底下就當作……啊隨便看看就好啦!(毆)
  請接著光光36看。(這點很重要YO☆←毆)
  感謝鑑閱。(捂著被打腫的臉正作鞠躬)
  
    
  
  * * *
  
  
  冰炎收起手機,與夏碎一同走出教室要去領取便當,他們兩人都習慣自己做便當來吃,不是很習慣吃學生餐廳裡的油膩便當,與其花錢讓自己吃的不健康,不如早上早起一點來準備午餐便當。
  
  兩人轉過走廊轉角來到便當保溫箱,取出自己的便當,冰炎提著便當盒,看著夏碎手上捧著兩個漂亮的飯盒,淡淡的問道:「你要去找他?」
  
  「冰炎先回教室吧,我等會兒就回去。」夏碎帶著微笑說道。
  
  冰炎輕輕的應了一聲之後,兩人就分頭行動,各自前往自己的目的地,夏碎踩著沉穩的步伐走向一座很少人走動的樓梯,在那裡等待著千冬歲。
  
  等了一會兒之後,聽見皮鞋鞋跟敲在樓梯的清脆聲響,夏碎抬頭,看著逆著光的俊秀短髮男子。
  
  「雪野老師午安。」夏碎帶著淺淡微笑問候。
  
  「……午安。」那清雅的嗓音淡然響起,鏡片下那雙接近黑色的深紫色眼眸,帶著有點複雜的情緒看著底下微笑著捧著便當的學生,瞬間有點慌張。
  
  真是不死心哪……
  
  「千冬歲老師願意收下這個便當嗎?」夏碎單刀直入、毫不遮掩的直說。
  
  「抱歉,我跟人有約了。」千冬歲淡淡的拒絕。
  
  千篇一律的對話,千篇一律的場景,千冬歲從來沒收下夏碎的便當,夏碎從來不放棄詢問千冬歲,但是結果總是一樣,什麼時候他們之間才會有突破性的發展?
  
  「如果藥師寺同學不介意的話,我先走一步了。」千冬歲淡淡的對著夏碎點頭之後就繼續往下走了。
  
  「抱歉打擾雪野老師了。」錯身而過的瞬間,夏碎淡淡的說道。
  
  「不會。」千冬歲冷淡而有禮的回應著。
  
  對於夏碎,他必須如此,如果不這麼做,之後造成的傷害是他無法承擔的起的,不但會傷了自己,也會毀了夏碎,夏碎要是夠聰明,就不該做出如此大膽的舉動,但是,光從夏碎不惜天天通勤,也要就讀這所高中這點來看,離放棄,還很早。
  
  他們之間,從夏碎國小開始就牽扯不清了,一切都無法釐清了。
  
  「今天也一樣?」冰炎優雅的舉著筷子進食,看著夏碎捧著兩個便當回來,順口問了一句。
  
  「吶、又浪費掉了……」夏碎將深紫色的便當盒打開,毫不留情的將裡頭精緻的菜色全倒進廚餘桶裡。
  
  夏碎寧願將飯菜全倒進廚餘桶,也不願將精心做給那人吃的東西給別人,因為這是只給重要的人吃的,所以,他才這麼做。
  
  「嘖。」冰炎輕輕的咋舌,即便看了許多次,還是會覺得浪費。
  
  夏碎收起便當盒,偏著頭,輕輕的說:「要是今天換成冰炎的那個人,冰炎搞不好會直接將便當砸在他頭上呢。」
  
  「不。」冰炎一口拒絕,帶著一抹詭異的笑,認真的說:「我會逼他吃掉。」
  
  夏碎只是淡淡的笑著,將另一個便當盒打開,合掌說了聲「我開動了」便開始用餐。
  
  
  
  
  END
  
  
  * * *
  
  
  只是想寫寫看夏碎跟千冬歲的感覺。
  感謝鑑閱!
  
  
  對了,偷偷說一下,有天使就有死神,所以……(燦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布丁控 的頭像
布丁控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