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大年正初一,為期整整四十八小時的無輪休高強度加班,這是褚冥漾第一次獨立作業,上一次還有學長跟千冬歲幫忙,這次他只能膽戰心驚的靠自己。
  
  他換上了上頭分發下的新福衣、整好福帽冠帶,金雞未啼就坐在位置上,於是剛起床還雞眼迷濛的座下司晨看見自家上司表情緊張但精神抖擻的樣子,直接脖子一歪又睡過去。
  
  褚冥漾攏攏袖子又揮揮手杖,攤開冊子對著今年該來點燈的名字和人數,緊張的在廟堂到處飄來晃去,時不時瞄向時鐘,發現都要過五點了,陽光透進廟口照著飄揚的煙霧。
  
  依然,一個人,都沒有。
  
  撓撓頭,按道理來說,四點左右就開始有人會進廟參拜點燈了,怎麼會一個人都沒有?
  
  褚冥漾雖然疑惑,但還是戰戰兢兢的坐在位置上等著參拜民眾,只是從五點等到天色大亮還是沒人來,連那個每天都會來廟裡供奉鮮花的阿婆都沒來。
  
  「咦……人勒?」
  
  「不用等了。」
  
  「啊?學長?」褚冥漾抬頭就看見冰炎漫不經心的踏著煙霧而來,同樣穿著新福衣,且還戴上了很少會戴的福帽,垂墜的紅色琉璃鏈和冠帶跟著他的腳步一晃一甩。
  
  「今天初一,大廟參拜,求緣求福求財運,參文參武參禪機。」撩起衣襬,往煙霧上一坐,冰炎側拄著頭看著一臉不懂的褚冥漾,道:「總之下午晚上才會有人來。」
  
  那現在要幹嘛?
  
  「招待我。」
  
  ……還真好意思啊。
  
  褚冥漾滿臉黑線,但還是乖乖的在冰炎的瞪視下拿起茶具泡茶,平常喝御O園、查X王喝習慣了,突然要自己泡茶真是彆扭至極,不過動作雖生疏但至少泡出來的茶還可以。
  
  冰炎看著褚冥漾用熱水溫壺溫杯,隨手一招取來幾顆蘋果,手一晃果皮就自動剝離,再一彈就自動切好片,連籽都去好了,揮著手將蘋果片堆成元寶的樣子,那邊褚冥漾才剛完成第一泡。
  
  好不容易泡好了茶,今年的冬茶很好,第一杯自然是奉給了偉大的學長,期求換取未來一年冰炎福德大人的出手相助。
  
  冰炎撩起袖子端過茶杯,緩緩啜了一口,微微瞇起眼,很滿意的樣子。
  
  見狀,褚冥漾才緩緩呼出憋在胸口的氣,跟著嚐了一口,伸手取了塊蘋果遞向對方,冰炎直接一口咬下,動作自然的讓褚冥漾愣了好一會兒才回神。
  
  悠閒的喝著茶,沒特意聊天,沖水泡茶吃水果,在茶香氤氳中渡過了一個和諧美好的早上。
  
  到了下午一兩點,開始有人帶著水果進廟來參拜點燈,冰炎看了底下一眼,整整福衣準備回廟裡,稍稍回頭看了褚冥漾一眼,那認真傾聽每個祈願的表情,一一許之、諾之、應驗之。
  
  冰炎勾起嘴角回到自己轄區,看見自己廟裡廟祝苦惱的看著怎麼點都不亮的光明燈,手一揮,所有的燈瞬間亮起,瞇眼看過一個一個並排的小窗格上寫著的名字,心情莫名很好。
  
  大年正初一,台中被票選為最肅殺的土地公廟的信眾傳言說今天的土地公塑像看起來似乎柔和許多。
  
  目送冰炎離開的褚冥漾轉個身就投入了無止無盡的祈願中,一盞一盞亮起的光明燈隨著燭火燃燒,火光勾勒出那個人的名字和模糊的年運,線香煙霧繚繞在廟宇中,求年運求好運求平安的願望鑽進他耳中。
  
  手忙腳亂的攤開冊子對著犯太歲的人名,點了幾個名字起來收進冊子裡送到太歲星君那邊,過不久,太歲星君回應了他:「林涼不可。」
  
  褚冥漾抓頭,對著冊子看了好幾次,確定對方肖豬今年沖太歲,所以點光明燈是沒錯的啊,就在他百思不解的時候,太歲星君慢悠悠的又給了一句回復:「他長相太醜犯到我,不爽解他厄。PS:小癸巳蛇也討厭他。」
  
  無力的捧著冊子,褚冥漾轉過頭看著底下長得一臉猥瑣小人樣子的青年,投以歉意的目光。
  
  果然還是因為被孤鸞星君甩了第一千零六次所以不高興牽怒吧。
  
  一整個下午,褚冥漾站在光明燈櫃前,喃喃念著祈禱祝咒,再用手杖一個一個點亮名字,名字閃著金光又飄到主人頭上,接下來只要注意不要讓光芒受到侵蝕或覆滅就好。
  
  揮手杖揮到手抽筋,念咒念到差點念成大悲咒,好不容易把名冊上所有名字都對完,也跟太歲星君核完所有人的年運,褚冥漾看著廟祝一邊哼著新春霹靂舞曲一邊掃著地,癱坐在椅子上。
  
  「叩叩。」廟門被敲響,抬眼一看,是笑瞇瞇的白陵文昌跟瀏海過眼的史凱爾城隍。
  
  褚冥漾啊了一聲,差點忘記,要重新交換信物,趕緊抽起司晨屁股下的椅墊,掏出象徵來年好運的金蛋趕往廟門口。
  
  「慢點,還沒過時辰呢。」
  
  白陵然有些無奈的笑著,摘下掛在腰帶上的文昌筆在金蛋上畫了條蛇,萊恩抽出腰間的雙生武器往金蛋上一劈,蛋殼劈啪裂開,一隻身上帶著墨紋的小金蛇睡眼惺忪的鑽出來。
  
  「又……輪我……了嘶?」
  
  小金蛇扭著扭著扭出蛋殼,晃晃蛇尾游晃到殼外,褚冥漾和白陵然先在他身上掛了一把小手杖一個小福帽和一隻小毛筆之後,迅速退開,萊恩對著小蛇擺出擊殺的姿勢。
  
  「奔騰之火,予你殺惡之力,止惡治惡。」手一揮火焰直接燎到小金蛇身上,瞬間小指大小的小蛇的身型暴漲了幾百倍,帶著騰騰烈火飛升到空中先在廟宇上游了一圈。
  
  「癸巳BOSS說要弄一下林涼嘶嘶,你們不要管嘶。」
  
  白陵然微笑應好,萊恩默默掏出飯糰,也沒有要阻止的意思,褚冥漾滿臉黑線,真不懂癸巳的怨念是哪來的,真是隻報復心重的蛇!
  
  看著金蛇騰火而去,白陵然笑著拍了拍手說:「今晚零四轄區邀請我們過去作客喔。」
  
  聽到這個消息,褚冥漾有種驚悚感,是那個零四轄區的聯合邀請嗎?「那三位」什麼時候感情這麼好?
  
  「……有飯糰嗎?」
  
  「放心吧,辛德森城隍也會去的。」
  
  白陵然笑咪咪的對著一臉驚恐的褚冥漾解釋:「今年是本命年肖蛇,小亭邀請大家一起過去作客喔。」
  
  什麼?那隻除了吃還是吃跟吃的貪食蛇邀請的?這不可思議的世界還真的是什麼事都會發生喔!
  
  結果晚上褚冥漾見到本命年威力大開導致竄成少女模樣的小亭時差點沒嚇到神魂具滅,他只想直接逃回廟裡去。
  
  畢竟一個漂亮美麗的蛇少女的櫻紅小嘴瞬間咧成蛇嘴的驚悚感不是一個小小福德正神都能夠承受的。
  
  千冬歲福德和喵喵福德笑著端起杯子向他敬茶,所有齊聚在這裡的神在難得的空閒中笑著聊起以後的運勢走向,被打壓幾十年的班導跟歐蘿妲福德賭太歲星君第一千零七次的求婚會用什麼方式--畢竟成不成功已經不是重點了。
  
  處在這歡愉的氣氛中,工作了大半下午的褚冥漾仰望著星光燦爛的夜空,天邊劃過一道蛇擺尾的金痕象徵著一年好春。
  
  
  
  
  END
  
  
  * * *
  
  
  祝大家新年快樂喔XD
  
  總之這是開春賀文,不管了,先交代一下後事吧(乾
  首先,在此之後就不會再更新了,有事閉關退隱山林打熊沖瀑布去。
  九漾七原罪之傲慢檔案損壞救不回來所以也不會再更新,舊文也全部撤下,至少今年都不會有慾望想再重寫它(痛扣
  
  最後感謝鍵閱~盼有生之年能再~相~見~~~(幹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布丁控 的頭像
布丁控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