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頓悟不過是一瞬間的事,雖然他完全不知道自己怎麼頓悟的,就只是像平常一樣望著冰炎的臉默默想著關於「喜歡」這個重大的人生課題,結果就突然想通了,瞬間自己也驚愕到不行,只是,雖然有了人和,卻沒有天時和地利,沒有花前也沒有月下,地點還是在很不浪漫很沒情調的電梯裡,而且旁邊還有一對兄弟正在討論著晚上的食譜。
  
  「學長……」褚冥漾有點呆呆的叫喚著,微微皺起眉看著對方,表情有點困惑,語氣也很不確定。
  
  「嗯。」冰炎應了一聲,低頭繼續閱讀著手上的原文小說,稍稍分了心神放在學弟身上,聽取對方的話語。
  
  「叮!」電梯門緩緩開啟,夏碎和千冬歲率先踏了出去,同時褚冥漾也開口了。
  
  冰炎有點錯愕的瞪著褚冥漾,對方回以一個很莫名其妙又不知所措的困惑笑容,輕輕的卻堅定說道:「我的答案是認真的。」
  
  說完之後,褚冥漾尷尬的紅了整張臉。
  
  「空隆!」電梯門無情的關起,阻擋掉夏碎和千冬歲的視線,也替他們隔出一個兩人的小空間。
  
  冰炎近乎粗魯的瞪著對方,紅眼裡承滿了詫異,沉默了一會兒之後,柔暖的笑意從深處慢慢的透了出來,稍稍放輕了聲音說道:「好,那……」
  
  冰炎彎起唇角,低下頭,輕輕的在褚冥漾唇上碰了一下。
  
  「空隆!」電梯門突然打開,門外站著一名見鬼般瞪大眼、還穿著某國中制服的男學生,以及後頭像是在等著看好戲般的惡質兄弟檔。
  
  「嗤。」冰炎拉著還紅著臉在發呆的褚冥漾走出電梯,淡淡的哼了一聲就離開。
  
  電梯裡發生的事褚冥漾打死都不說,但是從電梯門開的那瞬間,彼此親近姿勢中還是可以猜出點什麼,從那天起,兩人的行為隱隱帶有一種甜膩了過頭的親密,他們兩人不覺得有什麼,但是看在千冬歲和夏碎眼中,那是一種屬於褚冥漾和冰炎的特殊關係。
  
  「褚,起床。」冰炎彎身在褚冥漾耳邊說道,伸手推了推對方的肩。
  
  褚冥漾有點茫然的睜開眼睛,看見冰炎極近距離的臉,腦中一片空白,但是手已經很自然的攀上對方的肩,起身打了個哈欠,臉上掛著一抹混合了令人難以想像的單純卻又有點憨呆微笑,用那有些沙啞的性感聲音對著冰炎回了聲「早」。
  
  冰炎很喜歡在半睡半醒之間的褚冥漾,因為對方此時表現出來的親暱是完全不加思索的,純粹只是靠著感覺在行事。
  
  夏碎所謂的「早晨總是受惠良多」就是這個意思吧。
  
  冰炎挑起一抹有點惡質的微笑,推開半掩的浴室門,倚著門框看著從溼毛巾裡抬起頭的褚冥漾,對方臉上緩緩染上一層暈紅,用毛巾掩著嘴,不清不楚的咕噥了一聲「學長早」,有點溼潤的黑眸透著一股慌張。
  
  冰炎微微瞇起眼,笑的愉快。
  
  「早啊,褚。」
  
  
  
  
  END
  
  
  * * *
  
  
  昨晚預購好緊張!!!(扭動)
  幸好最後大家都有跟到,感謝出力、出名額的人們ˇ(開心)
  結束了,啊哈,感謝鍵閱XD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