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我攤著一床的筆記,很認真的坐在冰炎的床上複習。
  
  「褚。」
  
  「嗯?」隨口應一聲,我頭抬也不抬的繼續盯著筆記看。
  
  「你要跟我去出任務了。」冰炎一把將我拎了起來,連錯愕都來不及就一腳踏進傳送陣。
  
  白光一閃,眼前是一片幽暗的森林,夏碎和千冬歲已經等在一旁了。
  
  「漾漾。」千冬歲在他專屬的淡紫色透明小精靈球裡對我說,「要不要進來?」
  
  呃、我很想啦千冬歲,但是我被冰炎抓著欸......我努力轉頭看著他,我可以過去嗎?
  
  「嘖。」伸出另一隻手在小球上敲了敲,小球上出現了一個洞,把我丟進去之後,洞馬上又合起來了。
  
  「好好待著。」紅眼看著我(認真的)警告著。
  
  我用力點頭。
  
  「歲,你也要乖乖的。」夏碎親暱的叫著千冬歲,我看見他臉微微紅了,但硬是裝出沒事的表情點頭。
  
  話說小精靈球就是每個小精靈的天生就有的保護結界,是由自然元素組成的,要打破是不太可能,有危險的時候就可以待在裡面,而且還可以隨小精靈的想法變化或移動。
  
  喵喵的就是一隻貓的樣子,萊恩是飯糰的樣子,各式各樣的飯糰型狀都有,就是他的小精靈球讓我見識到原來飯糰有那麼多種奇妙的型狀!至於五色雞的,我看不出來是什麼樣子,呃、應該說他的結界樣子常常在變化,而且還會發出不明的五彩閃光,很奇怪!
  
  「漾漾,你的主人對你好嗎?」千冬歲一邊泡茶一邊問。
  
  「嗯、很好啊!」我捧著千冬歲泡的綠茶說,小心的吹了吹,啜了一口,「好喝!」
  
  「謝謝。」千冬歲微笑著推推眼鏡,自己也捧著喝了一口。
  
  我一邊喝一邊看著外面的風景,小球跟在夏碎後面飄著前進,四周很暗,感覺很詭異,不正常的、扭曲的感覺,過分壓抑的感覺。
  
  「千冬歲......」我看著四周有點不安的喚了聲。
  
  「......」
  
  我正疑惑千冬歲為什麼沒有聲音的時候,小精靈球破掉了,我一邊抱著緊緊閉著眼睛的千冬歲一邊尖叫著往下摔。
  
  咚。
  
  落下微涼的柔軟上,我悄悄睜開眼看一下,是某個人的手心,一抬眼,對上冰炎紅紅的眸。
  
  「冰、冰炎......」聲音像要哭出來一樣。
  
  我的心臟跳的很快很快,不知道要說什麼表達我的感覺,只能傻呼呼的叫他的名字。
  
  「褚,放手。」冰炎皺了皺眉,「讓夏碎看看。」
  
  我有聽沒有懂,依然愣愣的看著他。
  
  他伸指過來撥開我僵硬的手,把千冬歲輕柔的放到夏碎手心,我愣愣的看著夏碎伸指點在千冬歲眉心,過了一會兒才舒展眉頭,微笑著對我說:「沒事的褚,千冬歲只是突然間跟元素的連結中斷,對他產生一些衝擊而已。」
  
  我聽了之後才放心的把胸中那口氣吐出。
  
  「放心了吧?」冰炎的聲音離我很近,我愣愣的轉頭一看,發現冰炎的臉離我很近,近到毫無距離,近到中間毫無間隙,近到.........一轉頭不小心就親到他的臉了...
  
  我用力往後仰,才發現我不知何時緊緊揪著他漂亮的銀髮不放,馬上鬆開手把手揹到後面,「我、我不是故意的...」不要罵我好不好?
  
  嘆口氣,揉揉我的臉,「沒有要罵你。」
  
  喔!我鬆了口氣。
  
  擔心的看著夏碎捧著千冬歲,小心翼翼的為他做了個結界,並加了許多祝福在上面,讓他不但不受侵害,身體還可以恢復的比較快。
  
  對了、那我現在怎麼辦?既然這裡的自然元素被阻斷了,那我也不可能叫出小精靈球......但是,我感覺到某種危險的氣氛,不趕快想辦法的話會害到冰炎...我緊張的敲敲腦袋,不行!想不到半點有用的方法!
  
  下一秒,一個透明的小結界把我包起來。
  
  「咦?」我愣了一下,看見冰炎在結界上加上小型風陣法,讓結界可以漂浮起來。
  
  一邊把我跟千冬歲的結界融合成一個,一邊說:「好好待著。不要跟外面的元素做共鳴連結,那些元素都被......感染了,只要一連結上就會侵蝕你們。」
  
  我一點都不想知道那個「......」是什麼!
  
  突然,那種被阻斷、被壓抑的感覺加重了,好像有什麼要出來了,我覺得很不舒服,有點呼吸困難的感覺,冰炎一邊加強結界的強度,一邊盯著某處特別幽深的陰影看。
  
  夏碎已經掏出爆符準備好了。
  
  然後一隻很黑很黑,黑到很突兀的怪東東跑出來,有種濃重的壓迫感。
  
  我微微皺眉,即使有結界,感覺還是很不舒服。
  
  
  
  第三人稱。
  
  「夏碎。」冰炎提著黑色長槍,皺眉。
  
  「是異世界墮落妖靈。」夏碎微微瞇著紫金色的眼眸,殺機一閃而逝。
  
  妖靈緩緩的、搖搖晃晃的漸漸從樹林中、樹叢下出現,緩緩的包圍住兩個人和兩隻小精靈,其中一隻已經昏倒,另一隻臉色慘白。
  
  「快點,褚他們很不舒服。」冰炎不耐煩的看著周圍一圈又一圈的黑色陰影。
  
  「我同意。」難得的,夏碎唇邊沒有笑意。
  
  達成共識的兩人開始在森林裡大肆破壞,呃不、殲滅混濁之物。
  
  最後兩人索性不等公會派來支援的紫袍,逕自連手來個大淨化,一次把所有程序搞定,把最後要回報結果的任務丟給剛出現在森林準備要進行淨化的兩位紫袍後,拎起自家的小精靈迅速回到學校保健室。
  
  
  * * *
  
  
  我昏昏沉沉的看著冰炎豪邁的一腳踹開那扇乾淨的門,然後大吼著某個人的名字。
  
  一個穿著醫師長袍感覺很眼熟的人就急急忙忙的跑過來,然後對著冰炎說了一些什麼,我已經耳鳴到聽不見了,最後更是頭一昏眼一閉就不省人事了。
  
  
  * * *
  
  
  我微微睜開眼睛,還呆呆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脹脹的腦袋開始運作之後,我才想起來我接觸太多骯髒的元素昏倒了。
  
  「漾漾起床了嗎?」
  
  我緩緩轉頭,愣了一下,「喵喵......?妳怎麼...在這、裡?」
  
  「漾漾還先不要說話喔~身體還很虛弱,體內水元素的平衡也還不是很好,喵喵去叫提爾老師過來!」說完就跑的不見人影。
  
  我翻個身,看見千冬歲睡在對面的病床上,我翻開被子下床,緊張的在他床邊繞了一圈。
  
  幸好沒有受傷!我吁了口氣,然後癱倒在地,現在才發現全身軟綿綿的,沒有力氣站起來了,乾脆先躺一下再說吧!
  
  「你在幹什麼!」瞬間被拎起來放回病床上。
  
  我睜開眼睛覷了他一眼後又閉起眼睛,「是主人啊......」
  
  「是『冰、炎』!」一邊糾正一邊替我蓋上棉被,「快睡。」
  
  嗯...對不起.......我沒幫上忙......
  
  「有,你有保護自己,所以有。」
  
  嗯、那就好.............
  
  
  * * *
  
  
  冰炎視角。
  
  把褚又哄睡了之後,皺眉看著那張沒有血色的臉。
  
  那時看褚昏倒時,心臟停了一拍。
  
  不顧後果就把自己設下的結界強行敲破,和夏碎一人捧一隻就跑回醫療班。
  
  提爾又在那裡拖拖拉拉,要不是為了褚我早就一腳踹死他。
  
  看他一邊做結界保他們包起來,一邊指揮醫療小精靈米可蕥把病床擺好,然後迅速的把他們檢查過一遍。
  
  幸好只是曝露在渾濁下太久才昏倒,只要在跟自己屬性符合的元素調養下,就可以慢慢恢復。
  
  嘖、這樣以後要挑任務了!
  
  瞇眼看著那包在水藍色光球裡的小人,這麼小又脆弱,真是難照顧,所以才說是麻煩不想申請,夏卡斯真是多事!
  
  但是,看到他努力的樣子,又覺得......想欺負他?
  
  伸手捂著臉,感覺思想有點偏了。
  
  「真是麻煩...」低低的說,卻沒注意到自己的語氣過於寵溺。
  
  「冰炎。」
  
  轉頭一看,挑眉,「來看千冬歲?」
  
  「嗯。」微微苦笑,拉了張椅子坐在淡紫中帶著些微紅光的結界旁。
  
  難得看到搭檔露出這種自責苦悶的表情。
  
  「有椅子,不坐嗎?」
  
  不說話拉來一張椅子就坐下。
  
  各自沉默。
  
  
  * * *
  
  
  夏碎視角。
  
  看著床上摘下眼鏡的蒼白小臉,垂眸,有擔心有自責。
  
  要不是小小的胸膛正微微起伏,肯定會以為千冬歲已經......
  
  「提爾說,只是過度曝露在渾濁中,休養幾天就好。」坐在另一邊看顧著褚的冰炎突然開口。
  
  「嗯。」低低的回了一聲,伸指穿過紫中帶紅的療養結界,輕輕觸上那張小小的臉,「以後篩選任務種類,淨化類的就不要接了。」
  
  「嗯。」冰炎低應了聲。
  
  「這麼小又這麼脆弱。」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很想講些什麼,「明明知道自己不能接觸那些東西為什麼不早說?」
  
  「千冬歲知道?」
  
  「嗯、他早就知道了,但是他沒說。」
  
  「......褚這個白癡!」
  
  「褚他不知道。」
  
  「.............................」沉默許久之後,才低罵了句,「白癡!」
  
  又是沉默。
  
  「我都不知道提爾是管家小精靈。」微微感慨。
  
  「七歲以後的小精靈會有大人型態,不再只是小小的一隻。雖然只要他們想也可以一直維持原本幼小的型態,但畢竟不方便...」頓了一下,「難怪七歲之後才會簽訂終生契,就提爾這個白癡百年老精靈多事,讓他們提早簽!」
  
  「唉......」
  
  又恢復一片沉默。
  
  「但是不否認有他們在的感覺不差。」
  
  「.....是不差。」聽著搭檔有點彆扭的承認,不禁想笑。
  
  紫金流轉的眼眸看向床上的小小人。
  
  七歲,還有兩年...無所謂,這兩年,我可以教你如何自保,至少,不要再像今天一樣。
  
  所以,你先睡,等起床之後,我會慢慢教你。
  
  
  
  
  TBC
  
  
  * * *
  
  
  是說、喵喵怎麼一去不復返呢?(笑XDDD)
  請往下看吧!
  
  
  
  
  * * *
  
  
  喵喵站在主人掌心上,偷覷著簾子內的情況。
  
  「看樣子喵喵是不用擔心了!」金髮碧眸的小精靈拍了拍胸口說。
  
  「...嗯,」應了一聲之後,「真可惜...還以為可以收藏小精靈標本了...」
  
  「不、可、以!」喵喵伸出小小的指頭很不敬的用力指著自家主人,慎重的警告(?)。
  
  「嗯...我也沒興趣跟年輕的黑袍和擁有黑袍實力的人打...」說完,帶著喋喋不休的教訓主人的小精靈飄走了。
  
  
  
  
  小小後續END
  
  
  * * *
  
  
  沒錯,喵喵的主人是九瀾,不是莉莉亞、不是奴勒麗也不是庚,是、九、瀾!(慎重)
  好啦,今天的文好長啊!
  視角跳來跳去的,有人看不懂嗎?
  設定部分如果不懂的話可以提出,謝謝。
  
  
  總之,鑑閱愉快。(癱)
  錯字、語法、不合理請糾正,謝謝!(昏倒)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