,不如讓他看個夠,省得褚冥漾還要浪費所剩無幾的力氣跟自己搶書。
  
  他們彼此都很清楚褚冥漾即將歸返安息之地的事──事實就是事實,沒有如果,也不能重來,只能把握僅剩的時間,好好的擁抱對方。
  
  冰炎一手摟著他,一手翻閱著手中的磚書,非常高難度的動作!
  
  褚冥漾輕嘆了口氣,過了這麼多年,他還是沒辦法探知火星人王的厲害到什麼程度,而且,隨著時間的流逝,學長變態的程度只有增加的趨勢,從沒有退化過!
  
  「褚,我不想被人家說我不敬老尊賢。」冰炎淡淡的說,嚇的褚冥漾趕緊關緊腦子,不敢再亂想。
  
  「哼。」冰炎輕哼了一聲,注意到懷中的褚冥漾開始睏倦,黑眸逐漸矇矓,微微的挪了個好姿勢,讓褚冥漾能夠睡的比較舒服。
  
  「……對了,有一件事我要說……」褚冥漾模糊的咕噥著,半瞇著黑眸看著冰炎,含糊的說道:「我這幾天……老是夢到老媽……或許我就快要走了也說不定……」
  
  冰炎輕輕應了一聲,心裡也知道,褚冥漾大限之日就要到了,所以這幾個月來,兩人花了很多時間在一起,吃點東西、看些電影、一起閱讀,只要能在一起,做什麼都好。
  
  只能拼命的從流逝的時間裡、在最後一刻來臨前,用盡全力攫取每分每秒。
  
  「時間就要到了……」褚冥漾微微睜開眼,帶著有些調侃的表情看著冰炎,笑笑的說:「學長,到時不要哭。」
  
  「哼。」冰炎哼了一聲,但是紅眼裡滿滿都是認真,無言的承諾著褚冥漾。
  
  「學長……也請你……不要難過。」請你,不要來找我。
  
  褚冥漾疲倦的閉上眼,清淺的呼吸,像是隨時都會終止一樣。
  
  冰炎闔起書,注視著褚冥漾有點蒼白的容顏,伸手,輕輕的碰觸著他的眼瞼、睫毛、鼻樑和嘴唇,最後撫上他的臉頰。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褚冥漾的體溫,甚至比冰炎還低,手腳也容易冰冷,睡覺睡到一半還會爬起來哇哇大叫,因為手腳又麻掉了。
  
  雖然彼此都沒有明說,但是冰炎知道,那是歲月在侵蝕褚冥漾,一點一滴的帶走他的生命、他的活力。
  
  如果能再有一個六十年……
  
  冰炎默默的想著,低頭輕輕的吻上那略微冰冷的雙唇,感覺到褚冥漾的呼吸已然終止,這天還是來臨了。
  
  只可惜,從來就沒有如果。
  
  即使如此害怕褚冥漾的離去,冰炎也不後悔當初將選擇權交給褚冥漾,比起自己自私的想要留住他,能看到褚冥漾燦爛的笑容,並且不留餘力的渡過他的一生,是冰炎樂於見到的。
  
  即使他是如此的害怕褚冥漾的離去。
  
  「褚,我已經開始想念你了。」抱著懷中安靜離去的褚冥漾,冰炎咬牙說道,微微顫抖的身軀像在用力忍耐著什麼。
  
  身體會洩漏很多秘密,甚至可以被用來做許多事,例如:那次的鬼族大戰,凡斯的身體就成了裝載耶呂的容器,褚冥漾一定不希望這樣的事發生,冰炎也不允許。
  
  由冰炎和其他黑袍守護著儀式的進行,褚冥漾的遺體,選在風光明媚的一天火化,那燦爛的火光,在冰炎的眼中跳躍著,襯的那雙紅眼更加明亮。
  
  火焰逐漸衰弱,直到完全熄滅,冰炎才轉身離開,黑袍們一反常態的安靜,個個神情若有所思,莊嚴肅穆,靜靜的看著那燃燒殆盡的生命。
  
  走到無人的地方,冰炎掏出懷裡的信紙,看著上頭的字跡,輕聲的說:
  
  「我很想你。」
  
  『時間就要到了……』
  
  「很想你。」
  
  『學長,到時不要哭。』
  
  「很想……」
  
  『學長……也請你……不要難過。』
  
  「很……」
  
  『請你,不要來找我。』
  
  「……」
  
  信籤上只有短短幾行字:
  
    學長,謝謝你,還有,對不起。
    我也在想你。
  
  精靈的壽命很漫長,而人類的壽命很短暫,冰炎雖然是混血的,但還是一名精靈,生命悠遠又漫長,這六十年對他來說,轉眼即逝,一眼瞬間。
  
  精靈擅記,但是這能力對冰炎而言,卻顯得很殘酷──不斷記著那最深愛卻已不復存在的戀人……在往後百年千年的歲月裡,不斷、不斷的重複記憶。
  
  冰炎深深的吸了口氣,小心的收起信籤,微瞇起紅眼,感覺到視線有點模糊,皺了下眉,用力的吐盡胸口鬱積的氣,努力的按捺著情緒。
  
  突然,一個小型傳送陣出現在他眼前,看那陣型,是賽塔傳送東西過來了。
  
  裡頭飄出一張小紙籤,冰炎伸手接過,只有兩行字,讓冰炎的眼淚緩緩的、緩緩的滑下來。
  
    學長,我不會笑你,雖然火星人王哭是一件很神奇的事。
    還有,我很想你。
  
  
  
  
  END
  
  
  * * *
  
  
  噢第一次賜死漾漾!
  (之前還打死不讓專欄裡的任何一個人死掉。)
  非常感謝看到這裡的各位!(鞠躬)
  來個人跟我說說感想?(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布丁控 的頭像
布丁控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