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戴洛難得無事一身輕,在校園裡晃啊晃的,晃到一大片蔥園。
  
  「學校裡還有種蔥啊…」戴洛蹲下身摸摸那蔥葉,喃喃自語,「很好吃的樣子…」
  
  蔥葉微微抖動。
  
  「喔──真的會動,所以冰炎說的是真的,這些蔥是『活』的。」
  
  附近的蔥都開始抖動,悄悄的探出頭來,看看這想要把他們吃掉的不速之客是誰。
  
  「嗨、你們好,我叫席雷.戴洛。」戴洛微笑著打招呼。
  
  蔥蔥們面面相覷。
  
  一株水藍色的小小嫩蔥探頭,小小聲的自我介紹,「我叫褚冥漾…最近剛搬過來這邊,之前我都住在那邊。」小手指了指遠處的籬笆,「是冰炎把我種過來的。」
  
  「喔!」戴洛摸了摸他小小的臉蛋,「你好、褚冥漾。」
  
  小心的鑽出泥土,黑色的眼睛瞅著他,眨巴眨的,突然漾出一個笑容,「我知道你,你跟冰炎都住在黑黑房子對不對?對了、你有看到冰炎嗎?他都沒有來找我玩。」語氣有點落寞。
  
  「冰炎最近去出任務了,要再兩三天才會回來。」
  
  「喔!」小蔥仰頭,對他笑著,「謝謝你。」
  
  「不客氣。」真是個可愛的小蔥。
  
  
  
  戴洛告別了褚冥漾後,繼續在蔥園裡晃盪,陸續認識了以五彩聞名的西瑞蔥和三八到不行的提爾蔥。
  
  「學校有必要種這麼多怪蔥嗎?」戴洛仰頭自言自語,突然有一個黑點出現在視野,「咦?」
  
  瞇起眼,想看的更仔細。
  
  「咦?!」戴洛瞠大眼,「會飛的蔥嗎?不對!是風!」戴洛感覺了一下風向,順著風跑,一邊仰頭看著那顆「飛蔥」一邊預測他的落地點。
  
  不知道為什麼,就是對那棵蔥很感興趣,或許是因為天性吧!對風敏感的他,很想認識這麼一顆「飛蔥」!
  
  「接到了!」戴洛看著掌心上那棵笑瞇瞇的蔥,「你好。」
  
  「你也好!我叫阿斯利安,你可以叫我阿利,請問你是誰?」褐髮褐眼笑的很陽光很可愛的裸蔥說。
  
  裸蔥?!戴洛的眼睛突然接收到這個畫面。
  
  「咳咳、」尷尬的咳了兩聲,轉過視線,「席雷.戴洛,你好。」
  
  「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阿利眨著眼睛,很好奇的問。
  
  「風告訴我的。」戴洛不知不覺轉過頭,笑著回答。
  
  「我也聽的到風的聲音喔!」阿利興奮的說。
  
  戴洛看著那張熱切的小臉,聽他訴說著他在飛行中所見到的種種景象,看見他爽朗的笑著說到「很想出去蔥園看看,但是不行,有主人的蔥才能出去」時,戴洛心念一動,忍不住脫口而出:「那你跟我出去吧!」
  
  「跟你?」阿利歪著頭,思考了一下,燦爛的笑著,「好啊!我滿喜歡你的!」
  
  「我也滿喜歡你的!」戴洛也笑著說。
  
  
  * * *
  
  
  「小漾漾!」阿利拍拍褚冥漾的蔥葉,待他探出頭後問道,「你有沒有看見戴洛啊?」
  
  「我正要去黑館找冰炎。」漾漾蔥鑽出泥土,回答卻是風馬牛不相干。
  
  「喔喔!那我們一起去吧!」阿利很歡樂的把漾漾蔥帶到水池邊洗淨後,兩聰套上那兩個人為他們準備的衣服後,往黑館出發。
  
  「今天小漾漾要去找冰炎做什麼?」
  
  「吃蛋糕。」
  
  「喔!我要跟戴洛去『衝風浪』!」(※跟衝浪一樣,不過衝的不是浪是「風浪」)
  
  「阿利好厲害!」
  
  阿利跟褚冥漾就這麼一邊聊天,一邊往那黑不可測的恐怖黑館去了。
  
  
  
  奴勒麗往窗外看了看,看到兩道人影走了過來。
  
  「唷~~我就說今天這兩位小朋友怎麼這麼反常?原來是在等小小蔥啊~~」奴勒麗一邊晃著尾巴一邊看著沙發上的戴洛和冰炎。
  
  「真好~~」奴勒麗笑的很開心,像是想惡作劇一樣。
  
  「奴勒麗!」冰炎皺眉,之前她的「小小惡作劇」把褚冥漾嚇的好幾個禮拜不敢來黑館。
  
  「我知道啦~冰炎小朋友真是『不懂情趣』~~」奴勒麗一臉無趣的出門工作去去了。
  
  過沒多久,黑館的門外響起阿利爽朗的聲音。
  
  「戴洛──冰炎──我和小漾漾來──了──喔──」
  
  「喀。」
  
  黑館的門應聲而開。
  
  「嗨、阿利。」戴洛起身微笑著迎上前。
  
  「冰炎早。」褚冥漾漾著軟軟的笑說。
  
  「嗯。」
  
  於是,兩棵(小)蔥們的一天又這麼開始了。
  
  
  
  
  END
  
  
  *t* *
  
  
  喔狩人兄弟XDD
  感謝鑑閱,不嫌棄的話請幫忙糾正錯字、語法和不合理吧!(鞠躬)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