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兩天一夜的迎新露營簡直去掉褚冥漾半條命,但是不否認的確非常好玩,雖然他們這個小隊老是被他拖累,但是大家都不在意,都玩的很盡興很瘋狂,不過在海邊打沙仗的時候,小隊輔以此為理由要大家好好的招呼他,結果他被丟的滿身都是沙,連內褲裡都是沙子。
  
  長這麼大,這還是他第一次有這麼愉快的團體活動回憶,即使他是被學長和同學給誆來參加的,他也覺得值得。
  
  褚冥漾攤倒在沙發上呆呆的望著後面進來的千冬歲神色疲憊的揉了揉眉間,用那有些沙啞難聽的嗓音說道:「千冬歲你比較辛苦,先去洗吧,我整理衣服,我幫你一起洗衣服吧?」
  
  因為想要多吸收一點幹部做事的感覺和帶團經驗,對方這兩天跟著兩位學長做場佈,也做了不少支援和接應以及臨時工,又跟著小隊到處跑到處闖關,大量消耗體力,臉色變得極為難看,眼眶下隱隱浮現一層青色,原本燦亮的黑眸也帶著濃厚的疲憊和大量血絲。
  
  千冬歲沒有反對,將行李將給褚冥漾,有點搖搖晃晃的走進房間抓了件衣服就進了浴室,褚冥漾從沙發上爬起,拖著疲憊的身軀走向陽台,把衣服做了簡單的顏色分類之後,該用洗衣袋的就裝一裝,然後一件一件的丟進去洗,打著哈欠按下面板上的按鍵,灑了三分之一匙的洗衣粉,把蓋子合起來之後就不管它了。
  
  倒回沙發上朦朦朧朧間被人叫醒來,洗了個簡單的澡之後,不顧溼漉漉的髮絲,直接倒頭就睡,一夜無夢,直到手機的鈴聲吵醒了他。
  
  褚冥漾皺了皺眉,以為是在鬧鐘,伸手從袋子裡撈出手機之後就按掉了,翻身繼續睡,過沒幾秒,手機又開始響,褚冥漾瞇著睏倦酸澀的眼眸,看了下手機,發現不是鬧鐘而是來電,而且還是他學長!
  
  「喂?學長?」嚴重沙啞的聲音和濃厚的鼻音,褚冥漾從床上翻身坐起,聽著電話那頭的冰炎用絕對命令的口吻就他在十五分鐘內換好衣服盥洗完畢到樓下等他,之後也不管褚冥漾是不是有聽進去,嗶一聲逕自切掉電話。
  
  褚冥漾愣了一下,才趕緊起身脫掉身上皺巴巴的T-shirt,有點急忙的套上一旁的棉T,風風火火的衝進浴室裡梳洗,趕回房間隨便的換上一件休閒褲之後就拎著包包出門了。
  
  經過地面機車停車場看了一下,發現千冬歲的車不在了,感到有點心驚,明明對方比自己還累還倦怠,可是卻比自己還早起,在某方面而言千冬歲是個非常有毅力又很恐怖的人,每天就是堅持六點起床,六點半出門,雖然不知道對方這麼早出門是要做什麼,但是這種毅力是非常可怕的。
  
  等沒幾分鐘,冰炎就出現了,褚冥漾暗自慶幸自己有提早出門而不是像之前東摸西摸之後才出現,要不然現在肯定會被冰炎用安全帽敲到腦死,畢竟第一天給冰炎載去吃早餐的記憶實在太可怕了,只不過是遲到了幾分鐘就被冰炎狠狠的巴了一下,只差沒把安全帽扔過來。
  
  『跟人家約好之後準時出現是很理所當然的事吧!』冰炎瞪著一雙紅眼說道。
  
  從此褚冥漾就學乖了,不管冰炎限時幾分鐘,他肯定要在五分鐘內把所有的一切都打理好然後出現在樓下。
  
  接過冰炎遞來的安全帽,褚冥漾戴上,跨上機車後座抓住後面的把手,也不問冰炎要帶他去哪邊吃,反正不會吃的太差勁,冰炎是個很注重三餐飲食的人,絕對不會虐待自己去吃他難以接受的餐點,即使價格非常便宜優惠。
  
  拐過幾條街繞過一個圓環,冰炎停下車,褚冥漾打著呵欠下車,看著眼前一間小小的潔淨的早餐店,裡頭只有一位笑瞇瞇、有點年紀的阿姨站在櫃檯接受冰炎的點餐。
  
  「褚,你要吃什麼?」
  
  「學長你有推薦什麼嗎?」褚冥漾回望著冰炎,在吃的這方面他要求的不多,只要不是很奇怪很難吃或是有怪東西家在裡面他都吃,冰炎則是超級挑剔的那種,所以他都會詢問冰炎的意見,畢竟冰炎推薦的東西是真的很好吃,價格也不會很貴,除去對方會對他施暴這點,他滿喜歡跟冰炎出來吃飯的。
  
  冰炎挑了下眉,轉頭跟老闆娘點了幾樣東西之後就到位置上坐下,拿起一旁的晨報閱讀著,褚冥漾坐在冰炎對面,單手支著頭打盹。
  
  見狀,冰炎輕哼了一聲,沒有多說什麼,吃著老闆娘端上來的地瓜粥,悠閒的看著報紙,直到一碗粥都快見底了對方都還沒要睜眼吃早餐,冰炎毫不客氣的伸手拍醒對方,嘲弄了幾句之後,看著褚冥漾慌慌張張的大口吞下溫溫稠稠的地瓜粥。
  
  「吃慢一點,你早上沒課緊張什麼。」
  
  褚冥漾一愣,抬頭望著冰炎漂亮的臉,突然想到自己今天早上四節都沒課,可以在家裡睡到中午都沒問題,那為什麼學長要這麼壞心的一大早就叫醒他?
  
  「不過……」冰炎冷冷的出聲打斷對方的神遊,淡淡的說:「你不是把昨天的工讀時數補到今天早上了嗎?」有點惡劣的笑了下。
  
  褚冥漾看著冰炎有點惡質的美麗微笑,現在才明白自己被人耍弄了一番,不過,他不懂對方怎麼會知道自己把迎新露營那幾天的打工時間分配到其他地方去了。
  
  「再不吃你就要遲到了。」冰炎緩緩折起報紙有點風涼的說著。
  
  褚冥漾一看時間已經七點四十多了,而他八點整就要到圖書館簽到,緊張的猛吞著嘴裡的粥,一度差點嗆死,然後急忙付了錢就跨上機車。
  
  感受著風拍打在臉上,褚冥漾突然有種奇妙的感覺,他跟冰炎認識才一個月左右,對方對自己照顧有加,雖然個性上有點凶暴,言語也非常犀利又狠毒,但是對方的確對自己很好,好到讓褚冥漾有種奇妙的愧疚感。
  
  他想他這輩子對這個人是無以回報的吧。對方這個月來已經幫他很多了,除了千冬歲和他的家人之外,從來沒有會這麼費心去關照他,所以更覺得難能可貴,難以償還。
  
  下了車,慎重的向冰炎道了謝之後,往圖書館走去,一邊思考著這個問題,他想要找到一個可以答謝對方的好方法。
  
  同時,他心裡也產生了一種有點不妙的預感,雖然不強烈,但是感覺就像小木屑扎在皮膚裡般刺人又不舒服。
  
  
  
  
  TBC
  
  
  * * *
  
  
  感謝鍵閱=V=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布丁控 的頭像
布丁控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