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標:小精靈的執著(巴)


  
  
  * * *
  
  
  想一想,小精靈還真是莫名的頑固,像褚就對甜食(特別是蛋糕)有莫名執著,夏碎家的那隻對禮儀有極大的要求,醫療班的提爾對美有極深的執念,據說還有個叫萊恩的小精靈對飯團異常狂熱。
  
  冰炎一邊揉著那軟嫩的面頰一邊想著。
  
  而褚冥漾一邊滿足的吃著冰炎給予的「酬賞」(因為他終於把召喚水精靈的口訣背起來了!),一邊享受著主人的「揉揉按摩」。
  
  
  * * *
  
  
  (一)漾漾的蛋糕
  
  「褚,這裡畫錯了。」指出符咒裡的錯誤。
  
  看他又是搔頭又是皺眉,一邊嘟嘴一邊咕咕噥噥的補上幾筆。
  
  真討厭!這些字怎麼都歪七扭八的!
  
  「自己畫不好還敢說。」伸手輕戳他軟軟的臉。
  
  小小的手賭氣的拍掉故意逗著他玩的手指。
  
  「喔?」挑眉,這樣就生氣了啊?
  
  冰炎總是這麼惡劣!老是喜歡欺負我!老是揉我的臉,雖然很舒服但是...但是、都故意這樣,這是、這是...那怎麼說?...犯規嗎?
  
  挑挑唇角,真笨,連罵個人都要想那麼久。
  
  忍不住再度戳上那臉頰,故意在他拍掉自己的手前多揉了幾下,然後看他翹嘴巴生氣的樣子就覺得很有趣。
  
  其實自己真的有點惡劣吧...揚著嘴角想。
  
  
  
  就這樣,一邊逗著他一邊教他,然後在他表現的好的時候給予小小的獎勵,這樣就會開心的跟什麼似的了,連剛剛的「欺負之仇」都忘的乾乾淨淨。
  
  
  
  「褚,這給你。」彈指,一個紙盒出現在他面前,他仰頭看著紙盒,很高興的繞著它走了一圈。
  
  「巧克力蛋糕的味道!」他高興的蹭著紙盒。
  
  「是『百鬼夜行』。」真搞不懂為什麼好好一個巧克力蛋糕要取這種名字。
  
  「百鬼夜行!」黑亮的大眼睛閃耀著愉悅的光芒看著我,「冰炎謝謝!」
  
  臉微微紅了。
  
  拆開紙盒,巧克力濃郁的香氣溢出。
  
  小心的取出那塊事先請蛋糕店的人切的極小塊的「百鬼夜行」,看了一眼,嗯、正好是方便褚能一口吃掉的那種大小,以後就買這家好了,上次那家切的不夠小,害褚不小心噎到。
  
  將小小的迷你叉子遞給他,「吃吧。」
  
  褚開心的吃了起來。
  
  一點都不用懷疑小小的褚可以把比他大上三倍的蛋糕吃掉,這是他對甜食莫名的執著。
  
  上次只不過因為任務比較晚解決,沒搶到限定蛋糕,褚居然因為這樣跑到紫館抱著千冬歲哭個沒完!
  
  不過就是一塊蛋糕罷了!微微撇嘴。
  
  「那麼好吃?」
  
  「很好吃很好吃!」小臉上掛著燦爛的笑,「冰炎要吃吃看嗎?」
  
  「你吃就好,這是買給你吃的。」忍不住伸指揉揉褚的臉,真的好軟。
  
  看著他燦爛可愛的笑臉......我開始期待褚七歲轉成大人型態的那天。
  
  
  * * *
  
  
  (二)提爾的美人
  
  「啦啦啦~~~真是感謝琳婗西娜雅把我派到這裡駐守~~」一邊在昏迷的學生身上繡花,喔不、進行「傷口美化縫合」,一邊哼著詭異的曲調。
  
  「喔~~又是個傑作呢~~」提爾為自己繡上的自畫像自豪,絲毫沒想過醒來的學生看了會怎麼樣。
  
  羅林斯.提爾,資深小精靈管家,身兼小精靈學院的老師和Atlantis學院醫療班的領頭兩職,對美有異常的狂熱。
  
  「不曉得小小漾現在跟冰炎小親親~相處的如何了?千冬歲跟那個藥師寺又怎樣了?事不宜遲,老師關心學生是不能多等的!」一邊說一邊把嘴邊的口水抹掉。
  
  逕自蹦蹦跳跳的跑出醫療班,完全不管成堆等待復活的學生殘骸就堆在走廊。
  
  「冰~~炎~~小~~親~~親~~」一見到那銀髮紅眼的漂亮黑袍就不顧一切的撲上去。
  
  「走開!」用力一腳踹開那張噁心兮兮的臉。
  
  「提爾老師好!」小小漾待在水藍色的小精靈球裡,有精神的問好。
  
  「喔~~小小漾小朋友~~」一秒復活的提爾湊到小球前面,開心的看著那可愛的小小學生,「真是可愛啊~~」
  
  「滾!」冰炎一掌揮開那張臉,把小小漾的小精靈球護著,眼神鄙視的看著那黏在牆上的人型,「這種人居然是鳳凰族長的小精靈,還是學院醫療班的領頭,真不曉得扇在想什麼!」
  
  小小漾趴在小球壁上,擔心的看著那遲遲未移動半分的人型浮雕,「冰炎,提爾會不會死掉?」
  
  「死不了,在學院裡只要不要碎到拼不起來都可以復活的。」冰炎一邊對小小漾解釋一邊往前走。
  
  「喔!」
  
  等提爾從牆上下來時,冰炎早已經走的不知去向。
  
  「嗯、那就去看看千冬歲小朋友吧!」毫不在意的抹去鼻血,開著小花哼著怪歌走掉了。
  
  
  
  「藥師寺同學~~」遠遠的就看見那抹紫色的身影,飛快的奔向前。
  
  「提爾老師。」小小的人兒推推眼鏡打招呼。
  
  「喔喔~~千冬歲小朋友~~」
  
  正要將千冬歲放到手心上好好玩弄,呃不、審視檢查一番時,小小的人兒已經先一步踏上夏碎伸出的手心了。
  
  「輔長。」微笑著打了聲招呼,「出來散步嗎?」
  
  「喔、也可以這樣講啦!」散步尋美人啊~~~
  
  「我剛剛經過保健室時,聽見了琳婗西娜雅族長正在找你呢。」微笑著提醒。
  
  「咦---?!今天不是巡查日啊?!!!」提爾拉著頭髮慘叫。
  
  下一秒,一個陣法在提爾腳邊亮起,提爾迅速消失在光芒裡。
  
  「強制召喚。」千冬歲端坐在夏碎手心上,推推眼鏡說,「因為怕不受『五十法則』限制的小精靈會到處亂跑離主人太遠,所以進行強制召喚。」
  
  「歲懂真多。」輕輕笑著。
  
  「沒什麼...」小臉悄悄紅了。
  
  
  
  學校保健室。
  
  「提爾你這大白痴!居然丟下學生就跑!」鳳凰族長琳婗西娜雅帥氣的將提爾踩在腳下,對他大聲咆哮,「你是要我把你調到山野行醫嗎?!」
  
  「不要啊~~~~」一邊哀號一邊求饒,「這樣我以後就看不到我美麗的冰炎小親親漂亮的藥師寺同學和可愛的小小漾千冬歲了啊~~~」
  
  「那、就、做、好、你、的、事!」狠狠的再踩一腳之後才拋出傳送陣離開。
  
  羅林斯.提爾,資深小精靈管家,身兼小精靈學院的老師和Atlantis學院醫療班的領頭兩職,對美有異常的狂熱,但是獨獨對其主人琳婗西娜雅的「(暴力)美」,避之唯恐不及。
  
  
  * * *
  
  
  (三)千冬歲的禮儀
  
  「您早。」千冬歲對剛醒來的夏碎行禮。
  
  「千冬歲...?」剛睡醒的夏碎眨著迷濛的紫眸,然後微微嘆氣,「就說了不用那麼拘謹。」
  
  「好。」語畢,微微欠身離去。
  
  「......」
  
  
  
  「夏碎主人,」千冬歲推推眼鏡,「有需要我幫忙的地方嗎?」
  
  「夏碎,你家的小精靈都這樣?」冰炎挑眉看著那坐姿端正,禮儀一百的小小人。
  
  「...」無言的啜口茶。
  
  「相比之下,」冰炎露出一抹惡劣的笑,看向腿上吃蛋糕吃的不亦樂乎的小傢伙,「褚就很笨呢!」
  
  「我才不笨!」
  
  「漾漾不能對主人這麼兇。」千冬歲皺著眉說。
  
  「唔!」皺著小小的臉,「對不起。」
  
  「夏碎...」
  
  「...」默默的看著白園中正在跳舞的風精靈,安靜的喝茶,擺明了「我不知道請不要找我」。
  
  兩人沉默著。
  
  白園中只有千冬歲叨叨念著漾漾不合規矩的清亮聲音,和漾漾認錯的軟軟嗓音。
  
  
  * * *
  
  
  (四)萊恩的飯糰狂熱
  
  「萊恩,今天想吃什麼?」
  
  「...鮪魚飯糰。」
  
  「...不能換一個嗎?」
  
  「......梅子鮪魚飯糰。」
  
  「.........」褐髮黑眼的女子無奈的嘆口氣,「那就飯糰吧。」
  
  瞬間,彷彿可以看見自家小精靈身邊開出許多不明的小花。
  
  縱使再怎麼沉靜,也不免有種被打敗的感覺。
  
  到了學生餐廳,萊恩仰頭看著招牌。
  
  「......庚,」緩緩的開口,「我可以多叫兩份限定飯糰套餐、一套日式和風飯糰組、十個烤飯糰嗎?」
  
  「......可以。」再次見識到自家小精靈對飯糰的執著。
  
  
  
  
  
  END
  
  
  * * *
  
  
  好啦,我知道結尾很虛啦!(掩面)
  其實最後一篇只是想寫萊恩的主人是誰啦!
  居然是庚欸,有沒有很嚇?(笑)
  因為想說庚有蛇眼,可以用蛇眼控制自家隱身能力強到無懈可擊的小精靈不要隱身啊!
  (而且應該只有她這個脾氣好個性佳的溫柔女子可以忍受自家小精靈三餐吃飯糰吧?(巴))
  
  
  感謝鑑閱!!錯字、語法、不合理請糾正,謝謝!(鞠躬)
  (話說我又來發什麼番外啊!?囧)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