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冰炎。」夏碎開了門,不意外的看見冰炎坐在沙發上,伸手拍上友人的肩,正要把報告的數據給他看一下順便做討論,這才發現冰炎身邊有個黑髮的少年有點不好意思的望著他,夏碎微笑著點點頭當作打招呼。
  
  紅眼看了下夏碎手上的報表,冰炎輕輕的點點頭說道:「再等我一下。」把題目的解法告一段落之後,讓對方自行去應用,然後坐到稍遠的地方開始跟夏碎研究起那張報表。
  
  「那是誰?」夏碎有點興味的問道,紫眸裡滿是好奇跟笑意。
  
  「褚冥漾,我直屬。」冰炎簡單的說道,紅眼沒離開過那張報表。
  
  「褚冥漾?」夏碎有點驚訝的看著冰炎,低聲的問:「那個倒楣功績輝煌的傳奇學弟是你直屬?」
  
  「嗯,就是他,夏碎,這個地方的數據在跑的時候你們有注意當時的情況嗎?」冰炎指著報表問道,沒有注意到夏碎一閃而逝的詭異表情。
  
  「有,但是跑出來的數據跟預期的不一樣,影響結果的可能性太多了。」夏碎一邊說一邊瞄了褚冥漾一眼,對方似乎沒想到會被發現,趕緊收回視線,低頭振筆疾書。
  
  「夏碎?」冰炎疑惑的皺眉,看著有點分神的友人。
  
  「沒事。」夏碎揚起一抹笑,繼續跟冰炎討論,詳細的列出所有可能性,在下次實驗時小心這些影響因素,做出漂亮的實驗結果。
  
  「夏碎你很不專心。」冰炎淡淡的說。
  
  夏碎沒說話只是微笑,然後在紙上寫下:「你知道他是誰嗎?」紫眸瞄了瞄那頭皺著一張臉的褚冥漾。
  
  冰炎瞇了下眼,皺起眉,有點不解的看著夏碎,不確定夏碎這麼問的用意是什麼。
  
  如果夏碎知道了又知道多少?他知道夏碎不是多嘴的人,保密的功夫更是不得了,但是,說不上為什麼,他就是不想讓別人知道關於褚冥漾的事。
  
  夏碎微微的抿唇笑了,然後寫了句「知道就好」就收拾報表離開,冰炎跟在他身後,等到離教室有一段距離之後,冰炎才開口:「你怎麼知道?」
  
  「千冬歲跟我說的。」夏碎深知友人的個性有點暴躁,喜歡追根究底,也不拐彎抹角,直接就說了。
  
  「千冬歲?你學弟?跟褚同班的那個?」
  
  「其實,千冬歲跟你學弟來自一樣的地方。」夏碎笑笑的說。
  
  冰炎微微瞪大眼睛,他現在有很多問題想問,但是一時之間竟然不知道如何問出口,他真的沒想過天使是這麼隨處可見的,至少,在他身邊就有兩隻。
  
  夏碎輕笑出聲,難得看到八風吹不動的友人露出這種表情,然後輕拍了下他的肩說道:「你趕快回去吧,再不回去褚就會衝出來了吧?」
  
  「褚看起來不像是會怕孤單的人。」冰炎誤會了夏碎的意思,微微皺起眉說道。
  
  「咦?」這次換夏碎詫異的瞪大眼,冰炎有點疑惑的看著他,不懂友人這麼大的反應是哪來的。
  
  「褚沒跟你講清楚吧?」夏碎有點無奈的說道,然後整了整臉色,認真的說:「跟褚談談吧。」。
  
  「什麼?」冰炎皺眉,不是很喜歡這種什麼都搞不清楚的感覺。
  
  「沒事我要走了,我跟千冬歲下午有約,明天見。」夏碎沒再多說什麼,帶著滿臉的笑容,揮手跟冰炎道別。
  
  冰炎瞪著夏碎愉快離去的背影,思考著剛剛的對話,若有所思的回到辦公室,看見褚冥漾一臉坐立不安的樣子,可能再多待個幾秒鐘就要衝出去的樣子。
  
  「學長。」看到冰炎進來,褚冥漾不自覺的露出鬆口氣的表情,掛著淡淡的笑容看著冰炎。
  
  冰炎若無其事的坐上沙發,拿過褚冥漾的作業看了一眼,挑了下眉說道:「寫的不錯,但是公式代錯,全錯。」
  
  褚冥漾垮下臉,悶悶的拿回來,心酸的拿起橡皮擦把寫了十幾分鐘的成果擦掉,苦著臉開始思考。
  
  冰炎看著褚冥漾的臉,想起這幾天聊起的話題,多半是關於「天使」,卻很少會提及褚冥漾本身,到現在,他還不清楚褚冥漾到底是要找誰、找到之後要做什麼,真的就像他講的一樣守護那人直到老死?
  
  還有,夏碎的話也讓他很介意,但是這種事他怎麼問出口?
  
  微微皺起眉,內心異常煩躁。
  
  「學長?你不舒服嗎?感覺很……」褚冥漾臉上帶著擔憂的表情,偏著頭,頓了一下之後才小聲的說道:「煩躁?」
  
  「不,沒事。」冰炎不動聲色,有點訝異這個遲鈍的學弟居然可以敏感的察覺自己的情緒,難道這是天使的能力?
  
  褚冥漾看著冰炎平靜的面孔,有點遲疑的點頭,低頭繼續糾結他的作業。
  
  冰炎吁了口氣,他必須冷靜之後再來好好思考這個問題,腦中浮現夏碎一臉春風得意的笑,又讓他氣的牙癢癢。
  
  「學長?」褚冥漾有點緊張的看著面色平靜但是額際冒出不少青筋的冰炎,是自己又惹到他了嗎?
  
  「褚你的作業寫完了?」冰炎反問道。
  
  「呃、我馬上寫!」褚冥漾低頭看著那張薄薄的、被擦了無數次的A4紙,眼巴巴的瞪著那唯一的一道題目。
  
  「算了,褚,等一下再寫,我有點事要問你。」冰炎輕輕的嘆了口氣,陷入自己的思緒中,這風雨欲來的氣氛讓褚冥漾感到緊張不已。
  
  「褚,你知道夏碎嗎?」冰炎慎重的問道。
  
  「呃嗯……知道。」褚冥漾小心翼翼的回答,從冰炎淡漠的臉上實在看不出多餘的情緒,讓他感到更加緊張。
  
  「剛剛夏碎跟我說,千冬歲跟你一樣都是天使,是嗎?」冰炎直接切進主題,切中紅心,讓褚冥漾嚇的差點心臟麻痺!
  
  「是……」褚冥漾有點虛弱的說,都被當面指出來了再否認可能會當場被冰炎掐死吧?
  
  「聽夏碎說,千冬歲是守護他的……」冰炎頓了一下,猶豫著要不要問,紅眼直勾勾的看著褚冥漾問道:「褚,你呢?」
  
  褚冥漾腦中突然浮現某天在電視上看到的古裝劇,無辜的少婦跪在公堂上大哭著「我是無辜的」、「請大人放過我吧」之類的話,他現在也有種想那樣做的衝動。
  
  「……」褚冥漾為難的看著冰炎,不知道該不該說,雖然這種事情似乎沒什麼好隱瞞的,但是他無法預測冰炎知道後的反應如何,他不希望事情變的很棘手,他本來只想要默默的做好自己的工作就好,沒想到冰炎會這麼直接的問他這種問題,而且一臉得不到答案就不放人的樣子。
  
  冰炎靜靜的看著褚冥漾一臉猶豫不決的樣子,心情莫名的緊繃起來,既然是守護天使的話,是近距離照看的嗎?若是如此,那麼對象應該是學校內的人,那又是誰呢?
  
  他知道了又有什麼用?既然天使是為守護善良的人而生的,那麼就不可能會被傷害或是怎樣,他擔心那麼多幹麻?
  
  「沒辦法說就別勉強了。」冰炎淡淡的說道,若無其事的拿起一枝筆,在紙上寫下一道道的公式,然後開始解說,前後的反差太大讓褚冥漾腦袋無法反應過來。
  
  但是,能逃過一劫當然是最好的,這樣就可以繼續待在他身邊守護他,要是說開了反而弄的很尷尬怎麼辦?所以這樣子最好,現在的狀況他已經很滿意了。
  
  
  
  
  TBC
  
  
  * * *
  
  
  感謝鑑閱,呵呵。(傻笑個屁)
  下一章就完結了,所以我說《天使》不是坑啊!(樂吱吱)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