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從這趟多災多難前途乖舛未來一片黑暗的學長返族的旅程開始,褚冥漾漸漸有了一個疑惑──
  
  是誰幫學長換衣服洗澡維持生活所需?畢竟學長一天到晚除了睡還是睡,只有巴自己的頭的時候特別有活力之外,其他時候都是在睡覺,就連逃命的時候都在睡!
  
  褚冥漾看著一臉若有所思的阿利,不敢開口問這煞風景到極點的問題,一個沒弄好要是被阿利踹下去怎麼辦?他可不是那隻雞,有那麼強的韌性可以從半空中掉下去還用無可比擬的野性在叢林中存活!
  
  看也知道不是式青或是那個只會用鼻孔看人的奇歐王子!五色雞更不可能!
  
  現在想想還真是可悲,這個隊伍裡除了阿利之外居然沒一個是可靠的,先不說自己是個肉腳妖師,那個一天到晚只想把金光閃閃的大佛擺在自家飯店門口的雞也不是什麼值得託付的對象,摔倒王子從頭到尾沒把他們這群賤民放在眼底,式青一天到晚只想對學長動手動腳……
  
  啊,學長啊,其實這是出山隊伍不是返鄉出征隊吧?
  
  褚冥漾瞇著眼睛看著遠方的澄紅夕陽,輕輕的嘆了口氣。
  
  「到了,我們今晚在這邊過夜吧!」阿利指著底下閃著微弱青藍光芒的小城鎮說道,褐眸帶著笑意對褚冥漾說道:「請幫忙抓好學弟,我們要降落了!」
  
  褚冥漾回頭看著坐在冰炎另一邊的休狄,見對方完全沒有要出手幫忙的意思,褚冥漾趕緊伸手抱住冰炎,同時間,飛狼瞬間降低高度,讓褚冥漾有種要掉下去的感覺,死命的抱緊懷裡的冰炎。
  
  自己掉下去不打緊,頂多重殘,要是讓學長掉下去,可能就直接去見阿嬤了!
  
  懷抱著這種壯烈心情,褚冥漾緊緊的環抱著冰炎,一邊注意著不讓自己掉下去,沒發現懷裡的冰炎微微睜開眼,瞄了一下緊張兮兮的褚冥漾後,輕輕的哼了一聲後又睡著了。
  
  阿利揹著冰炎來到一間大房間,輕輕的將人安置在床墊上,然後對著一旁不知道在想什麼的褚冥漾笑了一下說道:「學弟就麻煩你囉,我得去跟這裡的……打聲招呼,要不然半夜可能會發生一點意外。」
  
  褚冥漾一聽整個心顆寒了,臉色也黑了一半。
  
  「所以學弟就麻煩你看照一下了,應該不會太難吧?」阿利看著表情詭異的褚冥漾,爽朗的笑道,然後在他耳邊低語:「待會兒就麻煩你先幫學弟淨身了,簡單的擦拭一下就行了,衣服在包包裡,小心別讓式青對學弟出手。」
  
  說完不顧一臉震驚到無以復加的褚冥漾,阿利整了整紫袍就出門了,留下一旁蠢蠢欲動的人馬式青跟睡到不省人事的冰炎。
  
  「要幫美人洗澡嗎?我可以幫忙!我可以唷!」式青迅速變換成人形,開心的盯著冰炎說道,表情非常不懷好意,也可以說是非常下流。
  
  褚冥漾立刻回過頭大吼:「你想都別想!」然後望著床上的冰炎,完全不知道如何是好。
  
  這時候他就非常希望冰炎可以像出發那天那麼有活力,可以大吼大叫還可以踹他巴他,展現超乎正常病人的活力,至少就不用擔心他的貞節可以會毀在一匹無恥獨角獸上,然後自己也因為保護貞操不力而被剁成肉塊丟去餵狗。
  
  看著一旁躍躍欲試,恨不得巴在冰炎身上磨蹭的式青,褚冥漾深深覺得再這麼下去也不是辦法,要嘛就眼睛一閉趕緊完成任務,要不然就得請式青幫忙,與其讓冰炎全身上下被吃乾抹淨然後被一而再再而三的玷污,事後自己就會跟那匹色馬一起被冰炎殺頭拔毛放血,還不如自己抱著必死的決心上場為他服務!
  
  「學長……」褚冥漾深吸了口氣,咬牙撐起冰炎的身體,搖搖晃晃的走進浴室,請老頭公做了一個堅不可摧的結界之後,不理會式青在門外拍著門板的哀求聲,褚冥漾傻愣愣的望著靠在浴缸裡的冰炎,完全下手不能。
  
  愣了好久之後,褚冥漾突然靈光一閃,呼喚起米納斯。
  
  『請別這麼做,我不是蓮蓬頭也不是自動灑水器,而且,事後您會被冰炎殿下打死。』米納斯冷淡的嗓音在腦海中響起,徹底打破褚冥漾的希望。
  
  褚冥漾絕望的望著冰炎,吞了吞口水,抖著手伸向冰炎,將他的上衣盤扣解開,隱隱露出鎖骨,褚冥漾用力的吞了口口水,緊張的解開第二顆釦子,露出白皙的胸膛,接下來,手抖的再也解不開釦子。
  
  褚冥漾用力的吐了口氣,伸手捂住臉,坐在馬桶上。
  
  做事情不要拖拖拉拉的!一鼓作氣開到底就對了!
  
  褚冥漾吸了口氣,準備用力扯開冰炎的上衣釦子,但是又想到要是被對方發現自己毀了他一件上衣,可能會被殺了再拖去埋,只好放棄那該死的念頭,一顆一顆的解釦子。
  
  小心的讓冰炎靠在自己身上,替他脫去上衣時,耳邊突然響起一個淡漠的聲音:「褚,你要幫我洗澡?」
  
  嚇的褚冥漾想用力推開冰炎,沒想到冰炎卻用力的揪住自己的衣襟,讓他差點跌到冰炎身上。
  
  「你敢推開我害我撞到頭,你就死定了。」褚冥漾瞬間僵硬,雙手舉在半空中,不敢轉頭看冰炎的表情,冰炎冷冷的嗤笑了幾聲,鬆開褚冥漾的衣襟,看著對方僵硬的表情和尷尬的臉色,輕哼了一聲。
  
  「學長你慢慢洗洗好了再叫我我先出去了!」褚冥漾緊張的一口氣把話說完,然後準備奪門而出,沒想到卻被冰炎一把抓住了衣襬。
  
  「衣服不給我,等一下是要我裸體嗎?」冰炎冷冷的說。
  
  褚冥漾立刻將換洗衣物拿進來放在衣架上,然後再度衝出浴室,整個過程都不敢看向冰炎,拼命低頭猛看地板磁磚,也不怕一頭撞上牆壁。
  
  「哼。」冰炎輕哼一聲,動手脫掉褲子,跨進浴缸裡。
  
  衝出浴室的褚冥漾不顧式青一臉興致勃勃的樣子,一口氣衝到陽台上,想對著天空尖叫,但是又怕引來追兵,最後落的屍骨無存的下場,憋到一張臉都脹紅了,才用力的吐了口氣,無力的走回房間倒到床上。
  
  「怎樣怎樣?美人的身體很漂亮吧?」式青吞了下口水問道。
  
  褚冥漾馬上又想到剛剛的畫面,血氣衝上臉頰,式青樂的直拍手,不斷大笑著。
  
  「你、給、我、去、死!」
  
  
  
  
  END
  
  
  * * *
  
  
  所以我就說這玩意兒很好發揮=ˇ=
  感謝鑑閱!(自己笑翻)
  
  啊啦啦,居然忝不知恥的標上「冰漾」兩個字!(被毆)
  我一直很想說,但是各位不要打我,我記得「淨身」這詞兒是指古代男人入宮成為太監的一種儀式。(冰炎我對不起你!(一秒))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布丁控 的頭像
布丁控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