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也不怎樣,就是這樣啊。」很直覺的回了一句,看見褚冥玥的表情浮起了一絲殺氣,褚冥漾馬上又說道:「還不錯。」
  
  「是嗎?」褚冥玥伸手把六角造型的杯子轉正,看著裡面的小氣泡從杯底浮升到水面,輕輕的晃了晃杯子,氣泡依然固執的附著在杯壁,沒有破裂。
  
  氣氛很靜,只有周遭混著輕音樂的說話聲,還有餐具碰撞到瓷器的聲響。
  
  「那你過的怎麼樣?」褚冥漾恍神時褚冥玥又丟了問題過去,語氣有一點漫不經心,少了身為姊姊的氣勢,感覺起來就像是同儕之間普通的問候而已。
  
  「也說不上怎樣吧。」褚冥漾撓撓臉,回想過去幾個禮拜的生活,他只是覺得還有點困惑而已,對於冰炎的改變和……據說是追求的種種行動,他就這樣當真了會不會以後出了什麼差錯之類的?
  
  褚冥玥細細的審視著褚冥漾的表情,她的弟弟是那種說出一句話心裡卻藏著九句話的人,與其等他開口不如先觀察他的行為,看見他流露出一點點的迷惘和困惑,褚冥玥睨向一旁的冰炎,發現對方露出一種近似無奈但又認命的表情。
  
  這可有趣,現在是倒著追的意思?
  
  「那你學長還好吧?」再度拋出問題,褚冥玥很好心情的問道。
  
  「嗄?學長……?」褚冥漾突然愣住了,沒辦法理解,搞不懂自家姊姊問學長是什麼意思,人不就在他旁邊好不好什麼的不是用看的就知道?
  
  「我是問你大四,阿斯利安。」褚冥玥毫不掩飾的勾起一抹笑,笑的褚冥漾尷尬到臉都紅起來,乾笑了下。
  
  「阿利學長他很不錯啊,還是會到處出隊,不過不上山了只在平地或社團帶活動而已。」褚冥漾不自覺的笑了起來,揚著嘴角說道:「阿利學長還說等戴洛先生和摔倒、啊那個……那個、休、休狄王子不注意的時候他要跟團去歐洲玩,問我有沒有興趣一起去。」
  
  「他還真敢。」褚冥玥挑起唇角,意味不明的說著,而後若無其事的問:「那你考慮的怎樣?要不要去歐洲?」
  
  「怎麼可能!」褚冥漾馬上回了一句,笑的眼睛都彎起來,說道:「阿利學長他真的很好,每天都很有閒情逸致在校園裡晃來晃去,明年就要畢業了,我還在想畢業禮物要送什麼比較好。」
  
  旁邊的冰炎靜靜的聽著褚冥漾說話,聽到有趣的地方,嘴角也會輕輕的彎起來。
  
  褚冥玥不動聲色的觀察著冰炎,對方靜靜的側臉看著自家笑的很歡樂的弟弟,唇邊抿著一抹若有似無的淺笑,看起來挺賞心悅目的。
  
  她一直在想,這輩子到底會不會有個人因為喜歡她的弟弟而陪伴在他身邊?會出現那麼一個人或一群人,或許不用那麼全心全意,但是會陪伴著他。
  
  或許是很要好的朋友,再更幸運一點,或許是可以共組家庭或是共度一生的人。
  
  有一件事她從來沒跟任何人說過──
  
  如果真的有個人喜歡她的弟弟,喜歡她這普普通通不可愛又不惹人憐要什麼沒什麼要倒楣有一堆的弟弟褚冥漾,要是真的有這號人物出現,那她或許會很討厭對方,一股沒有由來的討厭,甚至有種想揍人的衝動。
  
  一直以來都懷著這樣的心情,才會在看到褚冥漾要死不活的傷神煩憂時非常認真的要褚冥漾拋棄掉那個傢伙的,她不管那些是非分明,她只問褚冥漾的感受。
  
  褚冥玥微微低下頭,輕輕淺淺的哼了一聲,發自心裡感到愉悅的。
  
  「姊?」褚冥漾被嚇了一跳,抬頭看著撐著臉不知道在想什麼想到哼笑出聲的褚冥玥,很怕等一下他又要倒大楣或是被抓去摔之類的。
  
  「這個也給你,我吃不下。」褚冥玥揚著不懷好意的笑容,睨向一旁緩慢吃著奶酪布丁的冰炎,她有去查過,所以她知道,其實冰炎非常不喜歡奶油燉飯這一類的東西,鮮奶加熱或加工過後製成的食品也是很不喜歡的。
  
  她當然是故意的,既然甩不掉這個纏人的傢伙,那就開始學著吃點苦頭吧,想要負心的混蛋。
  
  「你們吃吧,我先去結帳。」
  
  褚冥玥勾起小包包就要往櫃檯走去,卻被冰炎叫住:「我想,我自己的部分我自己付就好,不好意思讓妳請客。」
  
  看著冰炎依然沉穩的表情,褚冥玥微微勾起一抹笑,說道:「我是不會跟你客氣的,冰炎小弟。」
  
  從今天到以後都不會。
  
  踏出店門的那瞬間,寒風吹的褚冥漾全身起雞皮疙瘩,他身邊的兩個人完全不為所動,一臉淡定,褚冥漾吸了吸鼻子,從背包裡拉出圍巾圍上。
  
  「那條圍巾還沒壞啊?」褚冥玥挑了挑眉,像是有點訝異的樣子。
  
  「姊,這條圍巾才圍六年哪有這麼容易就壞。」褚冥漾縮著肩膀感受著那柔軟細緻的毛料輕輕刷過臉和脖子,這是他的姊姊在他考上高中的那年送他的,連標籤都還沒剪下來,一條要價近萬的純羊毛織品,他根本抖著手捧著那條金光閃閃的圍巾!
  
  舒適的瞇起眼睛,褚冥漾看著自家姊姊戴上深色的防風眼鏡,說了句下次見就踩個馬靴離開,隨意繞在脖子上的長圍巾隨著步伐迎風擺盪,長長的黑色頭髮被風吹的有點凌亂,看她一路走過去,路人驚艷的目光沒有少過。
  
  褚冥漾看著那帥氣的黑色背影了一陣子才說:「嗯……感覺好像什麼黑道大姐離開的景象……」
  
  「你還要繼續吹風多久?」冰炎一邊戴上黑色手套一邊問,語氣裡大有「你不走我就把你丟這裡」的意思在。
  
  「欸!」褚冥漾一個倉卒轉身,感覺到脖子被人扯住還聽見撕裂聲,陪著他六年的高級圍巾就在他閃神時被路邊突出的鋼筋割壞,褚冥漾眼神近乎死透的看著那道平整的裂口,心痛的瞬間就是這樣吧。
  
  「學、學長……我的圍巾……」褚冥漾淒涼的看著那難看的裂口在冷風中可憐的飄蕩著。
  
  「……拿去補吧。」冰炎第一次說出言不由衷的話。
  
  
  
  
  END
  
  
  * * *
  
  
  姊姊XD
  姊姊是很疼弟弟,我覺得褚冥玥其實對褚冥漾有股溺愛,要讓弟弟成長但是不可以讓他太痛,特別是當他承受兩人份的疼痛的時候(?)
  所以說,「從今天到以後都不會(對冰炎太客氣)」就是指這樣。
  報復嗎?
  我想不算吧XD
  姊姊是很細心而且很固執的,因為她唯一的弟弟,手足之情比什麼都還深啊www
  
  然後《專屬特別》依然預購中w
  
  感謝鍵閱X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布丁控 的頭像
布丁控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