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殺的!(罵髒話了!囧)
  看了悲文之後我立志要灑糖灑到死!(握拳)
  (總覺得越來越像在混字數了!(巴))


  
  
  * * *
  
  
  千冬歲說要奮發,奮發就是努力用功的意思,所以我想要變的更強,至少不要什麼都幫不上忙。
  
  我已經把百句歌都背起來了,但是冰炎說沒事的時候不要隨便唱完一百句,要不然會被......吃掉!
  
  我已經把所有精靈族召喚元素精靈的歌謠都記起來了,冰炎說這些歌謠沒事的時候多唱唱,召喚他們,他們也會很開心。
  
  我已經會畫出中階傳送陣了,而且也不會老是把自己傳到奇怪的地方了,說到這個我就想到有一次不小心把自己傳到彼岸水面上飄浮的葉子上,旁邊還圍了許多奇怪的東西一直想要吃掉我,幸好是路過的前輩小精靈安因把我救起來,喔、安因前輩是賽塔的小精靈,總之,事後被冰炎捏臉捏了好幾下當作懲罰。
  
  我不是故意的!我那天不小心睡過頭了,一起床發現冰炎已經去上課了,我只是想傳到教室啊!只是不小心抽到自己以前畫的垃圾傳送陣(By冰炎)嘛!
  
  因為這樣,冰炎說我還是少用的好,反正我跟他一直都在一起也用不到那些傳送陣,因為他是黑袍嘛!(By冰炎)
  
  只有爆符水符風符我還不會用,反正我有小精靈球啊!冰炎說只要能撐到他來救我,那就不用學了。
  
  嗯、這麼說也沒錯啦,可是我覺得是因為冰炎看不慣我用爆符變出拖鞋和蒼蠅拍、用水符變出澆花器和水管、用風符變出扇子跟電風扇,所以他才不給我學。
  
  不過托他的福(?),提爾老師說我的小精靈球的強度是他目前所看過最強的一個,這也算是好事情吧!
  
  
  * * *
  
  
  冰炎跟夏碎去出任務了,出門前拜託賽塔照顧我們,所以他們不在的這幾天我們都是跟賽塔一起在白園吃午餐,但是今天賽塔跟安因前輩有事,我和千冬歲就自己吃。
  
  「千冬歲、千冬歲、千冬歲!」我一直叫,但是千冬歲一直不理我,他是在發呆嗎?
  
  我過去拍拍他的肩膀,「千冬歲你怎麼了?」
  
  「...漾漾。」千冬歲推推眼鏡,有點猶豫的樣子,「你最近覺得自己的身體有怎樣嗎?」
  
  「怎樣?」我搔搔頭,「之前不小心吃太多蛋糕肚子痛算嗎?」
  
  「不是那種......是......」千冬歲又突然安靜不講話了,陷入自己的思緒中。
  
  「千冬歲...」我擔心的看著他,千冬歲一直以來都很清楚明確的知道自己要什麼,從沒看過他露出這種不知所措的表情。
  
  「我沒事,漾漾不要擔心。」千冬歲微笑,一反剛才的迷惘狀,又恢復精明的樣子。
  
  「是嗎?」我覺得千冬歲只是在安慰我,但是千冬歲不說的話我也不能逼他說啊!
  
  不過既然千冬歲說沒事了那就表示他真的是沒事吧?
  
  
  
  在我跟千冬歲悠閒的白園午餐約會到一半時,發生了一些很可怕的事。
  
  
  
  「漾~」
  
  我愣住了,會這樣叫我的只有那隻五色雞,但是他現在人應該在亞里斯啊?
  
  「又是那隻不良雞!」千冬歲推推眼鏡說。
  
  所以真的是他?他怎麼來的?依我對他的了解,他搞不好是真的很男子漢(?)的一路從遙遠的亞里斯跑到Atlantis來!
  
  伴隨著那聲叫喊,一道轟隆轟隆的煙塵出現在視線中。
  
  還真的用跑的......
  
  「真是個笨蛋!」千冬歲哼了一聲。
  
  我同意。
  
  「漾~」五色雞出現在我們面前,穿著百年不變的花襯衫和台客褲以及夾腳拖。
  
  「咦咦咦咦?!!西瑞----?!!」我指著他大叫,「你怎麼會變成這樣?!」
  
  一旁的千冬歲皺眉,不語。
  
  「本大爺一早起床就發現變成這帥氣的模樣了,所以馬上就跑來給漾~欣賞一下啊!」
  
  我愣愣的仰頭看著他,腦中一片空白。
  
  「原來不良少年也...」
  
  「千冬歲你說什麼?」我轉頭問。
  
  「沒有。」
  
  「四眼書呆還是這~~麼小一隻啊!」五色雞捏起千冬歲的衣領,囂張的狂笑著,「現在本大爺只要輕輕一捏~~你這討厭的四眼呆子就會被我解決掉囉!」
  
  「我勸你最好放手。」千冬歲依然冷靜的推著眼鏡。
  
  「啊、那個...我也覺得五、呃西瑞你放手比較好...」我看著五色雞身後那眼熟的傳送陣,「再不把千冬歲放下來的話會很糟糕的......」
  
  傳送陣出現了一黑袍一紫袍,看到眼前的景象先是愣了一下,然後紫袍的夏碎在看到那奇裝異服的傢伙手上捏著他的小精靈時,臉色微微變了一下。
  
  「不好意思,可以請你放下我的小精靈嗎?」夏碎微笑著握住那隻捏著千冬歲衣領的手,在五色雞鬆手時把千冬歲輕輕的放到掌心上。
  
  「他是誰?」冰炎拎起我,把我放到他掌心上。
  
  「他是五色、呃西瑞。我和千冬歲的同學,他本來是在亞里斯的,主人好像叫做...什麼、多多?」
  
  「雷多.葛蘭多。水妖精貴族,卻是傳說禁忌之子。」千冬歲跪坐在夏碎掌心上冷靜的補充。
  
  「呿~一講到那個笑臉神經病我就有氣!本大爺最痛恨有人批評我的頭!」
  
  要不批評很難啊!我看著那顆頭突然放大好多倍的頭。
  
  他囉囉唆唆的抱怨不久之後就被打斷了,因為他那位傳說中的「笑臉神經病主人」來接他回去了。是說、還真的很像有病的感覺...掛著那樣的笑都不會累嗎?還有,五色雞,你可以這樣毫無顧忌的歐倒自己的主人嗎?
  
  嗯、為什麼五色雞會突然變大呢?公會懲罰他對主人不敬嗎?
  
  「型態轉換。」冰炎的紅眼看著我說,「你們七歲的時候不是會有轉換期嗎?」
  
  呃、我都忘了...
  
  「哼。」涼涼的哼了一聲。
  
  我又不是故意的...最近太忙了啊,才沒空去注意那個!
  
  「嗤!」
  
  .........................................壞人!
  
  「囉唆!」指尖略為施力的把我揉倒。
  
  「歲?」夏碎的叫喚把我的注意力拉開。
  
  我擔心的看著千冬歲,他的臉色變的很奇怪,皺著眉,很不安的樣子。
  
  「其實我剛剛就是要講這個......」千冬歲對著我說。
  
  「這個?」我完全反應不過來,「哪個?」
  
  「千冬歲也到了轉換期了。」冰炎很好心的解釋。
  
  我瞪大眼睛,說不出話來。
  
  「歲的大人型態啊...真叫人好奇呢。」夏碎微笑著說,「可以看一下嗎?」
  
  「...可以。」不自在的推推眼鏡。
  
  千冬歲輕輕跳下夏碎掌心,走到離我們遠一點的地方,一陣淡紫色的光芒閃耀之後,千冬歲就變成大大千冬歲了。
  
  夏碎走過去握住千冬歲的手,微笑著,「願意和我一起吃午餐嗎?」
  
  千冬歲微紅著臉點頭,然後兩人就並肩坐在一起,進行他們的午餐約會。
  
  
  
  「這就是大人型態啊。」冰炎瞇眼,「褚、你呢?」
  
  我?我還沒啊......
  
  「平常就夠遲鈍了,連轉換期時間都比別人慢。」
  
  這句話什麼意思?!我也不想這樣啊!又不是我說變大就會變大的!每個小精靈的時間又不一樣!
  
  冰炎沒說話,只是揉揉我的頭。
  
  
  * * *
  
  
  我沒辦法不在意。
  
  最近身邊跟我同班的小精靈幾乎都已經進入轉換期了,五色雞、千冬歲、萊恩、喵喵都有大人型態了,連班長歐蘿妲也說她已經進入轉換期了,分派到Atlantis輔佐一位資深戰鬥黑袍了,大家都有,只有我都沒有。
  
  雖然如此,他們卻很少用大人形態出現在我面前,我知道這是他們的體貼。
  
  每個小精靈都會很期待自己的七歲轉換期,只要能夠變成大人,就可以幫忙主人更多的事,而且也不用再擔心會被壓到、被踩到,或是半路掉下去沒人知道。
  
  轉換期的到來意味著可以成為更加出色得力的管家,對我們來說是榮耀。
  
  換個說法,如果沒有轉換期,即使在學校表現的再怎麼出色再怎麼優良也不會被公會錄用,除了我們幾個是例外,但是如果我沒有進入轉換期,我有預感,我會被換掉,因為公會不需要無用的小精靈。
  
  我坐在窗台上曬太陽,即使暖洋洋的很舒服,但是就是沒有平常那種開心的感覺。
  
  「褚,不要想那麼多。」冰炎進門,揉揉我的頭,「你不會被換掉的。」
  
  我攤躺在窗台上,我只是覺得......有種被隔離開的感覺......好像格格不入。
  
  「別亂想。」冰炎托起我,讓我靠在他虎口,揉揉我的臉。
  
  揉揉像是一種安撫一樣,我覺得心情好多了。
  
  「心情好了?」
  
  嗯!
  
  「那就陪我睡覺。」順手將我丟到枕頭上,我彈了兩下後咕咚咕咚滾下去,一頭栽進棉被裡,「真笨。」把我倒著拎起來放回枕頭上的冰炎惡劣的笑著說。
  
  你以為是誰害的啊?我瞪著躺上床的冰炎。
  
  「哼。」紅眼輕閉,指尖有一下沒一下的揉著,「睡覺。」
  
  我喬了一個舒服的姿勢,習慣性的握著他的指頭,瞇起眼睛,打了個哈欠。
  
  好像真的有點想睡覺了......
  
  
  
  冰炎視角。
  
  微微睜眼,發現褚已經睡著了。
  
  真是個笨蛋!為了沒用的事煩惱!早知道有時間讓他亂七八糟想一堆,就把所有的符咒學課本都讓他看完,省得有心思亂想。
  
  這傢伙難道不知道公會想要強制解除終生契約必須以主人的意願為基礎嗎?只要我說「不」,誰敢換掉他?
  
  哼、真是個笨蛋!
  
  虧我這幾天為了他到處查書找資料,他竟然在想要換小精靈的事?要不是看他禁不起摧殘,早就一掌巴下去省得一直腦殘!
  
  紅眼輕闔。
  
  要是起床還聽見他想一些有的沒的,就狠狠打下去!
  
  
  
  
  TBC
  
  
  * * *
  
  
  是的,我在此慎重嚴肅的說明:這篇真的是混字數的!(巴死)
  總之終於進入形態轉換了!(癱)
  
  
  總之感謝鑑閱!(正坐)
  錯字、語法不合理請糾正!謝謝!!(鞠躬)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