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褚!」冰炎甩開握住槍尖不放的傢伙,臉頰濺上大片紫紅。
  「嗚————嗚!!!」猛然拔尖的悶喊讓冰炎感到不妙,逼退周圍的人,回頭一看卻發現褚冥漾被拗斷了一隻手,那些人還在向他完好的四肢施力。
  「靠、褚!!!」四周的人撲向冰炎,讓他分不開身。
  被劇烈疼痛弄得力氣盡失、神智不清的褚冥漾半睜著眼看向暗沉的天空,他能聽見冰炎的叫喚,但是他沒力氣反抗,剛剛被折斷右手的崩潰疼痛喚起他在夢中經歷的那種恐懼。
  「用鮮血鋪墊酒果、用肉塊支起酒桶、用脂肪替酒桶保溫、用骨頭削成的杯大口飲酒。」混沌的腦海出現怪聲、像歌謠,褚冥漾隱隱知道自己再這樣下去真的就要被抓去釀掉了。
  ——像在夢裡一樣。
  酒香越來越濃厚,並伴隨著鐵鏽般的腥氣。
  「啪擦、喀啦喀」又一聲,左小腿也被折斷,恍惚間疼痛再度淹沒全身,蓋過他的理智,腦袋一片空白,只能聽著那奇怪的歌謠、看著那些殘忍的畫面一遍一遍沖過腦海。
  「褚!」冰炎見褚冥漾已經毫無動靜,被折斷的右手和左腿湧出鮮血,對著失神的人大喊:「你有力量有能力,你怎麼想?」
  混沌中,冰炎的話語鑽進來。
  ……想?
  怎麼想?很想、很想……想……一切都消失掉。
  不管是疼痛、血腥、罪惡、痛苦、和、這些、該死的、傢伙……別再、別……
  「啪撒、喀擦」左大腿也被狠狠折斷。
  痛——褚冥漾再次感受到尖銳的疼痛,痛的他全身無力、思緒徹底中斷。
  「褚!!!!!!!!」冰炎大聲叫喚,看見褚冥漾身邊聚集起的微弱銀光瞬間消散,四周的人影更加騷動的壓上來,隔絕了他的視線。
  見到光芒碎散,那群似人非人的生物高亢的唱了起來:「用鮮血鋪墊酒果、用肉塊支起酒桶、用脂肪替酒桶保溫、用骨頭削成的杯大口飲酒。」
  「啪擦、喀啦喀啦擦啦擦啦」這次左手骨頭很乾脆的碎掉了。
  褚冥漾已經接收不到任何訊息了,不管是詭異歌謠還是冰炎的聲音,就連疼痛也越來越麻木,滿心只想就這樣昏迷或者死去,只要不要再忍受這種折磨就好,只要……
  突然,有什麼從耳邊滑過,很癢,像是有人在耳邊細語,可是他卻什麼都聽不見,那感覺在他麻木的感知中不斷放大,讓他不自覺的去追尋,渙散的意識開始凝聚,奇怪的是他感覺不到疼痛,而且精神還無比集中。
  難道是迴光返照?
  腦中胡思亂想的同時也不停去追尋著那聲音,直到他確實聽到一個冷冷的聲音落在耳邊。
  ——這是,以言靈為基礎的名字,你怎麼說。
  褚冥漾彷彿受到誘導般,心裡覺得很恐怖好像被什麼控制一樣但是卻忍不住開口:
  「通通消失。」
  ——每呼換一次,就像詛咒了他們一次。
  「本就不應該存在的人、苟延殘喘苟且偷生,以言為立以靈而生,在時間終止之時就已死去都將通通清除。」
  ——所以,聽從我的話,我呼喚你,而你回應。
  「世界之最、沉痾之罪,受我之言以我之力,不復存在。」
  從前留下的力量跟他的言靈交纏在一起,冰炎給他的那塊水晶也在此時發出耀眼的光芒包覆住他,將從前留下的力量隔絕,但有些細微的部分還是流進了褚冥漾體內、淌過他耳邊、鑽進了心裡。
  遠處的小鎮爆發出異常燦爛的白色光芒,將眼前的黑影全部貫穿,看著他們扭曲哀嚎著消失,褚冥漾腦海中只剩下兩個想法:
  ……但是我的手和腳還是痛的要命啊……又要……進醫療班了……
  最後,褚冥漾模糊中只看見了大量的白色光球從四面八方輕輕飄起,一道又一道的細碎的聲音不斷說的「謝謝」、「終於可以離開了」、「謝謝你,妖師大人」。
  還有那道冷冷的、讓他有種熟悉感的聲音說著:
  ——做得很好。
  
   *
  
  等到他再度睜開眼睛,他發現以前是一片澄澈的藍天,而且底下的床有點硬、有點刺,跟他有幸躺過的醫療班高級席○思病床不太一樣,然後醫療班什麼時候有藍色的天花板了?哇上面的雲還會動!
  「醒來就快起來,你以為地上很好躺嗎?」
  眼睛一轉,看見一旁隨興坐著的冰炎不屑的睨著他。
  學長……你已經連順手把我傳到醫療班都懶得傳了嗎?
  「你要是想進醫療班,我現在就可以幫你。」冰炎露出燦爛的笑,並且拗了拗拳頭,非常樂意完成褚冥漾的想望。
  「……我沒事?」聲音非常沙啞乾澀。
  「在過往時間造成的傷害不會存在於現實,除非你死了。」
  「……蛤?」什麼?完全聽不懂。
  褚冥漾撐著有點軟的身體坐起來,發現身上沾滿了枯葉和沙土,有點像是剛從哪個土坑被人刨出來一樣。
  「呵。」冰炎冷笑一聲。
  褚冥漾完全不想知道對方在笑什麼,默默把身上的沙土拍掉,把整件任務回想一遍,他總覺得有哪裡怪怪的。
  「你一輩子都不會懂,別浪費時間。」冰炎拋出傳送陣,看著褚冥漾一瘸一拐的小跑過來,白光亮起的瞬間,遠處破敗了千百年的酒鎮終於崩塌、灰飛煙滅。
  只剩鎮前的大石碑還立著,上頭的字跡已然模糊不可辨認,只能隱約看見幾句話:
  
  百花常開百果熟,熟果釀酒百里香,香使醺醉切莫沉,沉醉芬芳當——
  
  
  END
  
   *
  
  生當無憾亦無悔,死當嗔笑當長歌。
  莫嘆生如夏花短,莫念死如寂冬長。
  
  七大任務裡的第一個任務,總之這是個出任務系列,我偶爾也會不想談戀愛想出任務啊!(?
  世界之最(醉,罪)=酒狂釀酒鄉,陳罪(沉醉)不醒,這樣XD
  如果內容牽扯到談戀愛,那應該就是順便的而已(乾
  CP默認是冰漾←
  
  感謝鍵閱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布丁控 的頭像
布丁控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