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褚冥漾睜開眼,抹掉眼角的淚水,下床倒了杯水一口喝掉,每晚每夜都要受那些記憶騷擾,每晚每夜都搞的很不安寧,每晚每夜他都不太想睡覺,畢竟老是驚醒對心臟很不好,但是之後總是會被冰炎下咒放倒,沒辦法,實力不如人。
  
  記憶裡最討人厭的部份就算看過一百次一千次還是會讓他感到非常痛苦。
  
  褚冥漾雙手抵著不斷抽痛的頭,已經分離過的記憶跟靈魂是不可能完全契合的,只能讓它們維持在連結的狀態,不讓記憶飛散混亂,這已經是最好的狀況了,他實在不能再多奢求什麼。
  
  冰炎也跟著翻身坐起,把褚冥漾扳過來,看著對方蒼白的臉色,皺起眉說道:「去保健室躺一下吧,那裡有施過咒,會讓你好睡一點,靈魂和記憶也會比較安穩。」
  
  「不用了,我不想去佔床位。」褚冥漾甩甩昏昏脹脹的腦袋,往後倒進床舖裡,看著冰炎不認同的表情,他笑了笑,閉起眼睛,輕輕的呢喃:「我覺得,比起以前,現在的記憶比較真實,雖然很討厭老是被驚醒,但是,這種感覺比起被隱瞞,要來的好多了。」
  
  冰炎跟著躺下,輕哼了一聲,如果可以他其實一點都不想告訴對方那件事,無知雖然不方便,但是過的比較快樂。
  
  所以他取走對方的記憶,讓他徹底的遺忘比較好,他忘不了當時褚冥漾快要發狂的表情,所以他才把那些記憶全部抽走,順便把對方和自己的回憶拿掉,他本來想一次做的徹底一點,把所有人的記憶一次抽走,但是跟他進行交易的無殿開出限制,他們同意讓他抽走記憶,但是他只能選擇一個,而且,這件事也改變了褚冥漾的命運,原本可以長命百歲的他,被拿走八成的壽命做為代價。
  
  『既然我們開出的代價無法由你來支付,就由受惠者來支付,這是很合理的事。』無殿的三位主事者之一的鏡淡淡的說。
  
  他雖然很氣,但是他的確支付不出代價,所以他只能看著他們抽掉褚冥漾八成的壽命,之後,他有事沒事就會去看看褚冥漾,特別是每年的聚會,他都會在一旁默默的看著。
  
  沒想到那天,三主突然把一個接引的任務丟給他,沒有說內容,只說了離他們聚會的地點很近就叫他過去了,結果他接到的是褚冥漾。
  
  那時的褚冥漾只有一片白色的翅膀和一片只有白翅一半大的黑翅,因為最痛苦的黑色記憶已經被他抽走了,所以兩邊的翅膀很不對稱,之後,把記憶歸還之後,他兩邊的翅膀對稱了,也有能力可以飛了,但是褚冥漾卻不飛了,寧願走路被學校裡的學弟妹白眼,也不願展開翅膀。
  
  他也曾經問過對方為什麼,只見對方帶著尷尬微笑說出一聽就知道是唬爛的話:『這樣比較好啊,有益身體健康。』
  
  如果褚冥漾不想飛對他來講也沒差,反正都已經用傳送陣用了一百多年了,用順手了也不想突然改變習慣。
  
  他只看過褚冥漾的羽翼一次,就是記憶完整的那次,對比的非常鮮明的羽翼,白色的那邊散發出強烈的光芒,他知道褚冥漾擁有很多的美好回憶,而黑色的羽翼卻晦黯的像是最深沉的地獄般,微微透出黑色的光芒,裝載了沉痛的回憶。
  
  此後,褚冥漾就沒再伸展過他的翅膀了。
  
  褚冥漾每晚都睡的很不安穩,原本只有記憶重整而疲憊,現在是因為那不愉快的記憶也混進來了,讓他睡的極度不安穩,每晚都要驚醒許多次,臉色因此變得很差,白天打瞌睡,晚上不敢睡,但是這是對方的選擇,一開始雖然很痛苦,但是,他覺得值得,既然這樣,自己也沒什麼好說的了。
  
  要是對方後悔他也會很麻煩的。
  
  冰炎看著褚冥漾翻過身來,看著自己,然後微微笑了一下,閉起眼睛準備睡第三次的回籠覺。
  
  「學長,晚安。」
  
  「嗯。」冰炎淡淡的應了一聲。
  
  或許褚冥漾要永遠受到記憶的折磨,或許有一天真的會崩潰發狂,但是這次,他會在對方身邊,所以,別露出這種表情。
  
  冰炎伸手把褚冥漾眼角的淚水抹掉,看著對方咬緊牙關努力的忍耐著什麼,眉頭皺的死緊。
  
  「願災厄在夜的庇護下離去,賜予眼前人一夜安好。」冰炎低聲的呢喃,看著褚冥漾的眉頭漸漸放鬆,全身放鬆了下來,他才緩緩的閉上眼睛。
  
  冰炎在思緒朦朧間,突然想到之前褚冥漾在拿回記憶後的某一天,突然很正經的對自己說了一番話:
  
  『學長,就算是這樣你還是不能拿走我的記憶吧?你怎麼就不會相信我會好好的過日子?我就算……唔嗯,我那時候很崩潰,但是……唔、好吧,雖然老套了一點,但是那些、嗯,總會過去的,我又不是尋死尋活的悲情女主角!』
  
  那雙黑眸看起來很堅定,但是自己毫不留情的戳破他的平靜,有點殘酷的說:『那是因為你現在已經平復了這一切,要不然你以為那時候的你能夠這麼理直氣壯的跟我抱怨嗎?』那當下我只能這麼做,我不想看你這麼難受。
  
  褚冥漾緩緩的低下頭,用一種很輕很輕的聲音呢喃了什麼,然後抬起頭,有點像是抱怨一樣的說道:
  
  『我實在不該期待學長會道歉的,我是個白痴!』
  
  『道歉什麼?選擇之後,就不要後悔曾經選擇的道路。我一點都不後悔我當初做了那樣的選擇,就算知道你的記憶會變成這樣我還是不會後悔。』他很認真的對著對方說道。
  
  他不知道那時候自己的表情怎樣,但是褚冥漾露出一種驚訝的樣子看著自己很久很久,之後,緩緩的笑開了,那笑容跟遠久記憶中的那個憨傻笑容有點像。
  
  『我從來沒有後悔過,雖然生前曾經有後悔過答應跟學長交往,總是被巴又被踹,還有學長那種順我者生逆我者亡的獨裁惡鬼作風……不過,學長,還是很謝謝你,你雖然常常揍我,但是還是很照顧我,現在想一想,如果你沒有那麼做的話,我那要死不活的樣子一定會讓老爸老媽老姊還有喵喵他們很難過吧!』
  
  『原來我在你眼中是那樣?獨裁的惡鬼外加虐待狂?』
  
  『不不不!學長英明神武,聰穎過人,自有遠見,學弟不才小的我怎麼敢批評偉大的學長呢?哈哈哈!』
  
  瞪著乾笑不已的褚冥漾,那時的他根本沒考慮這麼多,他只是想把褚冥漾的那些記憶抽離,不想讓對方那麼難受而已,才沒考慮這麼多,根本也沒時間考慮。
  
  思緒逐漸飄邈遠揚,冰炎緩緩的陷入沉睡中,窗外那紅紅的滿月靜靜的照著褚冥漾略為緊繃的面孔和冰炎冷凝的睡臉。
  
  他的夜晚永遠不會安寧的,只能不斷不斷的被記憶騷擾;他的夜晚也不會平靜的,只能不斷不斷的重覆著安撫的動作。
  
  絕對不會愉快的,但是也沒什麼好難過的,不需要一直去記住,也不需要刻意遺忘,那是過去的一部分,或許痛苦又難以負荷,但是逃避又能怎樣?過去的決定造成的結果他們無法改變也無法扭轉,但是他們可以盡力去彌補。
  
  雖然形式上不盡滿意,但是他們又相會了,他們還有很長的時間可以去平復記憶,然後讓它緩慢沉殿,一百年的時間不夠,那就花上一千年一萬年,一直到他們灰飛煙滅的那一天。
  
  此生不渝。
  
  
  * * *
  
  
  「學長,不管怎麼說,我都很謝謝你。」所以,請你不要覺得抱歉,也恭喜你以後不用再當一個悲劇英雄了!褚冥漾握著那條狗牌項鍊說道。
  
  冰炎先是狠狠的揍了他一拳之後,傾身在他嘴角輕輕的吻了一下。
  
  
  
  
  END
  
  
  * * *
  
  
  感謝鑑閱啊!(笑)
  結束了好感動!(拭淚)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布丁控 的頭像
布丁控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