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萊是萊斯利亞的萊。
  
  
  
  
  * * *
  
  
  褚冥漾知道那雙燦金色的淡漠雙眸裡有他的倒影,褚冥漾知道那束豔紅色像是那絕冷金眸般的玫瑰隱晦藏著某種心思,褚冥漾知道他不問為什麼是因為即使問了也沒有人可以回答。
  
  褚冥漾也知道自己懷抱著某種心思,或許不到不容於世的地步,但是也見不得光,在相會之後、結束之前,繼續捧著那份心思膽顫心驚地前進。
  
  
  * * *
  
  
  接到來自姊姊「殷切」問候的電話,所以褚冥漾只能尷尬笑著推掉了喵喵的邀約,一邊收著行李一邊想著回家之後要怎麼跟媽媽交代最近的生活。
  
  回家也不是不好,偶爾能回到地球表面過一下正常人類的生活可以說是褚冥漾僅存的唯一樂趣了,但是每次回家母親的問候讓他忍不住捏一把冷汗心臟亂跳呼吸全亂,他總不能說他每天都在想辦法封鎖浴室人偶的詭異叫聲並且揣著一條小命追逐快樂奔跑在殺人水上的教室之類的,老媽大概直接把他送進精神科了吧?
  
  仔細回想著最近的生活重點,除了被教室追(然後反過來去追教室)、天文課被星星追、在餐廳裡被雕像追……說來說去就是脫不了被追來追去的命運,比起以前在台中被貓追被狗追被鳥追被球追……嗯,他覺得腳力和爆發力也變更好了。
  
  或許在某方面這很值得欣慰吧。
  
  褚冥漾站在黑館外,看著暖暖的陽光,拋下那張輕薄短小好用便利傳送陣符紙,只是一眨眼時間就到了他久違的家,可以暫時拋掉那些超越他這小小地球人所能理解範圍的東西。
  
  「……冷死了!」褚冥漾狠狠地打了好幾個噴嚏,再度體會到學院恆溫系統的偉大。
  
  從包包裡掏出一件羽絨外套穿上,褚冥漾縮著脖子逆著風走回去,兩條腿冷到抖個不停,完全沒辦法好好走路,風灌進他的衣服裡讓他冷到心都寒了、胃也抽成一團。
  
  冷的讓他骨頭都要結冰的寒風中,褚冥漾感覺到某種突兀的氣息,讓他瞬間雞皮疙瘩得厲害,正當他要尋找出源頭時,迎面一陣冷風狠狠颳過他的臉,讓他錯失了機會。
  
  那股些微異樣的氣息消失在風中。
  
  「唔啊。」褚冥漾捏緊了手中的保命大豆,加快腳步回到家,至少家裡有保護結界那什麼鬼東西要闖進來也要有點本事。
  
  「知道回來了啊。」褚冥玥穿著保暖的乳白色高領毛衣,黑色眼睛睇著門外縮成一團還微微顫抖的弟弟,在對方經過面前時帶起一股濃郁的玫瑰氣息,像是在威嚇般的豔麗和阻撓別人接近的尖銳感受,讓褚冥玥一瞬間覺得非常不痛快。
  
  「哼。」褚冥玥冷冷地哼了一聲,瞇眼看著隱匿在黑色髮梢間的銀色耳環,覺得那流金般色澤真是豔麗得可恨,看著褚冥漾伸手略過耳後若有似無地碰了一下耳環,那奔騰的火紅瞬間纏繞上褚冥漾的指尖和半邊脖子,然後迅速消失。
  
  「漾漾回來了?」白鈴慈從樓上走下來,看著許久不見的兒子,氣息和給人的感覺似乎有哪裡改變了一些,霎那居然覺得自己的兒子帶了點豔情的感覺。
  
  「你這小子在學校都在做些什麼?」白鈴慈瞇著漂亮的黑眸問道,最好別搞些不三不四的!
  
  「沒、沒有啊?」褚冥漾心裡一跳,視線微微飄開,腦子裡想的是他們的教室歡樂輾斃別人的樣子還有保健室外早該被馬賽克自主規範的那堆東西。
  
  「媽,濃湯要焦了。」褚冥玥突然出聲說道,正好擋掉了白鈴慈要問褚冥漾到底在學校學了些什麼的問題,讓褚冥漾鬆了一口氣。
  
  「白痴。」給了弟弟一記白眼,褚冥玥走向客廳不理會呆站在走道的褚冥漾。
  
  「欸……」褚冥漾被罵得無辜,撓撓臉走上樓放行李,看見床上放了一床厚棉被,帶有一點樟腦和除臭劑的味道,枕頭套也換新,地板也是剛擦過的樣子,褚冥漾微微笑了。
  
  把衣服擺進衣櫃裡,褚冥漾瞄到窗外好像閃過一個影子,轉頭一看什麼也沒看見,過了一會兒幾隻野鴿「啪啦啪啦」的揮動翅膀飛過他窗前。
  
  褚冥漾收回視線,吐了口氣,全身緩緩放鬆,不知道自己在緊張什麼。
  
  「漾漾──老媽說幫她買東西──」褚冥玥挑眉看著房間裡似乎是被嚇得狠狠撞上衣櫃門的弟弟,嗤笑了一聲:「你幹麻?」
  
  褚冥漾是真的被嚇到了,乾笑著看著姊姊,領著媽媽開出來的清單就出門,沒注意到身後目送他的褚冥玥意味深沉的眼神和唇邊若有似無的冷淡笑意。
  
  她不是沒注意到,剛剛弟弟經過那瞬間,從耳環震盪出的那抹幽紅,緊緊攫著褚冥漾的身影。
  
  褚冥玥看著那冷冽的鮮紅色澤隨著褚冥漾的遠去逐漸拉得悠長,淡淡地抿住唇,什麼都沒表示,手一捏將剛剛要拋出的符紙掐住,無聲的吐息在冷空氣中化成白煙飄向天空、被風吹散。
  
  
  * * *
  
  
  踏出暖暖的超市,褚冥漾縮著脖子迎向冷風,才剛暖起來的手指馬上又冷的不得了,僵硬地差點勾不住袋子。
  
  繞過轉角的瞬間,褚冥漾看見一抹紅色殘留在眼角,用力地轉過頭,對上一雙燦金色的眼睛,本來寂靜的空間突然被一股濃重的緊窒感覆蓋。
  
  褚冥漾不自覺的屏著呼吸愣愣看著萊斯利亞,那顯眼的火紅色長髮、閃著妖豔的光芒,俊秀的臉帶著冷漠氣息,不同於冰炎的冷漠,那是一種冷淡無情。
  
  那一身不容忽視的黑色壓迫感和濃厚鬼族氣息,光是待在這傢伙身邊就有一種非常難受的感覺,像是被狠狠掐住脖子一樣地令人窒息。
  
  但是他卻不斷不斷地跟這一個邪火貴族產生交集,尤其是他左耳上那彷彿要燒起來的銀色耳環,褚冥漾不禁伸手摸上,指尖傳來的溫度是冷的、冰的,但是他的心口卻有一種鼓譟般的沸騰感。
  
  「萊──」
  
  「漾漾!我們來找你玩囉!」喵喵的聲音突兀地打破了身邊沉重的氣氛。
  
  褚冥漾瞪大眼睛看著萊斯利亞冷靜沉默的臉孔,那白皙的手平舉一揮,指尖劃破了空間,黑色的氣息從裂縫裡溢散。
  
  褚冥漾愣愣地看著空間迅速的閉合,那紅色髮絲晃過眼前留下的殘像深深映在眼底,冷豔的香氣若有似無地在鼻尖飄蕩。
  
  「漾漾!喵喵和千冬歲來找你一起看電影逛街喔!」聽見叫聲的褚冥漾緩緩轉過頭,還沉浸在剛剛的情緒裡,有一瞬間心臟的跳動是非常快速的,而後慢慢轉成一種遲緩的鈍麻感。
  
  「漾漾怎麼了嗎?」千冬歲推了下眼鏡,注意到友人臉上帶著一股微妙的情緒。
  
  「沒事。」褚冥漾回過神掛著有點傻氣的笑容說道,但是眼底卻晃過一抹低落和困惑的情緒,那些情緒捲起一些深沉的想法,但只停留了一會兒就很快褪去。
  
  「那你們要來我家玩嗎?我老媽今天要煮火鍋。」提起手上裝滿生鮮食材和醬料的袋子,褚冥漾帶著不好意思的笑邀請道。
  
  
  
  
  END
  
  
  * * *
  
  
  感謝鍵閱XD
  《專屬特別》依然預購中唷www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布丁控 的頭像
布丁控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