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冰炎拉上窗簾之後,倒回床舖,有點煩躁的拉了下頭髮,腦中全是褚冥漾蒼白飄忽的臉色,像是再不好好睡一覺就會昏倒一樣。
  
  雖然早就預期對方會很在意很在意,在意到根本睡不著,但是看見那張氣色極差的臉之後,還是會感到鬱悶,會感到……不忍心。
  
  「叩叩叩。」門板被人輕敲了三下,聽這敲門的方式就知道外面的人是凡斯,如果是亞那,肯定是胡搞亂敲一通之後也不管有沒有人應聲,就逕自飛撲進門。
  
  「冰炎!冰炎!你還在睡覺嗎?」沒想到是亞那的嗓音自外面透進來,冰炎微愣了下,上前去應門。
  
  「爸、父親,早。」冰炎看著兩位監護人,一臉歡樂像是世界上沒什麼好煩腦的亞那,趴在表情冷淡的凡斯肩上,笑瞇瞇的對自家兒子揮手。
  
  「我剛剛看見了喔!你跟漾漾的深──情──對看!噢!爸爸看了好開心!」亞那霹靂啪啦的講了一堆,一邊講還一邊自己演了起來。
  
  冰炎皺了皺眉,第一次不等對方說完就插話:「並不是。褚他……」頓了一下,表情有點困擾,像是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最後只能悶悶的開口:「只是碰巧。」
  
  凡斯靜靜的看著冰炎有點困惑又有點煩躁的表情,淡淡的說:「需要談一談嗎?」
  
  冰炎微微愣了一下,輕輕的皺起眉,考慮了一下,最後點點頭,見他答應了之後,凡斯反手拉住亞那,說道:「我們,我們三個,已經好久沒有一起吃頓飯了。所以,等會兒一起吃個早餐吧?」凡斯難得的露出一個淺淡的笑容。
  
  冰炎也跟著淺淺的笑了。
  
  冰炎關上房門後,凡斯拖著亞那下樓,一路拖進廚房,然後吁了口氣,微微皺起眉,像是在思考著什麼,亞那看著凡斯若有所思的臉,輕輕掙開他的手,走向瓦斯爐,開始動手準備早餐。
  
  「漾漾不討厭冰炎,不代表他喜歡冰炎。」凡斯輕輕的吐了口氣後,說道。
  
  「嗯哼,冰炎也知道吧!所以才會有少年維特的煩惱啊!」亞那有些戲謔的說道,轉過頭,那雙笑的彎彎的銀眸看著凡斯有點無奈的臉。
  
  「冰炎說他不後悔,那我們也不必太過擔心,那孩子應該已經有自己的應對方法了,我們只需要去傾聽,畢竟……」亞那頓了一下,然後漾開一個大大的笑容說:「自從冰炎上國小以後,我們三個就很少再開家庭懇親會了!難得有這樣的機會欸!」
  
  凡斯笑了笑,聽見冰炎走下樓梯的腳步聲,看著那久久才見到一次面的兒子靜靜的坐在另一張椅子上。
  
  「凡斯父親,早安。」冰炎淡淡的打招呼,一雙紅眼看向那正在瓦斯爐前快樂煎蛋的亞那,表情有點驚訝。
  
  「偶爾也要讓亞那煮一頓,要不然他老是抱怨沒辦法吃到自己喜歡的東西。」凡斯淡笑著,在那雲淡風輕的表情中,流露出一種親密的感覺──寵溺。
  
  冰炎輕輕應了一聲,看著凡斯精緻漂亮的冷淡面孔,在陽光的照耀下,更顯得俊美,嘴角邊那若有似無的微笑,讓他看得目不轉睛。
  
  那是一個他也說不出來的笑容,但是,他常常在凡斯和亞那臉上看到──當他們兩個注視著彼此的時候,或是想起對方的時候。
  
  不知道,當褚冥漾想起他的時候,會不會也露出這樣的笑?
  
  冰炎的紅眼微微黯淡下來,他很希望,有一天自己跟褚冥漾也能夠像他的爸爸和父親一樣,親密無間,他一直都很希望如此。
  
  原本他是計畫要在大學取得文憑,並且找到工作之後,兩個人坐下來好好的談一談,把一切說清楚講明白,當那個時候,只屬於他們兩個人的相處模式也固定下來了,生活也安定了,對方不能用未成年、不切實際等理由打發掉他,他要對方仔細思考,並且做出決定。
  
  只是,導師家長座談會出了小小的意外,導致他的計畫被迫提前實施,他的心意被第三者說出,然後被褚冥漾誤解,讓原先計畫好的順序被打亂,倉促執行。
  
  如果沒有父親和爸爸的來電,或許他真的會莫名其妙的被褚冥漾誤會自己跟夏碎是一對,要達到那目標的道路變的更加困難、更加麻煩……或許會變得更加難以達成也說不定…………
  
  但是變成眼前這種情況也沒有比較容易解決!
  
  冰炎有點煩躁的皺眉,亞那輕巧的走上前,將裝有顏色詭異的炒蛋的盤子放在冰炎面前,開心的說:「這是爸爸特製的活力炒蛋,吃了就會非常有精神喔!」
  
  冰炎看著自己盤裡的炒蛋,臉色瞬間變得很奧妙,有點蒼白,像是回想起不愉快的回憶一樣,冰炎微瞇起眼,輕輕的咬了一口,瞬間臉色脹紅,只差沒把嘴裡的蛋吐出來。
  
  勉強嚥下去之後,冰炎抹掉眼眶裡的淚水,紅著一張臉問道:「芥末炒蛋?」原先清亮好聽的聲音如今變得有點沙啞。
  
  「對啊!這是我無意間發現的喔!很提神吧?這樣就不會一臉酸菜臉了!」亞那眨著銀眸笑嘻嘻的問,一臉「冰炎趕快稱讚我」的表情。
  
  冰炎聽了,心裡有點彆扭,已經許久不曾聽到自家爸爸直率的話語,突然間要面對這種情況,讓他感到有些不自在,但是又感到非常溫暖,原本鬱悶的心情漸漸愉悅起來。
  
  「嗯。」冰炎輕輕點頭,應了一聲,然後將盤子微微推開。
  
  亞那笑笑的將盤子裡的蛋一口氣吃掉,然後張著嘴不斷呵氣,口齒不清的說:「那現在…哈哈、好辣……冰炎有什麼心事或是想法……呼呼、辣、好嗆……想聊聊嗎?」
  
  聽到亞那切進正題,一旁安靜吃著正常口味的炒蛋的凡斯抬起頭,闃黑明亮的冷淡黑眸直視著冰炎,等待著冰炎開口。
  
  「爸、父親……我可以一個人在外面租房子嗎?」冰炎沒有開口聊天,反而平靜的看著兩人,提出了驚人的要求。
  
  
  
  
  TBC
  
  
  * * *
  
  
  新稿的檔案居然救不回來……(淚)
  感謝鑑閱……(聲音飄忽的倒進角落繼續哭)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