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褚冥漾一邊瞪著桌上的文件一邊思考著千冬歲的話,今天千冬歲提到冰炎在班上的樣子,總是冷漠而疏遠,或許是因為他優異的表現和出色的外表,讓他跟班上的同學有疏離感,只有少數幾位要好的同學和學長姐,交友圈雖然很小,但是非常緊密,而且超乎意料的成熟,以這年紀的孩子來講是非常令人驚訝的。
  
  那樣帶著冷漠氣質、難以親近的冰炎,跟他印象中帶著一臉無奈的表情叨唸著自己冰炎很不一樣,根本是另一個人。
  
  千冬歲說了一些讓他很吃驚的話:『褚先生很了解冰炎,但是冰炎所展現的那些是我在學校看不到的,體貼和關切或許有,但是跟褚先生所提到的非常不一樣,冰炎總是成熟而冷靜,所謂的關切也僅止於朋友之間。』
  
  褚冥漾皺起眉,他還是不懂,而且他的腦袋更加混亂了。
  
  他真的什麼都不懂,什麼都搞不懂,到底冰炎在想什麼、在計畫什麼、希望會有什麼結果,他全都不知道,真的什麼都搞不懂。
  
  他還以為他們兩個之間的關係終於改變了,但是卻變成這樣……就另一種層面來講他們的關係的確改變了,但是這不是他所想像中的那樣,他想像中的是一種合諧的、像兄弟、像朋友那樣的感覺,可能還加了一點家人的感覺之類的。
  
  褚冥漾好像突然想通什麼般,微微瞪大了眼睛。
  
  他們之間的關係改變了!但是不是變成自己想像中的那樣,是因為自己表現出令人誤會的感覺嗎?所以才會讓冰炎誤會?才會造成這一切?所以這一切都是誤會!?但是所謂的家人朋友兄弟不就是一種親密又合諧的關係嗎?
  
  褚冥漾眼睛眨也不眨的瞪著桌上的文件,專注的思考著,好幾次不小心讓文件夾滑落到地上,「啪」一聲好大的聲響驚醒了神遊的褚冥漾,一邊緩慢整理資料、處理手邊工作,一邊思考著。
  
  褚冥漾捧著文件,愣愣的看著桌上的手機和已經冷掉的粥。
  
  ──所以,是冰炎誤會了!冰炎和自己的感覺只是因為習慣和誤會造成的!
  
  轉到快當機的腦袋已經停不下來了,無法沉澱下來的思緒讓褚冥漾非常不知所措,他覺得自己的結論是錯的,但是他又不知道哪邊錯了,而且這結果蠢到他想撞牆,但是除此之外他真的一點都想不到其他原因。
  
  『冰炎同學一直都是個很認真的人,我想他不太可能會拿這種事開玩笑,會不會是你們之間有所誤會了呢?』千冬歲認真的樣子浮現在腦海中。
  
  褚冥漾當然知道冰炎有多認真,而且絕對不可能拿這種事開玩笑,但是這樣、這樣就跟他的結論矛盾了……所以,冰炎不但是認真到極點,還是非常正經嚴肅的開口表白了!
  
  之前的結論被一秒推翻,褚冥漾真的欲哭無淚。
  
  而且,他還是想不透千冬歲的意思,感覺上對方話中有話的樣子,但是褚冥漾完全不知道他想表達的是什麼,越去思索就越是煩躁越是糊塗,越搞不清楚狀況。
  
  然後一個下午又過去了,眼見下班時間要到了,褚冥漾趕緊揮開多餘的思緒,讓自己專注在眼前的工作上,但是一點成效都沒有,老是被那些惱人的情緒干擾了工作的進度。
  
  「拜託……你要毀了我就算了也不要毀掉我的工作吧……」苦著臉喃喃自語著。
  
  終於熬到下班時間,褚冥漾加快動作把手上的事做一個處理,在最後的時刻把東西全交上去,然後發自內心般的吐了口大氣,將桌面上的東西收拾一下,遲疑的拿起手機,開了機,只看見一封簡訊提示,點開之後只看見短短一行字──
  
  『記得吃晚餐。』
  
  褚冥漾感到心情微妙,將冷掉的魚粥提回家,準備熱一下之後當作晚餐吃掉,畢竟,冰炎的手藝很不錯,跟外面的店家比起來實在是好多了,沒必要去虐待自己的胃,況且,這是做給他吃的……
  
  神情複雜的看著泛著一層薄薄油光的冷粥,該怎麼做他自己也搞不清楚,畢竟他們不是連續劇裡分手的情人,不用把所有的東西都翻出來燒掉或是變賣,也不用像女主角一樣把頭髮剪掉警惕自己,只是一碗粥跟一封簡訊而已,沒必要丟廚餘也沒必要刪號碼,真的沒那個必要,他們只不過是……情況有點複雜而已。
  
  他還沒有想通,到底他們之間是習慣使然還是誤會造成,或是兩者皆有,所以成就了今天的這種情況?
  
  獨自一人回到家,準備搭電梯上樓時,皮鞋踏在樓梯的聲音響起,轉頭一看是冰炎,褚冥漾尷尬的不知道該怎麼辦,只見對方神色自若的對他點點頭當作打招呼,褚冥漾硬生生吞下那聲你好,隨意的揮揮手。
  
  冰炎瞄到褚冥漾手上還提著那袋粥,紅眼微微的瞠大,沒想到對方一口都沒吃,就這樣拎出去又拎回來,心裡不知道是對褚冥漾不吃自己做的東西感到難過,還是對方沒吃早餐而感到不悅。
  
  注意到冰炎的視線,褚冥漾於事無補的把粥藏到身後,吞吞吐吐的說:「我、我只是想當晚餐……」
  
  冰炎淡淡的應了一聲,聽不出對方是怎麼樣的情緒,褚冥漾尷尬的往旁邊挪了一點,在電梯到了的時候率先衝進去,看著依然站在電梯外動也不動的冰炎,褚冥漾不解的問:「不進來嗎?」
  
  「我剛剛想到我忘了跟大樓管理員拿掛號信,你先上去吧。」冰炎需要冷靜一下,要不然他覺得自己會失態,剛剛瞬間有種很大的失落感,雖然聽了褚冥漾的解釋有比較平衡回來,但是他還是需要恢復冷靜。
  
  褚冥漾傻愣愣的站在電梯裡,望著他離去的背影,不知所措。
  
  
  
  
  TBC
  
  
  * * *
  
    
  今天囉唆了一點,我不小心把特傳合本的寄件地址寫成台中了囧!(學校宿舍)
  我我我、我我現在人在我家(跟台中距離大半個台灣遠的地方)啊啊啊啊────(驚恐尖叫)
  天啊誰來救我~~~~(還在慘叫)
  對不起那些一直幫我操心的人!是我自己笨……(淚奔)
  
  感謝鑑閱以及廢話閱讀感謝!TˇT(淚流)
  (風好大啊~~颱風要來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布丁控 的頭像
布丁控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