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同壽啊……真是個微妙的詞……
  
  褚冥漾無力的趴在桌面上,像灘爛泥一樣,明明最近都沒有被拖去出任務,也沒有被友人抓去參加奇怪的活動,但是褚冥漾就是覺得莫名的疲憊,發自心靈,深深的感到異常疲憊。
  
  ……或許跟他心境已老有關?果然人想太多就是老的快……
  
  褚冥漾悠悠的嘆口氣,看著面前的冰淇淋泡芙,卻沒有吃它的慾望,腦袋裡不停的轉著、不斷地思考著「同壽」的問題,想到腦袋都快炸掉了他還是不知道該怎麼回應冰炎才好。
  
  褚冥漾緩緩坐起身,伸手拿起冰淇淋內餡已經半融化的泡芙,一口一口緩緩的咬著。
  
   想起前幾天冰炎突然提起這件事時,自己還傻愣愣的反問對方:「兜售?學長你要去賣什麼嗎?」結果當然是被人狠狠的巴了一下後腦,之後,對方冷冷的留下一 句「好好想想」就離開了,也不解釋清楚,還是後來去問了幾乎無所不知的紅袍友人後,他才知道原來不是「兜售」而是「同壽」──與對方共享相同壽命。
  
  是說,知道是同壽也不能幹麻啊!
  
  有時候,褚冥漾真的覺得冰炎惜字如金的個性讓他感到非常沒力,偏偏自己又沒那個膽去問清楚,總覺得問清楚之後就會嚇到直接昇天見阿嬤了,畢竟火星世界總是有一堆奇奇怪怪的術法跟詛咒……
  
  褚冥漾吞下最後一口泡芙,軟趴趴的趴回桌上,額頭靠著冰涼的桌面,腦中不斷轉著有關「同壽」的事,越想越沒力。
  
  皺了皺眉,褚冥漾用力的吐了口氣。
  
  這種事不是他想要去想就能想出來的,比考學測基測、比跟鬼族開打、比跟要喚回學長……等等,比那些他所經歷過的事都還要重大N百倍的這種事,真的不是他想要就能決定的……
  
  他喜歡學長,但是……
  
  褚冥漾的眼神變的悠長,凝視著窗外澄澈的天空。
  
  要是老爸、老媽、老姐還有然都回到安息之地後,剩下我一個怎麼辦啊?而且……要是同壽的話,不就代表一輩子都要被學長巴頭巴到死了嗎?
  
  ……自己都好想吐槽自己。
  
  「唉──同壽啊……」褚冥漾抹了抹臉,長長的嘆了一口氣,自言自語般說道。
  
  
  * * *
  
  
  冰炎脫下黑袍,先洗了個澡,把身上的砂石灰塵血汙通通洗掉,然後套上襯衫後,坐上沙發,靜靜的看起書。
  
  過了不久,聽到隔壁有開門聲和腳步聲,知道自家的腦殘學弟已經回來了,但是冰炎並不急著過去要答案,清楚對方思考一件事總是會再三的、反覆的想,然後下定決心,盡自己最大的能力去做。
  
  他知道這次他沒辦法插手,無法給予對方明確的選擇,只能要他自己去想,去琢磨。
  
   這一次,要做選擇的是褚,自己不能暗示他,也不能強迫他,這個決定攸關到兩人的未來,雖然對自己也有影響,但影響沒有對褚來的大,所以必須要由褚自己決 定,不像之前可以幫助他離清思路,讓他做出最有利的選擇,這次,褚所做的選擇是要賭上他自己的一切的,所以只有這次,絕對不能幫助他。
  
  只有這次,不能插手,不管結果是如何。
  
  冰炎輕輕的吁了口氣,闔起書本。
  
  人們總是說精靈是淡然的種族,但是那些人不知道的是精靈只對自己認定的人事物執著。
  
  人們又說精靈是寡欲無求的種族,這點他們到是說對了,精靈所想要的很少很少,但是,或許是因為他身上獸王的血統,他想要的很多。
  
  他最想要的,就是褚。
  
  他多麼希望可以一起跟褚走過很多年,十年、百年、千年,一直到他們都各自回歸,他回到主神的懷抱下沉睡,褚到安息之地沉眠。
  
  因為精靈跟一般的種族不一樣,精靈不會輪迴,不像一般的種族可以轉生,以新生的姿態繼續在那美麗無垠的世界活躍,所以精靈的壽命很漫長,長到他們足以看遍世界的各種面貌、各種變化,然後滿足的長眠。
  
  他無法轉世,但是褚可以,一直一直不斷的轉世。
  
  夏碎那聰明的弟弟曾跑來質問:
  
  「為什麼冰炎學長要讓漾漾知道同壽?」
  
  他忘記自己當時的表情是怎樣,語氣又如何,只記得自己當時回答:
  
  「因為我不想不斷地在時間的洪流中找他,我希望我們可以一直不間斷的走下去。」
  
  他知道自己這樣的想法已經過分躁進了,但是,他無法在擁有褚之後又再度失去他,然後在時間之流裡尋找褚,在身為混血精靈的漫漫長生中,他要用多少年等待褚?又要用去多少年去尋找褚?
  
  千冬歲沉默了,然後低聲的說了句:「那冰炎學長知道要一個人類忍受近乎永恆生命是什麼感覺嗎?」
  
  之後,千冬歲就沒再來找他了。
  
  冰炎相當清楚千冬歲說的沒錯,但是自己內心非常渴望褚給的答案是「願意」,因此,他不能也無法給予褚任何可供選擇的道路。
  
  
  * * *
  
  
  這並不是答應不答應的問題。
  
  褚冥漾煩躁的抓亂頭髮,這幾天被這問題攪的沒辦法好好的睡上一覺,讓他的脾氣越來越不好,精神越來越差。
  
  帶著有點蒼白的臉色走進學生餐廳,褚冥漾一屁股坐到「沉思座」──這幾天固定坐在那個位置思考,煩躁的拿起叉子,戳著眼前剛送來的蛋糕,沒有吃下去的欲望。
  
  『漾漾為什麼不直接去問冰炎學長?』
  
  褚冥漾腦中不斷轉著這句話,想起千冬歲那一臉神秘莫測的表情,和那清淡的口吻。
  
  『再怎麼想也想不出來,怎麼不去問問學長的看法?』
  
  褚冥漾皺著眉,重重的吐了口氣,低聲呢喃道:
  
  「講的那麼簡單……這又不是問了就會有答案的……搞不好學長還會一腳把我踢回去叫我自己好好想出來才准去找他……」
  
  「你倒是很了解。」冷淡的嗓音兜頭灑下。
  
  褚冥漾抬頭一看,穿著黑袍的冰炎拉開面前的椅子坐下,晶亮的紅眼看著他,褚冥漾一看到他,感到有點悶,連續幾天的煩躁根源出現在自己面前,褚冥漾已經不管自己是不是會被種到黑館,一雙黑眸用力的瞪著冰炎。
  
  「所謂『同壽』,是我將一半的生命分給你,兩個人擁有一樣長的壽命,而且我可以感覺到你的狀況,同樣的,你也可以知道我的狀況。」冰炎說道。
  
  學長你在說啥?分一半的壽命給我?那學長你會怎樣?
  
  褚冥漾一邊聽一邊瞪大眼睛,冰炎沒有回答他的問題,繼續說道:
  
  「這是同命契約中最簡單的一種,而且,其中一人的死亡並不會影響到另一方,我只是把壽命分給你,不是把我的『性命』分給你,這是『同命契』,不是『同生契』。」
  
  褚冥漾一臉呆愣。
  
  冰炎瞟了下褚冥漾呆滯的臉,冒出一句不相干的話:
  
  「我要去出任務了。」
  
  銀白的傳送陣消失在褚冥漾眼前,褚冥漾久久無法回神,腦中不斷打轉著那句話:「這是『同命契』,不是『同生契』。」
  
  只求同壽,不求同死。
  
  你怎麼說?
  
  
  
  
  TBC
  
  
  * * *
  
  
  噢,難得正經!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