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因是這段對話↓
   梅:然後被張起靈丟回去狼人黑瞎瞎那裡,狼人黑瞎瞎挺酷的ryyy
   我:黑瞎瞎會甩著尾巴笑看張血族,然後張起靈只會把嘴角的血抹掉不理他←
   我:黑瞎瞎:喲~這麼快想老婆了啊?(勾脖子)正好我也想我的小花兒了!(然後就被盆栽攻擊了
  *瓶邪+黑花注意。
  
   *
  
  張起靈醒來,看見吳邪坐在旁邊的看護椅上打瞌睡,湊過去,深深吸口氣,似乎嗅到了那若有似無的芬芳,他想,但那只是錯覺,側頭、張嘴,輕輕咬下。
  「噗叱」的輕輕一聲,犬齒穿刺肌膚的細微聲響敲擊耳膜。
  「唔……什麼東西、操!誰准你咬小爺的?你妹的張起靈!」
  張起靈微微偏過頭躲過吳邪的手,雙手一按壓制對方的所有掙扎,細細吸吮著。
  「光天化日之下,做什麼呢?」一把調笑般的嗓音突然響起,接著大片日光從窗戶灑了進來,那逆著光扯著窗簾的人微笑看著床上迅速躲進陰影裡的黑髮男人。
  「小、小花……」
  「小邪早上好。」笑著舉起手上的小盆栽,打了個招呼。
  「你那什麼——窗簾拉起來。」吳邪按著脖子上的兩個血洞,看著拉起帽兜側臥在陰影裡的男人。
  「小邪剛剛還喊著救命呢。」
  吳邪看向笑嘻嘻的發小,忍不住要嘆氣,果然不同種族就是不對盤啊。
  「呵呵呵。」將小盆栽在窗台擺好後輕聲笑著放下窗簾,男人嘴角微挑,身上穿著氣息明媚、春意盎然的粉紅襯衫,好看的臉龐帶上一絲妖氣。
  黑髮男人從陰影中起身,黝黑目光直逼身著粉紅衫的男子,而對方完全無視他,懶洋洋地做到椅子上,滑開手機開始玩遊戲。
  「嘶——」吳邪抽了幾張衛生紙用力按在傷口上,嘴裡罵著:「我靠!咬這麼狠,你跟老子有仇嗎?」
  沒什麼情緒的黑眸轉向吳邪,居然隱隱透了點血光。
  「粗魯的真讓人受不了。」調笑般的聲音,正玩著手機遊戲的妖氣男人突然抬頭笑了,手上幾個快按,張起靈臉色一變,卻已經來不及,不過眨眼人就消失了。
  「小花你又送他去哪兒?」
  「回老家而已。」小花微笑著收起手機,「小邪帶我逛逛吧。」
  伸手在吳邪脖子上輕點,拿開衛生紙,剛剛還汩汩流血的傷口已經癒合。
  任著發小拉出去,吳邪有點擔心起那個萬年生活殘障了。
  
  另一方面,被送回老家的張起靈在空中一個漂亮的落地後,一把不正經的聲音從上方響起:「嘻嘻嘻嘻嘻回來啦啞巴張?」
  張起靈抬眼看了來人一眼,抹掉嘴角的血漬,拉起帽兜躲進陰影裡沒說話。
  眼纏著黑布條的狼人甩著烏黑大尾巴嘻嘻笑著,從大石上跳下來,雙手叉在後腦勺,在前頭帶路,「走囉~」
  看著那狼人走在陽光下,張起靈面無表情抄著陰影小徑跟上他,保持平行前進,直到走到一處山洞前,說是山洞也不過是山體上的一處天然壁裂而已。
  前方的路沒有陰影了。
  「喏。」黑瞎子不正經地努了努山洞方向,蹲在一邊,笑著甩尾巴。
  張起靈迅速幾個起躍就奔進山洞最深處窩好。
  「啞巴,這裡沒糧沒水的,你可自己撐住啦哈哈哈哈!」
  果真過了好幾天沒糧沒水的生活,即便這樣也沒讓他產生飢餓感,他的飽饑本來就不是由生理狀況決定。
  在山林裡逍遙好幾日的黑瞎子邊吹口哨邊甩著尾巴走向山洞,身邊跟著幾匹黑狼,隨著他的步頻晃著尾巴,再怎麼說也是小花兒丟的人,意思意思關切一下也應該。
  越靠近山洞,黑狼越警覺,甚至開始嗚咽低鳴。
  「啊?哈哈哈哈哈沒事沒事,是客人而已啦~」嘴角邊抹開一個奇異笑容,「不過是個落魄的貴族。」
  這番話自然被張起靈一字不漏的聽進,微微轉眼瞄了下,復又抬眼繼續盯著壁上的紋理、裂痕。
  「小甜甜小親親小哈尼,走啦~」黑瞎子擺擺手示意黑狼走開,輕鬆跳進山洞裡,嘻嘻笑著勾住他脖子,「喲~想老婆了沒啊,啞巴?正好我也想我的小花兒了!」
  正說著話的黑瞎子迅速往後退了一步,盆栽從天而降摔破在碎裂的石尖上,張起靈微微側身避開碎片,又恢復原本的姿勢繼續望天。
  「瞧,我家小花兒可來了。」黑瞎子嘴上依舊不正經調笑,鼻子一嗅,舔了舔唇,道:「可真香哪,啞巴,可惜你不能體會這種樂趣。呵呵呵呵呵。」
  血族是沒有嗅覺的,卻擁有異常發達的味覺,狼人正好相反。
  「瞎子,想找死早說,我多的是辦法送你一程。」
  「是是是,我的小花兒。」笑著退到一旁。
  「死沒?」跟周遭山林野景極為不搭襯的粉色衫男子踏進山洞,斜了黑瞎子一眼,看向山洞幽暗處的血族,開口道:「走了。」
  張起靈沒動,低聲唸了一句:「吳邪。」
  「好得很,天天嘮叨著你還不回去。」小花滑開手機,邊應聲邊發送簡訊告知發小,似是漫不經心道:「沒人能比他對你更上心了,姓張的。」
  「我也對你一片真心,天地共睹、日月可鑑啊,小花兒~」
  「呵,也得看日光認不認你。」同為拜月信仰,陽光對他們沒意義。
  黑瞎子笑了起來,笑著說:「哈哈哈哈哈哈下次什麼時候再來?恭候小花兒大駕啊。」
  「人我帶走了。」小花跳下山洞前,按下手機指令,張起靈和他就消失在山林裡。
  「還真是朵霸王花呵呵呵。」低低的笑聲在山林間盪開。
  
  
  END
  
   *
  
  血族張,狼人瞎,妖花解,靈人體質邪(非人)。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