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看著冰炎閃著銳利光芒的紅色眼睛,褚冥漾覺得自己連呼吸都有困難,對方強大的氣勢讓他連拒絕的話都說不出,只能唯唯諾諾的哼哈幾聲,用一些模稜兩可的語助詞回應那些問題。
  
  照這情況看來,肯定、絕對是他昨晚喝醉的時候做了蠢事說了蠢話,要不然冰炎怎麼會這麼咄咄逼人,非得要得到一個確切真實的答案不可?
  
  「褚,我再問一次,你,為什麼騙我?」冰炎雙手盤在胸口,語氣平靜,但是微微瞇起的眼裡帶著一點殺氣和怒意,以及一些些難以察覺的不解。
  
  「我我我、我只是……沒有要你們擔心……我只是、不希望造成困擾…啊……」褚冥漾的眼神飄向一旁的大樹,不敢直視著冰炎的臉,畢竟這對他來說刺激太大,而且對方的臉上現在寫滿了「不說實話就給你好看」的威脅,他心臟貧弱,看久了會心悸。
  
  冰炎看著對方明顯心虛的臉,沒打算追問下去,反正這也不是他要問的問題,他真正想問的問題是昨晚褚冥漾瘋瘋癲癲、似真似假的表白,但是,該怎麼問出口也是一個問題。
  
  「褚。」冰炎的語氣帶了一點遲疑,褚冥漾疑惑的轉過頭,望著冰炎閃爍不定的紅色雙眼,心裡感到很不妙很不安,心跳明顯的增快了許多,嘴唇不自覺的輕輕顫抖著。
  
  「褚,你還記得昨天對我說什麼嗎?」冰炎瞇起眼,用一種不同與以往簡潔明快的語氣,緩慢開口問道,發現褚冥漾很明顯的抖了一下,表情變得僵硬又不自然。
  
  「我不知道……」褚冥漾的聲音細細的,帶了點恐懼和慌張,神色也逐漸慌亂起來,不斷的眨動雙眼,樣子非常不安,像是在恐慌什麼、畏懼什麼一樣。
  
  冰炎瞇了瞇眼,對於褚冥漾的反應和昨天的話語做上連結,心裡有了一些揣測,雖然還不知道正不正確。
  
  「你昨天說,你喜歡我。」在這句話說出口之後,冰炎心裡有種奇異的彆扭感,但是再怎麼樣彆都比不上褚冥漾活像是肚子痛了十天那樣的蒼白呆滯臉色精采。
  
  「學長你不要跟我開玩笑……」褚冥漾的聲音有點虛弱,垂下眼睛不敢看冰炎,心臟跳的飛快,像是下一秒就要失速般的瘋狂跳動著,他沒辦法在被指出之後還泰然自若的對冰炎說謊。
  
  「我像在開玩笑嗎?」冰炎咬牙反問道,看著褚冥漾的反應,他知道自己猜對了,但是他不清楚該怎麼對待這個學弟,畢竟對方並沒有要求回應,也沒有把事情完整說開來,但是事情就是這樣發生了,而他需要好好的思考一下該怎麼處理這件事。
  
  褚冥漾沉默下來,低頭看著自己的腳尖,過了一陣子之後,低低的、很小聲的說道:「不像,學長才不開玩笑。」嗓音低沉又很小聲,咬字含糊的像是全都黏在一起一樣,冰炎一時之間被那口氣沉重的低語震懾住了,無法接話,只能看著垂頭不語的褚冥漾。
  
  褚冥漾不敢抬頭看冰炎的表情,受不了這沉悶的氣氛,低低的說了聲「學長再見」後就快步的離去,用盡全力的奔逃,無法顧及冰炎的反應了,他只能用盡力氣的跑到圖書館,靠在門口旁的扶梯上喘氣。
  
  就算他這麼盡力的想隱瞞這件事、想維持彼此之間的關係、想保有現在的這一切,結果只是因為喝醉了胡亂自爆,褚冥漾喘著氣瞪著腳尖,不知道心跳如此急促是因為剛剛的奔跑還是因為被揭露心事的緊張,心裡隱隱浮現一種絕望的感覺。
  
  都還沒有徹底想好該怎麼辦就完蛋了,他昨天醉昏頭的自爆把他們一年多來的情誼都毀掉了,他突然有種覺得自己好蠢的感覺,愚蠢到無以復加的地步。
  
  褚冥漾抹掉額上的汗水,又喘了幾口氣,順了順呼吸的頻率,緩緩的走進圖書館裡,不讓別人看見自己臉上的糟糕表情,迅速的溜進櫃檯後方的房間穿上背心,趁著做櫃檯的工讀生還沒發現自己之前跑進圖書館角落,窩在修補書籍的書桌前,撕下一段又一段的透明膠帶黏好嚴重脫頁的書本,藉由這個重複性高又不必花太多心力的工作平復狂躁的心情。
  
  亂烘烘的腦袋裡不斷流過剛剛的對話和畫面,褚冥漾不自覺的停下手邊的動作,被迫重新檢視剛剛的景象和對話,那情景似乎比發生的時候還要更清晰,更讓人招架不住。
  
  不過,自始至終,他都不知道冰炎的表情是如何,那雙眼睛又乘載了怎樣的情緒,在發生了這麼尷尬的事之後他們還可以繼續當學長學弟嗎?
  
  褚冥漾想像著那個畫面,他可以很輕易的想像出冰炎與平常無異的表情和動作,但是他卻不知道自己會是什麼樣的臉色和表現,事情是他惹出來的,但是他卻不知道該怎麼辦,只想膽小的躲起來,最好十天八天不要見面,之後再用個謊言或是什麼理由藉口搪塞過去,把所有的事情都抹滅,繼續若無其事的過日子。
  
  褚冥漾趴到冰涼的桌面上,覺得自己的想法不但天真愚蠢還很逃避,冰炎絕對不是一個好唬哢的人,要招惹對方之前就要有必死的決心,而他一點都不想死,他只想平安順遂的度過大學生活,然後安分的找個工作直到老死為止。
  
  他這一生已經很倒楣很精采了,不需要多餘的花邊和裝飾來點綴這個悲慘人生了……但是他認識冰炎和千冬歲這票人之後,就已經注定他的大學生活會很驚豔了,即使他一點都不想要。
  
  而現在,他把這一切弄成一團糟了。
  
  褚冥漾抵著冷透心坎的桌面,腦子裡亂糟糟的,閃過好幾個藉口想掩飾掉這個錯誤,但是光憑他剛才過度慌張的反應和冰炎不容許被人愚弄的個性,這件事不可能這麼簡單就善了。
  
  冰炎不會輕易放過他的。
  
  
  
  
  TBC
  
  
  * * *
  
  
  逛街走太久讓我的腰好酸。(老人OTL)
  感謝鍵閱ˇ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