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告示

特殊傳說二次衍生女性向部落格
沉迷劍俠情緣三及陰陽師

非全熟勿擾


特殊傳說主【冰漾】【萊漾】
新歡【劍三】【陰陽師】

同樣有愛的配對很多,不一一列出。
>>看文前千萬看清CP、文前說明<<
敬祝看文愉快(★ゝ∀・☆)ノ
【書況】
《日日愛未》、《圖書館裡的親吻 (再版) 》都在月見草囉。
劍三《今朝》在葫蘆夏天、月見草喔OwO
【心得/討論/感想表單】
鑒於想收藏大家的感想和長評,所以開了這表單求回應求留言了XD
如果只是單純想留言,直接留在部落格就可以囉OUO


  *接續「如果我們在這裡開始然後在那裡相遇」。
  *如果借用以前說過的四度空間概念,無殿也算是一個四維中轉站
  *跟「最後的節日」些許相關
  
   *
  
  將過去的世界呈現給未來的你。
  
  『這是我送你在最初相遇與最後餞別的禮物,「冰炎」,原諒我到最後一刻依然無法呼喚你的名字。』
  那張面孔就這樣倏然消失在眼前,並且以後都不會再見面了,依然不知道對方在這千年的時間裡究竟度過了怎樣的日子,「過往」就像被世界封印的禁忌一樣被封鎖在時間裡一點一滴消散。
  看清眼前景色後,冰炎瞇起眼,是無殿。
  「小——冰——炎——好想你喔——」扇喀啦喀拉的腳步聲急速的從迴廊另一端盪過來,水藍色的身影撲掛在他身上。
  冰炎忍耐著不爆發。
  「怎樣?時空旅行好玩嗎?有沒有看到小傢伙?感想怎樣啊?呵呵呵還喜歡嗎?」扇說道,原本還假正經後來變成一臉曖昧,冰炎忍著滿肚子火氣把人抓下來,只差沒嫌棄的甩到地上。
  「師父,鏡董事。」
  傘點頭回應,鏡笑咪咪的看著扇從地上爬起來拍拍身上的衣服,朝冰炎說:「先在無殿住下,等兩族回歸事宜準備好再迎你回去。」
  冰炎正使勁拉開刻意扒在他腳上死不肯離開的扇,聽到鏡的話,臉上迅速閃過一絲情緒,隨即冷冷的撕開牛皮糖扇,點頭,向無殿裡的房間走去。
  想到扇的胡攪蠻纏,想必回到房間也不得安寧,腳步一轉,冰炎走向另一條迴廊,經過一片極為清澈、下了結界的水池,上頭流動的符文是他似曾相識卻又毫無印象的。
  池中央是一片模糊隱約的綠色和淺粉色,浸潤在水中的大樹和花草。
  「那是一個故人留下的,很貴重的珍寶。」鏡的聲音傳進耳中,緩緩走到他身邊,目光溫柔地看著池心,「無殿已經代為保管快百年了。」
  「保管?」冰炎微微挑眉,他記得無殿是不做無本生意的,留在無殿的東西通常是抵押品和代價,不會出現所謂的「保管」。
  「那太貴重了,無殿收不起。」鏡微笑,「而且那是扇接下來的生意。」
  那人設下結界離開後,固執的扇私下用了不少力量去換取「公平性」,才使得交易正式成立。
  『都是看著長大的孩子,不拉一把嘛,心裡過不去囉!』
  鏡又看了一會兒才轉身離開,冰炎看了眼結界裡那片朦朧溫柔的綠色影子,也跟著離去。
  「這趟過來順利嗎?」鏡溫溫柔柔的說。
  冰炎應了一聲,過了好一陣子才低低開口:「我穿過時間差,然後遇到了一個人。」
  「他好嗎?」
  想起對方最後那一眼、笑意深深染進溫柔眼眸裡的樣子,冰炎點頭。
  又走了一段路,兩人都沒有說話,冰炎心裡有很多問題想問,卻在這一刻不知道該問些什麼。
  「這可不像你,想問些什麼呢?」
  聽著對方略有些嘆息的嗓音,冰炎微微低下頭,緩緩問了一句:「這次兩族付出了多少代價?」
  「你該問的是『什麼代價』,而且不是兩族支付的,你該記得上次已經讓兩族付出沉重代價了。」看見冰炎帶了點驚訝的皺眉表情,鏡微微一笑,卻沒有繼續說下去。
  「為什麼,讓我回來?」
  鏡輕笑出聲,讓冰炎有些懊惱,這才察覺到剛剛那句話的語氣就像是在對大人抱怨的小孩一樣。
  「時間必須歸位,為你闢出的位置漸漸容不下你,總有一天你會湮滅在那個時空裡。」鏡雙手交握在身前,邊走邊說,態度自然,語氣輕柔,「千年前的時間已經穩定,你身上的詛咒也已清除,兩族決定讓你回歸。」
  冰炎皺眉,他的去留甚至生死一直都不是他自己做主,多少讓他厭煩。既然他已經回歸原本的時間,那千年後的那個位置會是誰出現?或者消失?
  「從此之後就會不一樣了。」鏡頭也不回地說道,讓冰炎猛然停下腳步站在原地。
  他回歸、時間扭轉之後,自此之後他就是歷史上記名的生命了,他的名字會隨時間傳頌到千年後,從此,就再也不一樣,等到他走過這段千年,或許會見到妖師的後裔、神諭之所的族後,也或許他不會見到。
  
  更甚者,他們根本不會出現在他往後的這個時空。
  
  鏡回頭望著停下腳步的他,輕聲說:「你會為此停滯你的腳步嗎?」
  冰炎眨了下眼,邁開步伐跟上,一句不發。
  就好像是一個轉折,當他又回到當初那個岔路口,他原先所走過的路已經被封閉,再怎麼選擇都是踏上新的道路,或許能夠、也或許不能夠再次回到原本的路,但至少,一切安好。
  「世界是寬容的,颯彌亞,你還會遇見不少人、經歷很多事情、得到許多東西,可能是好可能是壞。」鏡踏上通往他房間的迴廊,停在房門口,轉過身,視線對上他雙眸,「時間是圓融的,發生過的不會消逝,未來的不會事先展現,當你踏過悠長時間之後,颯彌亞——」
  「事物終究此消彼長,有所得失。」鏡唇邊帶著淺淺笑意,對他說:「好好休息,晚安。」
  冰炎洗去一身倦意,躺在床上,閉上眼睛,緩緩睡去。
  
  隔天,兩族向無殿表明要暫緩冰炎的回歸,拜託無殿照顧他們的孩子。
  冰炎留在無殿裡繼續跟著師父學習槍術,大戰時傘從被剝離靈魂的他身上發現了很多需要精進的地方,於是又開始了從前日復一日單調而耗時的槍術磨練,偶爾被扇纏著在無殿裡到處亂闖或打架,日子倒也這樣過去了。
  幾年過後,無殿迎來一位貴客,全身披戴黑色斗篷、兜帽遮去了面容,一向喜愛胡鬧的扇跟那人面對面坐了好一會兒都沒有說話,很久之後才嘆氣般說了一句:「你欠我可多了。」
  甩起摺扇,帶著人往外走去,一段時間後,那黑袍人懷裡多了一個被銀色長袍包覆住全身和臉孔的人,扇不開心的噘嘴揮手送客,對方只淡淡的點點頭就離開。
  「啊、臭小子,居然敢耍賴不付我代價!」扇嘟嘟嚷嚷,接著轉過頭就對著他說:「你以後不能這樣啊!」
  冰炎左耳聽右耳過,沒理會她。
  「一個個都是這死樣子!死木頭!臭小子!」
  之後再經過那池邊時,看見結界已經撤掉,露出裡面蓊鬱的大樹和花草,冰炎發現那都是極稀罕、具有守護靈魂的鎮魂花,成片成群的種植在純淨水之晶生成的水中。
  又是好幾年過去,冰炎在無殿接見了冰牙族使者,根據扇表示,外面的世界終於清靜了,兩族經過多次吵架後達成共識,扣除已經超齡的獸王成年,在他精靈百歲成年前都住在冰牙族,此後,他可以隨意來去兩族,想住哪邊都可以。
  「小冰炎能回家啦~開不開心啊?」扇搖了搖扇子,又笑嘻嘻地補了一句:「當然無殿永遠是你娘家啊!」
  對此冰炎不回應不表態甚至連表情都沒有,對著傘和鏡行了禮之後,跟隨使者和落落長的隊伍回到冰牙族,見到他的族兄弟和叔伯們,以及在族裡作客、準備觀禮的光神貓眼、他父親的導師、他曾經的嚮導和明燈——賽塔蘿林。
  對著賽塔行了個長輩禮,對方回了一個淺笑,說:「您跟您的雙親很相像。」
  「謝謝您的誇獎。」
  那雙碧綠眼睛裡的笑意更溫柔。
  在賽塔和族兄弟的教導下,冰炎很快地適應了族裡的生活、學習了不少關於冰牙族的歷史和過往,抽空去無殿繼續跟傘習槍,偶爾被扇叫去無殿幫忙,跟鏡聊一會兒,就這樣一直到百歲成年來臨。
  成年後,他首先去焰之谷拜訪,而後告知兩族無意定居於哪一邊,他想在這片世界看看,不設目的,乘著風精靈的訊息,能到哪裡,就去哪裡。
  好好地看一看這個美麗豐滿而略帶戰後破敗的世界,或許有一天能夠再與誰相見,那就好。
  期盼能將曾經加諸在身上的祝福和善美,散佈到這個世界裡的每一寸土地。
  若能再相見——
  
  「以真名祝福你,過去的迷茫和困惑會逝去,往後的世界還會更加遼闊,好好地看一看吧。」
  ——這是我們相遇最初我送給你的禮物。
  
  
  END
  
   *
  
  代價是誰付的、付了什麼不知道不能說。
  雖然我是抱持著「冰炎不會回千年前」的那派(請看「所以,我們就這樣了嗎?」),但是如果真的有一天那麼不幸被送回去了,那我想像中的冰炎就是會這樣吧!
  當然早幾年我會讓冰炎等個千百年等到褚冥漾的到來,然後來個喜劇的HE,但是現在的我只剩下「額應該不可能吧」這樣一點都不浪漫不美麗的想法。
  「若是將來能夠再相遇,那就好了」跟「若是將來能夠再相遇,那就好」是兩種不同想法,如果今天回到千年前的是褚冥漾,他會是前者,但是今天是冰炎,所以是後者妥妥的XD
  大概就是一個,把所有的美好都記下來想要送給未來的你,的感覺吧。
  
  感謝鍵閱啦w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鶇燁
  • 點開才發現你換版面了!豪可愛!
  • 哇鶇鶇>W<!!!!!
    發現之前白白的版面看久了很煩(?)所以就選個有底色的版面啦↖>D<↗
    毛毛蟲好可愛WWWWWWWW

    布丁控 於 2014/05/26 10:35 回覆

  • Nagi
  • 之前看[從這裡開始在那裡相遇]就覺得痛痛der(拭淚(?
    可是我看不太懂這篇的穿著黑袍的是誰,抱著銀袍的又是誰呢ODO
  • 去看《最後的節日》然後盡情腦補吧XDDD

    布丁控 於 2014/06/28 22:23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