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冰炎脖子上圈著白色的柔軟圍巾,背著側背型書包,慢條斯里的走上了公車,感應了下公車卡之後,挑了個單人座坐下。
  
  公車的路線一成不變,從他上了Atlantis之後一直都是這樣的路線,從國中開始到現在高二了,五年來如一日,永遠都是從黑館站上車,在Atlantis學院前下車。
  
  路上駛過的風景從民宅進入商圈,然後又進入民宅區,路上可以看見穿著許多不同制服的學生結伴走向學校,至少四、五所不同的學校,上至高中下至國小或幼稚園都有。
  
  等紅燈的時候,一輛深藍色的腳踏車從轉彎處拐出來,看起來滿閒適的樣子,只不過,下一秒也不知道那男生怎麼騎的,突然一個緊急煞車就往前摔了出去。
  
  「啊!」冰炎聽到後面的人輕輕的叫了一聲,然後低低的笑了起來,還跟身邊的友人低聲討論著那人的糗狀。
  
  冰炎透過車窗看著那人彎腰捂著小腹好一會兒後才直起身,將書包揹好,動作緩慢的跨上腳踏車,公車剛好往前進,冰炎看不見那傢伙之後怎麼樣了,只聽見後面兩人吱吱喳喳的低聲討論著、低笑著,令他感到厭煩。
  
  「Atlantis學院前、Atlantis學院前。」公車的廣播響起,冰炎緩緩站起身,對司機說了聲謝謝之後就刷卡下車。
  
  走進校門的同時,一個行動有些遲緩的男生牽著腳踏車走了進來,冰炎認出他是剛剛那摔的莫名其妙的男生,紅眼瞄見他胸口的年級線、班級以及姓氏,「褚」,是個少見的姓,人長的不怎麼樣,倒是剛剛那一摔,摔的很慘烈,制服的肘彎處都磨破了,膝蓋上也沾滿了沙子,狼狽不已。
  
  那男孩牽著車緩緩的走向車棚,對著門口邊的警衛點頭微笑道了聲早,感覺上滿有禮貌的,冰炎收回視線往右轉去,走向二年級的專屬大樓。
  
  Atlantis學院很奇妙,一個年級獨立一棟大樓,所有的課程都在同一棟大樓裡完成,每一個年級都有專屬的體育館和圖書館,進去要先刷卡,只讓持有該年級「學年証」的人進入,不同年級間一向不會往來,也不興盛學長姊那套,作風有點張狂。
  
  冰炎進了教室,脫下圍巾,走向自己的座位,對友人道了聲早之後安靜的落座。
  
  一旁的紫髮友人夏碎從書本裡抬頭應了聲早、輕笑了下,低下頭繼續看書,冰炎挑了眉,難得見對方情愉悅的樣子,又看到桌面上放了一只淺紫色瓷碗,裡面裝了一些清水還盛了一朵粉中帶紫的櫻花,冰炎心裡有了底,知道早上發生了什麼事。
  
  「嗤。」淡淡的哼了一聲,冰炎靜靜的翻閱著自己的書,不太想問候友人愉悅的讓人發毛的好心情。
  
  隔天,冰炎依舊頂著冷冰冰的寒風出門,走到黑館站等車,沒多久車就來了,坐上自己習慣的位置,藉著外面的明亮光線翻閱著小說,一陣子之後,抬起頭,看見昨天摔的亂七八糟的男孩從巷口拐了出來,他記得對方姓「褚」。
  
  這次騎的很平穩,臉上還帶著開心的淺笑,冰炎挑了下眉,望著對方的面孔,有點意外那笑臉挺好看的。
  
  公車緩緩的停了下來,那男孩正好停在公車旁邊,轉頭左右張望著,抬眼看了下公車,正好對上冰炎的視線,對方有些愣住了,冰炎淡淡的點頭,跟著低下頭繼續看書,沒有理會他錯愕的表情。
  
  沉重的公車繼續往前駛去,偶爾冰炎會抬起頭看看窗外,有時視線不經意對上時,他淡淡的點頭後就移開視線,並不是那麼在意對方有沒有回應自己,有時會對他點頭,冰炎低下頭想著:『其實一邊騎車一邊點頭看起來很蠢。』
  
  冰炎看著那男孩從公車側邊繞過去,鑽到前頭去,跟著學校交通服務隊的指示牽著腳踏車站在路邊等著公車開走之後,再進校門。
  
  冰炎從車上走下來,瞄了一下排在隊伍裡的人,發現對方一臉疑惑的盯著公車,視線來回掃動了好幾次,似乎在找人,冰炎輕輕的哼了一聲,走進校門往右轉,走向二年級的大樓。
  
  連續好幾天下來,不知道是巧合還是怎樣,兩個人總是會在同一時間相遇,冰炎都看見那男孩從那個巷口拐出來,然後在停紅燈時,那人會轉頭瞄一下公車,若是看見他的話,會點頭當作是打招呼。
  
  兩人之間完全不認識,但是卻又比不認識還要認識了那麼一些。
  
  冰炎低下頭看書,公車上雖然安靜但是還是有一些零碎的講話聲,還有引擎的聲響以及窗戶震動的喀啦喀啦聲,很吵,冰炎有點不耐煩的闔起書,轉頭望向窗外,正好迎上那人的視線,他露出一個有點靦腆的微笑,然後緩下車速,被擋在眾多機車後頭。
  
  冰炎皺了下眉,剛剛那個微笑讓他有種難以言喻的感覺,說不上討厭或喜歡,就是有種奇妙的感覺,讓他有種想要捏住對方臉頰的衝動,冰炎輕輕嘖了一聲,感覺到自己原本有些煩躁的心情似乎因為這個想像而平撫了。
  
  冰炎剛踏下公車,就聽見身邊一聲像是噎到的抽氣聲,轉頭對上一雙黑眸,腦中突然有片刻的呆愣。
  
  「啊……」對方似乎想開口說些什麼,但是被交通服務隊的人推進去,避免妨礙後面的人進入校門。
  
  冰炎嘴邊露出一個有些惡劣的笑容,往右轉向二年級的大樓,感覺到身後那人的視線,他頭也不回的往前走去,小小的滿足了心底那份惡趣味。
  
  之後,寒流來襲搭配季風的侵襲,氣溫硬生生下降了將近十度,濕冷的水氣也跟著降臨,即使圍了圍巾還是會覺得冷風不斷灌進脖子,冷的讓人受不了,或許是因為天起轉冷又下雨,路面總是溼滑又泥濘,男孩沒有再騎車了。
  
  冰炎望著巷口,沒有腳踏車轉出來,就算有也不是他,窗戶上的水珠不斷滑落,讓景色變得朦朧而扭曲,模糊不堪的視野讓冰炎感到有些頭暈,皺了下眉。
  
  公車「嘰──嘎」一聲停靠在路邊,許多學生湧上了車,這幾天因為下雨,公車的載客量變大,連帶著空氣都擁擠了起來,冰炎不太喜歡這種感覺,似乎有種被侵犯到隱私的感覺。
  
  人群緩緩的往後面擠去以容納更多人,冰炎皺眉望著身邊有些推擠的人群和學生,滯悶的空氣中迴盪著交談聲,讓他感到非常不耐煩。
  
  有點煩燥的撥開劉海,冰炎靠著窗,想要開窗但是雨水會潑進來,況且他對吹冷風沒興趣,只是想要驅散這片煩悶的暈眩感而已,看著窗外滴滴答答的雨水,只能放棄開窗的念頭。
  
  突然一個緊急剎車,有個人跌到冰炎的扶手上,那人有點慌張的站起身,拉住上頭的拉環,低低的說著對不起,冰炎仰頭一看,看見了總是騎腳踏車的男孩,「褚」。
  
  「嗯,啊、早安。」對方愣了一下之後才結結巴巴的說道。
  
  「早。」冰炎不冷不熱的應道,並沒有表露太多情緒,倒是對方一臉尷尬又不好意思的樣子讓他覺得有趣。
  
  冰炎看著對方的胸口,只有一條槓的年級線跟英文字母C,還有下面的名字:褚冥漾。
  
  「那個,嗯……」褚冥漾試圖講些什麼,但是話到了嘴邊只是一些模糊不清的哼哀聲,最後只是不知所以然的傻笑著,沒有講出口。
  
  冰炎點點頭,接著低下頭,翻閱著腿上的小說,一旁的褚冥漾忍住心上湧現的莫名愉悅感,轉頭望著窗外灰濛濛的雨天,身體隨著公車的震動而晃蕩,小心的不讓自己撞到冰炎,偶爾偷瞄對方好看的優美側臉和漂亮的銀色頭髮,那綹垂下的紅色髮絲時不時的輕輕晃動讓褚冥漾很想伸手抓住它。
  
  雖然想要偷看對方的級別和班級,但是那樣鬼頭鬼腦的真的很討厭,而且他也沒膽子去做,只能望著窗外發呆。
  
  「Atlantis學院前、 Atlantis學院前。」公車的廣播響起,冰炎闔起書本,緩緩站起身,褚冥漾呆呆的仰望著冰炎,沒想到對方竟然比自己還高。
  
  冰炎瞄了一下對方的蠢臉,淡淡的嗤笑了一聲,看見人潮都散的差不多了,推了一把還在恍神的褚冥漾,微微皺起眉說:「發什麼呆!」
  
  褚冥漾回過神,趕緊刷卡下車,有點倉卒的對司機說了聲謝謝,撐著雨傘站在人行道上看著冰炎。
  
  冰炎瞥了他一眼,一臉欲言又止的樣子,有點不耐的開口:「做什麼?」
  
  「啊……」褚冥漾這一聲「啊」拖的極長,讓冰炎有種想要打人的衝動,最後才小聲的說了一句:「我、我叫褚冥漾……」
  
  冰炎腳下沒停,斜睨了他一眼,淡淡的說道:「我知道了。」
  
  褚冥漾愣住了,傻傻的望著對方往右轉去,走向二年級的大樓,震驚的講不出話,他並沒有跟對方交談過,頂多就是點頭之交而已,這樣突兀的開口講話好像破壞了什麼,有點無力的抓抓臉,垮著肩膀,心裡有點失望和難受。
  
  冰炎停下腳步,轉身望著褚冥漾呆愣的臉,微微瞇起紅眼,揚起一抹有些惡劣的笑容,開口說道:「二年 A班,冰炎。」
  
  
  * * *
  
  
  「所以漾漾是怎麼跟冰炎學長認識的?」千冬歲有點意外好友竟然與兄長夏碎的好友認識,這還是他最近看見好友與那銀髮紅眼的學長一起走進校門才發現的事情。
  
  「呃、總之,是騎腳踏車認識的。」褚冥漾抓抓頭,給予了一個籠統的答案,事情的經過不算複雜,但是有點難說明,而且他也有點搞不清楚狀況。
  
  「是嗎?」千冬歲推了下眼鏡,冷靜的開口:「但是,冰炎學長說你們是摔腳踏車才認識的。」
  
  「嗄?」褚冥漾震驚不已,腦中一片空白,無法反駁也無法辯解。
  
  
  
  
  END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