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褚冥漾依然小心翼翼的避開冰炎,冰炎似乎也沒有刻意要堵他的意思,上次在圖書館廁所遇到可能真的是巧合?
  
  褚冥漾一邊刷著條碼一邊想著,要不然,冰炎怎麼可能就這樣放著自己不管而且什麼動作都沒有,在路上不小心遇到夏碎時,對方就像平常一樣微笑打招呼,似乎什麼都不知道,只有對於他們兩個疏遠這件事感到疑惑,要不是對方演的很好,就是夏碎真的不知道內情。
  
  所以現在是怎麼回事?
  
  褚冥漾有點搞糊塗了,沒人知道這件事,是嗎?所以這表示什麼?
  
  將完成借閱手續的書本遞還給對方,褚冥漾輕聲的說出還書日期,微笑著接受對方的道謝然後坐回椅子上繼續糾結於那團亂七八糟的思緒中,總覺得有點怪異,這整件事情的發生是源於自己沒錯,但是現在的情況似乎有點莫名其妙,對方毫無消息也沒有動靜,平靜的讓褚冥漾全身毛骨悚然。
  
  那個人絕對不是這麼好應付的人,怎麼可能會什麼動作都沒有?簡直太詭異了!一切都莫名其妙!
  
  這個時段圖書館裡的人很少,褚冥漾有時間可以好好發呆,還有整理剛剛歸還的書籍,照著書碼一本一本的排好,手上動作沒停,腦子裡的思緒也沒斷,依然不斷的在思考著冰炎的反常。
  
  自己避不見面沒用的躲躲藏藏就算了,冰炎會逃避?這是不可能的事。一定是有其他計畫才對,所以現在對方在計畫要怎麼「處理」自己?褚冥漾頓了一下,被自己腦中浮現的血腥畫面嚇了一跳,搖搖頭甩掉奇怪的畫面,依然在苦思對方安靜異常的原因。
  
  正當他疑惑不解時,背後一聲重重的「碰」,褚冥漾轉過頭,看見一大疊厚厚的醫用原文字典放在桌上,他沒記錯的話,這堆書上次被冰炎借走了,所以……
  
  褚冥漾抬眼,對上一雙豔麗的紅眼,那瞬間,褚冥漾的臉色開始發白。
  
  「還書。」那許久沒聽到的風涼嗓音這麼說道,紅眼直勾勾的盯著他,沒有要移開的意思,褚冥漾移動僵硬的雙腿走到櫃檯前,一本一本的開始刷條碼,毫無起伏的嗶嗶聲聽在褚冥漾耳中顯得有點詭異,有種全身泛涼的感受,再加上冰炎毫不掩飾的視線,讓他感到全身發毛。
  
  看到系統提示「全部還清」的瞬間,褚冥漾感動的差點想跪下來大哭,但是做人還是要有職業道德,他有點困難的張嘴說道:「全部還清了,謝謝。」聲音小的像是講話無力一樣,但是他才不管那麼多,能趕快把對方送走才是重點!
  
  以為將對方打發掉時,手腕突然搭上一隻纖長有力的手,一股力量將他往前拉去,害他的大腿撞到櫃檯,痛到酸麻的感覺一路往上爬過背脊,差點就痛到噴淚了,一抬頭,對上一雙憤怒的紅色眼睛,清亮透徹而且美麗。
  
  「在你說了那樣的話之後還妄想從中脫逃而出?」冰炎冷冷的說道。
  
  褚冥漾緩緩的瞪大眼睛,眼底全是對方的倒影,嘴裡不自覺低喃著「學長」,可惜正在發飆的冰炎並沒有看見那微微張闔的唇型。
  
  「你會不會太天真了一點?」冰炎的聲音冷冷的,有點咬牙切齒的感覺,微微瞇起的紅眼裡滿滿的都是褚冥漾的倒影。
  
  用力的吐了口氣後,冰炎放開褚冥漾的手腕,用命令般的口吻說道:「我絕對不准你這樣就跑掉,敢跑你就試試看。」聲音又冷又涼,讓褚冥漾全身起了雞皮疙瘩。
  
  冰炎了冷哼一聲,用力的瞪了褚冥漾一眼後才轉身離去,迅速的讓機器感應了下學生証,宛如一陣銀色的風般急速的颳了出去。
  
  呆呆的望著冰炎離去的背影,褚冥漾愣了好一會兒才回過神,大腿有一陣沒一陣的刺痛著,手腕上浮現一圈淡淡的紅暈,可想見剛剛冰炎抓的多用力,掌心上掛著兩條被學生証割傷的血痕,是什麼時候拿起對方學生証的他一點印象都沒有,對方又是怎麼抽走學生証的他也不記得,只有那雙憤怒卻又漂亮的紅色眼睛不斷浮現在腦海。
  
  緩緩的從口袋裡掏出透氣膠袋把傷口纏住,直到現在,他才感覺到傷口微微刺痛著。
  
  這下子麻煩大了……
  
  褚冥漾望著掌中顯眼的白色透氣膠袋,不知所措的呆站著,心裡湧起一股恐慌,雖決定要好好的正視這件事、做個完善的解決,但是想到以後真的會失去現在擁有的一切就感到難過和慌亂。
  
  但是,一直拖著沒有結果只會產生更糟糕的後果,可能原本有個全屍,拖到最後就被挫骨揚灰灑大海了,連點渣渣都不剩。
  
  褚冥漾垂下眼睛,盯著潔淨的桌面,很清楚自己再怎麼拖最終都是要面對冰炎的,差別只在死的痛快不痛快而已,既然如此……
  
  吞了下口水,褚冥漾轉過身背對櫃檯,拿出手機,寫了一封簡訊,也不過十幾個字卻耗掉了他十多分鐘,字字考慮斟酌,最後在傳送鍵上摩娑許久,遲遲不敢勇敢按下去,此時另一名工讀生走進櫃檯,慌亂之下褚冥漾緊張的按下傳送鍵然後把手機塞進口袋,心跳破百,幸好對方只是在書車裡找書。
  
  褚冥漾暗罵自己又不是作賊心虛,直到坐回椅子上,褚冥漾才真正意識過來自己剛剛做了什麼,他做了一件驚天動地的事,而且是他發出訊息的!
  
  這表示要是他爽約或是放冰炎鴿子的話,絕對會死的很難看!
  
  而且,為了要速戰速決,他很愚蠢的把日期訂在今天晚上,現在,他只能祈求冰炎不要那麼早發現那封簡訊,然後他就可以繼續裝死……
  
  口袋裡一陣震動打斷褚冥漾的自我安慰,驚跳了一下,不小心手肘撞到桌緣,一陣酸麻感爬上肩膀直透背脊,他倒抽一口氣,用另一隻手拿出手機,吞了下口水,緩緩的深吸了一口氣,點開。
  
  『敢跑你就試試看。』
  
  褚冥漾腦中一片空白,心驚的望著冰炎恐嚇般的回信,開始緊張了起來,腦子裡開始思索著他到底要怎麼開口才好,但是緊張的情緒一直害他沒辦法專心,心臟急促的跳個不停,無法好好沉靜下來,越想平緩情緒越是緊張的要命!
  
  
  
  
  TBC
  
  
  * * *
  
  
  行憲紀念日快樂XDDD(硬要)
  晴川子玉的新刊「全世界」(碎歲)開預購中,「兄嫁養成計劃」(碎歲)也在開二刷調查,「光明語錄」殘本也在販售中唷ˇ
http://spreadsheets.google.com/viewform?formkey=dEp4SnNVVF9UYWlVaUpwY0ZPZTRPQXc6MA
  感謝鍵閱了XDD”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