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冰炎背著醉醺醺的褚冥漾從畢業慶祝派對上離開,站在路邊等計程車。

  酒精果然誤事!

  冰炎看著懷裡滿臉通紅、喃喃自語個不停的人,好好的畢業慶祝會是誰帶了高梁跟威士忌?!要是讓他知道是誰,他肯定會宰了那個傢伙!!

  「冰炎、果發現、果好像…嗝、幾歡上尼了、喔!」褚冥漾一句話講的斷斷續續口齒不清。

  「嗯、我知道。」嘴角揚著,背著那醉的一塌糊塗的人上計程車,講了自己家的地址。

  冰炎早就知道了,自從某次去褚冥漾家討論古典詩歌,那晚他用很彆腳的理由留自己過夜,他就知道這個人也開始喜歡自己了,要不然身為「教授」的褚冥漾,怎麼可能會給當時還是學生的自己這種曖昧訊息!

  之後,他們開始有了更多交集,漸漸的,彼此會互相留對方過夜,然後衣服也開始留在對方家裡。

  他們兩人,或許一開始只是教授跟學生的關係,但是七年的相處下來,慢慢的變了質,褚冥漾漸漸的喜歡上冰炎,但是礙於冰炎還是在校生,所以不敢有任何表示,冰炎也沒有更進一步的告白,他們都在等待適當時機──冰炎畢業的那天。

  他們的關係只差告白而已。

  「尼、尼呢?幾歡、幾歡果嗎?」褚冥漾拉著冰炎的領子,瞇著黑眸,看著那雙滿載笑意的紅眼。

  「喜歡,很喜歡。」冰炎靠在他耳邊輕聲說:「喜歡很久了。」

  「很好!尼不准反悔!不口以喔!會被打喔!被馬踢喔!」用力的抱緊他的脖子。

  看著醉醺醺的人,雙眼承著許多溫柔。

  「那個、先生…到了。」司機很不好意思的打斷兩人濃情蜜意。

  「嗯。」冰炎一秒變臉,冷淡的點頭,把車錢給他,下車,說道:「謝謝。」

  「不、不會。」


  * * *


  開了門,打開了燈。

  「好亮……」褚冥漾捂著眼睛大叫:「關掉關掉、我要睡覺!」

  「睡覺、睡覺。」從善如流的關了燈,靠著窗外流洩進來的街燈走到房間,將人放到床上,然後走了出去,打電話通知他的家人。

  「嗯……嗯……」褚冥漾翻來翻去,又從床上蹦起來,大聲說道:「我要洗澡!」

  一邊往浴室走,一邊脫掉身上的衣物,從床舖到浴室,沿途都是褚冥漾的衣物。

  打完電話的冰炎一進門就看見滿地的衣物和開的大大的浴室門,裡面一個有醉的可以的醉鬼正在洗澡!

  紅著臉撇頭,關起了門,靠坐在門板前。

  通通看光光了……冰炎隻手遮臉,腦中不斷轉著他白皙光裸的背、纖瘦的身子、婉轉的腰身、小巧的圓臀,以及水珠劃過他的背,隱没在兩股間的景象,剛剛的畫面滿腦子亂轉,隱忍已久的衝動眼看著就要爆發了,冰炎咬咬牙,藉由背誦枯燥無趣的法律條文穩定呼吸,抹去滿腦子旖旎的幻想。

  過了好一會兒,冰炎才發現,浴室裡都沒有任何聲音,連水聲都沒有,靜悄悄的。

  「教授?」冰炎敲敲門,有點擔心的叫著。

  一片沉靜。

  「教授!」冰炎緊張的衝進去,只見那全身溼答答的人正包著毛巾坐在馬桶上,垂著臉不曉得在幹麻。

  「教授?」冰炎輕輕的碰上褚冥漾的肩膀。

  「……嗚。」小小的哀鳴,褚冥漾緩緩的仰起頭看著冰炎說:「我是不是做了很丟臉的事啊……應該要選個好時機好地點的……」洗過澡稍微清醒一點的褚冥漾回想起在搭計程車時的對話,印象中他問了一堆喜歡不喜歡的問題,然後還逼問冰炎喜不喜歡他。

  「你不會說你想收回剛剛的告白吧?」冰炎好笑的挑眉。

  「沒有……只是覺得很丟臉,還是在計程車上……」褚冥漾紅著一張臉說。

  冰炎微笑著拉起紅著臉的褚冥漾說:「那就好,而且我也要跟你說,我喜歡你,喜歡你很久了。」

  「唔嗯嗯。」褚冥漾胡亂的點頭。

  雖然知道彼此心意,但是直接說開來就讓褚冥漾覺得非常的不好意思!

  如果我們兩個能一直發展下去,最後就像一般情侶一樣,許下一輩子的承諾……想到這裡,褚冥漾開心的笑了。

  不過,現在的問題是:「冰炎願意跟我在一起一輩子嗎?」

  畢竟他還這麼年輕,應該會有很多想做的事吧!而且他是擁有法、醫雙學位的頂尖人才,真的會願意跟我這個文學史教授過一生嗎?

  褚冥漾擔心的想著,眉頭也漸漸的皺了起來。

  「你在想什麼?」冰炎看著他皺起眉,咬著唇,像是在苦思著什麼。

  「冰炎……」褚冥漾欲言又止。

  冰炎嘆口氣,知道他大概在煩惱什麼,問道:「你在擔心我們之間的未來嗎?」

  「嗯。」

  「我從喜歡上你的那刻就沒想過要後悔,我不會,也不想後悔!這七年沒有,以後也不會!這樣你聽懂了嗎?」紅眼直直盯著褚冥漾說道。

  「……」褚冥漾紅著臉,不好意思的點頭。

  「既然懂了,就趕快把自己擦乾,今晚住我家,我剛剛已經打電話過去跟你姊姊說過了。」而且剛剛狠狠的被警告了一番!冰炎簡單的交代了一下情況。

  「嗯嗯。」點頭,褚冥漾拉著毛巾迅速擦乾自己。

  「我幫你拿衣服。」冰炎一邊找著衣服,一邊回想著剛剛電話中談話的內容。

  褚家大姐魄力十足的說:

  『你敢在這種不明不白的情況下吃掉那個笨蛋你就給我走著瞧!』然後帥氣的掛掉電話。

  即使知道內情還是不容許自己稍稍犯規嗎?冰炎可惜的想著。

  「哪,衣服。」冰炎去而復返,丟一套褚冥漾放在他家的衣服給他。

  冰炎拉著褚冥漾往床鋪走,取了吹風機穿乾頭髮,等他躺好後,伸手蓋住他的眼說道:

  「睡覺。」

  「那個……明天可不可以陪我回家裡一趟?」褚冥漾微紅著臉,大膽的問道。

  在褚家父母眼中,他們只是一對關係好的過分的師生,從來就沒人會把「情侶」套在他們身上,這次回家,就要把一切都說開,即使他們震驚或是反對,他也要堅持下去,因為這是他的選擇,他不想後悔。

  反彈聲浪是可以想像的,但是要他因此放棄冰炎?很抱歉,他做不到!既然是彼此喜歡,而且長跑了這麼久,好不容易等到了今天,為什麼要因為那些可以預見的風雨而退縮?

  既然兩人都有想長久經營這段感情的打算,那就不要因為一點過渡期的挫折而放棄!

  他,褚冥漾,不會退讓的,這輩子就只有「想跟冰炎一起走下去」這件事,他絕對不會退讓!

  看著褚冥漾從堅決的表情,冰炎瞭然,回道:

  「我明天本來就打算要跟你回家一趟,把我跟你之間說明白,因為我希望我們不只是情侶。」

  「喔…」不清不楚的咕噥了一句:「原來都計畫好了啊……那我剛剛不就白操心了……」

  冰炎聽到了,彎起唇角笑道:

  「你終於開竅了!」

  聽到這種親膩的調侃話語,褚冥漾紅著臉瞪他一眼。




  TBC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