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褚冥漾走在校園中,一邊走氣也漸漸消了,想起剛剛大膽的對冰炎吼叫,他突然覺得自己來日不多,可能以後照三餐被冰炎虐待,而且因為死不了,所以更加覺得以後的生活痛苦殘酷了一百倍!
  
  他知道冰炎一定有他的理由才會把記憶取走,但是……
  
  褚冥漾咬牙,又開始覺得怒火中燒。
  
  至少別擺出一副理所當然的模樣啊混帳那是我的記憶啊啊啊啊────
  
  他討厭總是被隱瞞,討厭總是被含糊帶過,討厭明明是自己的記憶卻被剝奪,討厭什麼都搞不清楚然後害的冰炎也一起被那些傢伙嘲笑,到底是誰無知啊?!
  
  啊啊啊────越想越火大啊啊啊啊────
  
  褚冥漾氣的整個人在發抖,腳步重重的踏在石磚上,不理會腳底下石磚的哀號,重重的踏著、踩著。
  
  而且,他最近才知道一件很該死的恐怖的事,要成為死神必須親眼見證過最重要的人的死亡才可以成為死神!
  
  他以前還以為成為死神的人選是隨機挑的,但是,如果是必須經歷過這種事才會成為死神的話,他不覺得自己是因為太衰才被誤選為死神……嗯、好啦他是曾經這麼想過啦,但是他後來有去求證過了,雖然他的腦子很殘,但是不代表他不會思考……不對,他幹麻貶低自己?
  
  他翻遍生前所有的記憶,他根本不記得他到底看過誰的死亡,而且還是重要的人,硬要說的話只有他阿嬤,但是他阿嬤早在他出生前就過奈何橋了,根本不可能是阿嬤!
  
  所以,只剩下一個人了,那個很重要的人。
  
  褚冥漾停住腳步,瞪著地面,他很想知道,但是,他又害怕知道,既然是親眼見證,那一定是……死在他面前……
  
  這也難怪……記憶會被取走……
  
  褚冥漾死死的咬緊牙,不願知道,但是又很想知道,他陷入掙扎和矛盾,之前還沒想透的時候,認為冰炎把那段記憶歸還是一件理所當然的事,但是現在……
  
  所有的事都串起來了,他知道為什麼自己會被取走記憶,也知道自己的記憶依然缺失、不完整,能不能飛已經不重要了,他只是想要了解那段過去,只是不想當一個什麼都不知道的笨蛋。
  
  眼前突然閃過一陣白光,冰炎一臉淡漠的出現在他面前,紅眼靜靜的盯著他,過了一會兒才說:「你真的想知道?」
  
  褚冥漾猶豫著,看著冰炎沒有任何表情的面孔,他知道對方要讓自己做決定,但是,他真的不確定自己現在想不想知道。
  
  冰炎突然伸手取下脖子上的項鍊,褚冥漾皺了下眉,不懂對方為什麼突然拿出項鍊,而且他有印象,這是某一年被喵喵哄著買下的交往紀念禮物。
  
  冰炎將項鍊握在掌心,開口說道:「這裡面有你最後的記憶,你最想知道的都在這裡,決定之後,將項鍊輕輕的放在額心,你就會找回完整的記憶。」
  
  將項鍊放到褚冥漾手上,冰炎淡淡的說:「我父親和母親是在我眼前死的,他們曾經說過:『選擇之後,不要後悔曾經選擇的道路。』我不後悔我當初做了那樣的選擇。」
  
  白光一閃,再眨個眼,他已經回到房間了,但是卻沒看見冰炎,褚冥漾坐在床上,看著手中的銀色狗牌項鍊,上頭的火焰刻飾豔紅的像是真的有火在燒一樣。
  
  「選擇之後,不要後悔曾經選擇的道路。」褚冥漾默默的唸著,然後看著手中的項鍊,吞了吞口水,將項鍊放到額心,他的腦中瞬間灌入了許多東西,一直看到鮮紅色的畫面在跳動,頭漸漸痛了起來,但是他卻拔不開放在額心的項鍊,記憶大量的湧入,不顧他的意願強硬的進入他的腦海裡。
  
  等到記憶全部流入腦海中之後,他所有的記憶都完整了,同時他的臉色變得異常蒼白,露出一種像是要哭出來一樣的表情。
  
  「學長……」
  
  
  
  
  TBC
  
  
  * * *
  
  
  這是最少的一篇!一千三而已~(貌似很驕傲?)
  感謝鍵閱!(好想貼光光啊……)
  
  (硬要補)
  我想要買硝子大人的「自重不能」本!(哭)←最近才知道這件事很扼腕!(不我根本是扼腕到手腕都要斷掉了!(毆))
  我好恨啊────(去死啦!)
  好恨好恨好恨啊啊啊────(咬牙淚奔←意外的高難度絕技?)
  要是殘本開通販了誰先去幫我頂一個位置啊啊啊────(指著硝子大叫個沒完←沒禮貌沒禮貌沒禮貌!囧)
  
  好吧!家教24好看!看的好HIGH!(樂)
  我絕對沒白花爵之銀灰的錢!(呵呵呵←悲極反笑?)
  
  我現在的心情好複雜,又喜又悲又興奮又低落。(這樣會生病的孩子,請自重(拍拍))
  不要跟我說「自重」啦啦啦────(翻桌←啊啊變臉了~)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