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他的大三學長是個風趣爽朗的大男孩,言談間不難發覺對方的智識豐富,生活很多采多姿,據說對方平常沒事就會跟著師長教授帶團出去幫助一些偏遠地區的國中小學生,第一次聚會時跟他分享了很多帶團經驗和趣事,大概的講了一下大一生活的規劃和分配,幫助他更快進入狀況。
  
  之後大三學長偶爾會來找他聊天,也不會吝惜指教問題,他真的很慶幸自己考上了這所學校、進了這個系,遇見千冬歲這麼好的朋友,上面還有兩位很照顧他的學長,還有夏碎學長偶爾也會幫他一把,擔任班導師的安因教授和賽塔教授也很照顧他,十八年的人生一下子燦爛豐富了起來全都是因為他們。
  
  「褚。」褚冥漾從過期期刊中抬頭一看,原本預期會看見他那個看起來冷冰冰個性很兇暴的直屬,沒想到是看見夏碎,他為自己的想法感到愚蠢,明明兩個人的聲音就很不一樣,他居然把夏碎輕柔溫潤的聲音跟冰炎那冷冰冰的風涼嗓音搞錯,他是被冰炎壓迫太久連帶著腦子也壞了嗎?
  
  「夏碎學長。」褚冥漾有點驚訝的小聲叫道。
  
  「這還是我第一次在圖書館遇到你。」夏碎笑笑的說道,褚冥漾不懂對方的意思。
  
  「我聽冰炎說你在圖書館工讀,可是都沒見過你,今天是第一次見到。」夏碎笑笑的說著,褚冥漾不懂對方要表達的意思,遇到自己有什麼神奇的嗎?
  
  見對方一臉不解的樣子,夏碎只是笑了笑沒有多說什麼,詢問對方最新一期的醫學期刊放在哪邊之後就不打擾褚冥漾了。
  
  褚冥漾看著夏碎悠閒的坐上單人沙發翻閱期刊,低下頭替那些舊期刊編碼然後輸入電腦裡建檔方便搜尋和整理,過了一陣子之後,夏碎溫潤的嗓音在他面前響起:「褚,我先走了,辛苦你了。」
  
  「不會啦。」褚冥漾抬頭望著帶著淺淡笑意的夏碎,不好意思的說道,其實做的也不是什麼了不起的事,被夏碎這麼一說他覺得有點窘迫。
  
  望著對方離去的背影,他突然想到今天是星期三,這學期的星期三下午冰炎都沒課,都會來圖書館看書自習,但是今天對方卻沒有來圖書館,褚冥漾總覺得怪怪的。
  
  褚冥漾乾笑了幾聲之後,喃喃自語著:「只不過是一天沒出現嘛哈哈……」
  
  褚冥漾苦著臉繼續工作,剛剛分心的時候手指又被期刊雜誌的邊緣割傷,但是他今天忘記帶透氣膠帶了,只能忍著疼痛小心的不讓滲出來的血漬沾到書頁上,他真的倒楣的要命,連邊緣已經有些鈍化的紙都可以劃傷他的手,雖然有一半是因為他在胡思亂想害的。
  
  啊、血滴到雜誌上了啊啊啊────
  
  褚冥漾有點慌張的把血漬抹去,留下一片模糊的痕跡,他無言了一下,嘆口氣用力把痕跡抹開抹淡,此時不曉得什麼時候蹦出來的同期工讀生拍了下他的肩膀,害他嚇了一跳不小心又被期刊割了一道口子。
  
  「你幹麻?」那工讀生奇怪的看他一眼,指了指樓下說道:「你學長找你。」
  
  褚冥漾用力捏按著傷口,疑惑的看了下對方,不知道為什麼冰炎不直接進來找他,平常有事冰炎都會進來圖書館找他,今天怎麼突然不進來了?
  
  「我幫你,你趕快去找你學長,他看起來好像要發飆了。」工讀生接過標籤,動作俐落迅速的貼標籤刷條碼建檔。
  
  「啊,謝謝。」
  
  「不會不會,你快去,我很怕他等一下殺上來。」對方揮揮手,眼睛盯著螢幕說道。
  
  「學長?」褚冥漾趕緊下樓,疑惑的看著站在陰影裡的冰炎。
  
  「你又怎麼了?」冰炎挑眉看著對方緊捏著指尖不放。
  
  「割到,沒帶膠帶來貼只好先這樣止血。」褚冥漾哈哈笑了兩聲,冰炎輕嗤了一聲,將手上的紙袋交給褚冥漾。
  
  「這什麼?」褚冥漾聞到一股香香甜甜的氣味,好奇的看了一下,是一盒手工餅乾,沒想到對方會去買這樣的東西送自己,褚冥漾愣了一下。
  
  「All pass餅乾,要在期末考前全吃完,要不然這學期就不會all pass了。」冰炎淡淡的說。
  
  比起冰炎送自己餅乾,褚冥漾更驚訝的是對方居然相信那種東西,明明看起來就是一臉我什麼都不信我什麼都不在意的冰塊臉,竟然會做這種事!
  
  「阿利學長請的。」冰炎睨了褚冥漾一眼,輕哼了聲,一臉與我無關的樣子,有點不耐煩的說道:「等一下教授臨時加課,我明天再來拿預約的書。」揮了下手,轉身就走,讓褚冥漾很傻眼。
  
  明天也可以拿給他啊,何必特地拿過來?褚冥漾愣愣望著冰炎離去的背影,回過神後,拎著紙袋回到圖書館,將餅乾暫時放在外面的置物櫃,嘴角緩緩揚起,不知道為什麼,心情突然變得很不錯。
  
  
  
  
  TBC
  
  
  * * *
  
  
  感謝鍵閱。
  接下來應該都不會再更新了吧!
  好意外喔,今天還有網路欸!還以為今天網路會被切掉說XD
  害我跟別人該了很久!(一想到要被斷網就很絕望OTL|||)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布丁控 的頭像
布丁控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