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萊」是指萊斯利亞!
  
  
  
  
  * * *
  
  
  「來……又來了……」細細碎碎的講話聲音,聽的很不真切,像是風吹過樹梢的喃語,又像是樹葉摩擦的聲響一樣的細碎聲響。
  
  「來……來了……」似乎是有人不斷在遠處低低的交談,傳到耳裡變成細細的、模糊破碎的低語聲,細小的聲音進入到深沉的意識海裡變成了模糊的細語,輕輕晃動了深沉的意識海,晃起小小的、清淺的漣漪,在還沒激起更大的漣漪前就消失了。
  
  「來……來了……近了……近了……很靠近了……」
  
  褚冥漾昏昏沉沉的聽著那細碎的聲音,以為是自己在作夢,翻了個身,不理會那像是枝葉摩擦般的細碎話語。
  
  「靠近了……靠近了……來了!」聲音像是被人抹掉一樣,原本模糊的聲響在逐漸轉為清晰之後突然沒了,四周安靜無聲,讓褚冥漾逐漸被撩起的意識又緩緩的沉浸了睡眠裡。
  
  一條深色人影極為突兀的出現在褚冥漾床邊,沒有一點腳步聲,沒有一點聲響。
  
  銀白月光打亮那頭焰紅色的長髮,一身漆黑的衣飾融進四周的闃暗裡,再也沒有人比他更適合這片黑了,像是空氣般存在於這片寂靜裡,行走間沒有一點聲響或是碰撞。
  
  那雙冷淡的金色眼眸冷冷的瞥了眼陽台,尖銳的視線逼退了藏身在陽台的精靈們,而後垂眸看著那睡的不是很沉穩的人,靜靜的靠向對方耳邊,無聲的啟唇:「我來了。」
  
  寂靜的站在床邊好一會兒,萊斯利亞看著床上的褚冥漾蹭了一下被子後,慢慢的睜開朦朧的黑眸,視線緩緩的在房間內游移,他被那聲音從深沉的意識裡拉上來,好像有人在他耳邊講話,不過腦袋還不是很清醒,在這意識不明的時候,一時間竟看不清房間裡多了不該存在的傢伙。
  
  萊斯利亞靜靜的看著褚冥漾移動視線,然後聚焦在他身上,大概是因為意識還處在渾沌狀態,看見萊斯利亞後,也只是呆呆的看著對方,表情平板呆滯,眼神沉靜無波,沒有驚訝也沒有什麼太大的反應。
  
  過了一陣子之後,褚冥漾緩緩的蠕動唇瓣:「萊斯利亞……」腦子還沒熱機完畢,意識還未真正清醒,只是下意識的叫出腦海裡浮現的那四個字。
  
  那雙豔麗的金眸裡沒有一絲波動,依然冷冷淡淡的望著那張呆愣的臉,與對方四目相接一點都沒有要轉開的意思,那黑色的眼睛裡倒映著他紅色的長髮和黑色的身影還有銀色的月光。
  
  「萊斯利亞……」褚冥漾呆呆的又叫了一聲,只是因為腦海裡不斷浮現這四個字,所以才開口叫喚而已,黑色的瞳膜上倒映著燦紅和濃黑纏繞成的身影,深深的印著。
  
  萊斯利亞淡漠的視線投注在他身上,沒有說話,就只是靜靜的看著那雙迷濛不清的黑色眼睛,看著那眼睛裡的倒影。
  
  褚冥漾腦袋裡一片空白,耳朵並沒有接收到任何訊息,呆呆的望著對方那雙淡然的金色眼眸,拋卻了清醒時的慌亂和緊張,直勾勾的注視著那在月光照耀下圈上一層淡淡銀光的金眸。
  
  垂眸看著那直勾勾望著自己的人,萊斯利亞簡短的說道:「閉上眼睛。」
  
  褚冥漾又看了好一會兒,才緩緩的閉上眼睛,悠長的吐了一口氣,進入那片沉靜的睡眠裡。
  
  今晚的會面對於隔天早上起床的褚冥漾而言,只會像是夢一樣不真實。
  
  在某些夜晚,萊斯利亞會無聲的站在床邊呼喚他,看著對方朦朧的睜開眼睛,無意識的叫喚著他的名字,然後互看了一段時間之後順從他的話語又進入了眠的世界,而後緩緩踏入那比夜晚還要黑的淪喪世界。
  
  想要看一看而已,想要聽一聽那聲音呼喚自己而已,只不過是這樣而已,但是明明是如此想要佔有對方的深濃慾望,卻只能在那沙啞低微的呼喚中得到些微滿足,那冷冷的金色眸底掀起一圈又一圈的漣漪,狂暴的擺盪不定,但是最終還是緩緩平靜下來,比什麼都冷寂。
  
  眼前這人幾乎不在清醒時呼喚自己的名字,所以才會在夜色掩蓋下來臨,傾聽從對方口中滑出的那四個字,聽著對方毫不掩飾的低聲呢喃著。
  
  萊斯利亞無聲無息的撕裂空間的縫隙,冷漠的身影踏進那髒污的扭曲異界,紅色的長髮劃出一個小小的弧度,在月光下閃爍著銀色和金色的流光,冷情又豔麗。
  
  沉靜的夜晚,風精靈感覺到那扭曲的髒離開了,探頭在樹枝間盤旋繚繞不去,輕輕的、低低的告訴床上睡的深沉的年輕孩子:「走了……走了……他走了……」
  
  低低的喃語像是葉子互相摩擦的聲響般細小瑣碎,甚至沒辦法在褚冥漾的意識海裡撩起一點波紋。
  
  「走了……走了……冷火走了……冷冷的火走了……」風精靈坐在樹梢,看著房間裡一片好眠的褚冥漾,輕輕靈靈的聲音盪在枝葉間,混在微風裡,淺淺淡淡,聽不真切。
  
  夜晚再度沉靜,直到日光照射在褚冥漾臉上,他緩緩睜開雙眼。
  
  印象中,昨天晚上似乎有聲音把他吵醒,但是他卻一點記憶都沒有,雖然感覺上似乎很真實,但是他從來不記得是什麼吵醒他,大概只是做夢。
  
  管他做什麼夢!至少不是夢到學長被安地爾做靈魂分離手術之後回來找他們打架!
  
  褚冥漾打了個哈欠,翻身下床,習慣性的摸著溫熱的耳環,伸手撥了一下床頭的玫瑰花束,瞬間,一股冷冽艷情的香氣晃蕩出來,手上身上全沾滿了玫瑰的香味,而本人依然不自覺。
  
  
  
  
  END
  
  
  * * *
  
  
  嗨、好久不見,萊斯利亞。
  
  相信我,萊斯利亞這個人給我的感覺是清冷高傲而且不言情的。
  但是他也不是悲劇的角色喔ODO
  對他的感覺很難表達欸,比冰炎還難(欸)
  
  感謝鍵閱囉X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布丁控 的頭像
布丁控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