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看著那名黑髮的年輕孩子帶著空白的表情摔下橋面,瞳狼知道自己該出手幫忙了,設下一個結界,對著那孩子說:「請反擊。」
  
  但是對方只是愣愣的瞧著自己,沒有任何保護自己的動作,判斷對方沒有能力自保或反擊之後,拿出手機聯絡上那代導的黑袍,然後轉過身面對那個猙獰的低等鬼族,做出吞鬼的準備,一口氣將那惡臭不堪的鬼族吞掉之後,對那孩子輕輕行了個禮之後就回到手機待著了。
  
  黑袍希望他在那個孩子有危難時助他一臂之力,只不過,大部分的時候他都不需要出面,黑袍就會解決了,他只需要替那孩子接通電話、撥通手機就好,但是這有難度,那孩子對於自己所選的鈴聲感到非常困擾。
  
  他第一次選了一個高分貝的尖叫鈴聲,但是那孩子露出非常驚悚的表情,甚至露出一臉不想接電話的表情,於是他就換了一個比較低頻的輕柔鈴聲,但是那孩子完全沒聽到,電話響了幾次之後,黑袍就不耐煩的直接過來抓人了。
  
  他無法拿捏那孩子對鈴聲的喜好,太大聲的不喜歡、太小聲又聽不到,太詭異的不想接、太輕柔的又沒聽到,他前前後後換過許多鈴聲,但是就是沒辦法讓那孩子滿意,或許這孩子有當黑袍的潛力,瞳狼忍不住這樣想,那孩子品味之挑剔,跟黑袍有得比,除了能力不及格和體術不好之外,其他方面的資質和潛力都很不錯。
  
  他很少出面幫忙那孩子,因為黑袍總是快了一步。
  
  好幾次,瞳狼現身不是為了拯救那黑髮的孩子,而是為了黑袍的失衡。
  
  黑袍可以為了那孩子而讓自己的平衡被打壞,瞳狼看著那全身佈滿奇異圖騰的人,對這件事感到有點疑惑,不過這是黑袍的選擇,對方有他自己的考量,那麼自己也不必多說什麼,黑袍要如何行動從來不在他的管轄範圍內,他只需要在危急時護著那名孩子就好了。
  
  他看著個性向來冷淡的黑袍和孩子的感情越來越融洽,但同時事情也變得越來越糟,鬼族想要利用妖師的力量對守世界再次發動攻擊,黑袍拼了命的去阻止,最後進入了永遠的沉眠。
  
  靜靜看著那孩子趴在床上痛哭,這是黑袍的選擇,不必多為他感傷,事情發展至此,再多的感傷也沒有什麼意義,只是,這世界又少了一個美好年輕的生命,這點頗教人惋惜。
  
  待在手機的瞳狼輕輕的朝著窗外的月亮行禮。
  
  『靜安,黑袍。』
  
  願您能夠在主神庇護下安靜沉眠。
  
  
  * * *
  
  
  那孩子在這次的戰役中有顯著的成長,懂得面對自己的恐懼、正視自己的哀傷,然後得到力量守護重要的事物,黑袍看了會很高興的,畢竟那就是黑袍一直想教會那孩子的事──有力量就要去使用,而不是一直龜縮著不向前邁進。
  
  之後,黑袍回歸了,黑髮的孩子和光神的貓眼一起去時間之流將黑袍帶回來了。
  
  睜開眼的那瞬間,孩子講出來的話讓黑袍氣的想將他踹倒,就另一種層面來說,可以看到這麼活蹦亂跳的黑袍,那孩子應該也是滿愉快的。
  
  不過這麼大規模的靈魂撕裂與分離造成的失衡,不是他與光神的貓眼可以處理的,只能寄望孩子和黑袍的同袍們組成的小隊將黑袍帶至兩族恢復平衡,路上的艱辛和險阻是難以言喻的,但是黑髮的孩子為自己的成長感到驕傲,為自己能夠彌補而感到喜悅。
  
  最後,黑袍歸來,最喜悅的不是兩族的王,而是那黑髮的孩子。
  
  打著修身養息的名義,黑袍光明正大的不去上課,在黑館裡睡覺、看書,沒事還會抓著那黑髮的孩子出去散步──美其名復健。
  
  每天的下午就在學院裡散步消磨掉了,偶爾瞳狼感覺到有電話撥進來,但是看著黑袍和孩子的相處,他將鈴聲調為靜音,任電話響了又停、停了又響,最後歸於平靜。
  
  他感覺到黑袍有莫大的改變,氣焰不再尖銳冰寒,帶了點難以言語的柔情,那孩子也不再總是畏縮,偶爾氣焰還可以蓋過黑袍,兩個人的關係更為緊密,或許是因為曾經共度死亡,沒有任何人或關係可以超越他們之間緊密相連的糾纏。
  
  遇到危險還是不需要他出面,不只是因為孩子更加懂得擅用自己的能力,另一個原因就是黑袍總是快一步出手。
  
  他的工作真的只剩下接聽手機,不過,這比保護黑髮的孩子還要困難,畢竟對方總是對他選擇的鈴聲很感冒,但是調整為靜音的時候,孩子又會不滿,他還是難以選擇一個適當的鈴聲,只能不斷變換鈴聲,試圖找出一個讓孩子滿意的。
  
  
  * * *
  
  
  「瞳狼。」冰炎冷淡的聲音呼喚著,紅亮的眼眸直視著床頭上的手機。
  
  「夜安,黑袍。」瞳狼現身,對冰炎欠了個身,面無表情的瞄了下床上睡死了的褚冥漾,聲音毫無起伏的說道:「有什麼吩咐嗎?」
  
  「以後就用這種鈴聲。」冰炎伸指在手機上點了一下,一個小小的亮點飛竄進去,瞳狼拱了拱衣袖,說了聲「是」之後就消失了。
  
  瞳狼看著冰炎緩緩躺下來,闔起紅眼,靜謐的氣氛柔柔的在空氣中流動。
  
  黑袍最大的改變就是從自己的房間住進了黑髮孩子的房間,毫不客氣的霸佔那張床,讓孩子總是抗議連連。
  
  瞳狼看了看漂浮在眼前的光點,收進衣袖裡,他想,以後不必再煩惱鈴聲的事了,畢竟黑袍是最親近孩子的人,應當很了解孩子的喜好。
  
  
  * * *
  
  
  「褚你再不接電話小心我種了你!!!」
  
  「是────」褚冥樣含著眼淚接起電話,被剛剛的怒吼嚇的冷汗直流。
  
  他也不曉得為什麼手機鈴聲會變成這樣,只知道從前幾天開始,愛響不響的手機突然變成這種鈴聲,每次都嚇的他不敢不接,他真的對那個暴力的人有很深層的恐懼啊!
  
  看著乖乖接起電話的褚冥漾,總是水波不興情緒不起的他有點驚訝,原來孩子只對黑袍的聲音有反應,莫怪他之前換過那麼多種鈴聲孩子都不滿意。
  
  他終於找到一種孩子滿意也會願意接聽的鈴聲了,果然黑袍對孩子的喜好非常了解。
  
  下次要感謝提供鈴聲的黑袍。
  
  
  
  
  END
  
  
  * * *
  
  
  瞳狼很可愛你們不覺得嗎?(傻笑)
  用瞳狼這平靜的老人口吻寫這篇好有趣XDDDDDDDD
  瞳狼對選擇手機鈴聲感到困擾這點真的很好玩!(這樣玩老人家會有天譴!)
  最後依然感謝鍵閱!
  
  本來今天沒有打算要發文的(被打),但是因為看到硝子大的瞳狼,整個就很開心!所以就發了這篇!(感動)
  硝子/玻璃王子。(推薦一千次都不會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布丁控 的頭像
布丁控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