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所有的故事都是從公主與王子的相遇開始的,中間歷經幾番波折、挫折、拗折,或是一波三折、四折、五折……最後到沒輒時,公主與王子最後就會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童話都是這麼說的。
  
  『最重要的就是相遇,沒有相遇就沒有幸福快樂的日子。』這是他那向來強勢美麗的姊姊講的。
  
  『而相遇是很美麗的一件事。』他的姊姊帶著難得一見的微笑這麼說,那雙黑色的眼睛染上了柔暖的笑意,暖暖軟軟的,平常的殺意和銳利都消失了。
  
  人與人之間的因緣際會因為相遇而開始交錯,開始互相影響牽扯,有可能永遠分道揚鑣再也沒有機會見面,也有可能彼此牽扯不清然後再也分不清你我。
  
  但是對褚冥漾來說,他的衰運總是領著他走上與人分歧的道路,一個人靜靜地走在一條只有幽幽微光的道路,直到他在那所奇怪的高中遇上了那群特立獨行的人,他的生命瞬間大放異彩,然後有了劇烈的轉變,他和他們的相遇使得彼此的生命開始糾纏不清,好的那種糾纏,他開始有了依附感和被需要感,令人覺得溫暖和開心。
  
  這些人當中,最特別的是他的直屬學長,冰炎,總是照顧他照顧得特別用力、不留餘力,讓他每天被踹到哀爸叫母、被揍到不敢繼續胡思亂想,但是相對地,對方也付出相當的心力在引導他,總而言之,巴打踢踹和指導照顧這兩者的比例是成正比的。
  
  他畏懼也敬愛冰炎,還有一些他難以分辨但不容忽視的感覺。
  
  「褚,你又在亂七八糟想什麼?」冰炎的聲音冷冷落下,紅眼分神瞄了一眼表情呆滯的學弟,一邊把黑袍上的沙塵拍掉,將髒污的手套脫下,露出纖長漂亮的手。
  
  「我在回憶、檢視過去,我覺得我必須天天這樣做,要不然有一天就無法繼續……好痛!」褚冥漾哀怨的語調被冰炎狠狠地一掌搧掉,摸著頭對著冰炎不耐煩的臉露出一個無辜的傻笑,要說他這幾年最精進的是什麼,大概就是他裝傻、裝死、裝無辜的功力了吧!
  
  「嘻嘻……」夏碎掩著嘴笑了出來,帶著滿滿笑意的紫色眼睛溫和地注視著黑髮學弟說道:「褚真有趣。」
  
  「你沒事要一直耗在這邊嗎?」冰炎順手拖出另一張椅子坐下,紅眼瞪著悠哉閒適的搭檔,夏碎識趣,拉出一抹淺笑踏進傳送陣裡,愉快地對著學弟揮揮手,消失在刺眼的白光裡。
  
  「學長,你們下午要去做複檢不是嗎?幹麻不一起去?」褚冥漾將一盤尚未動過的小三明治拼盤推到冰炎面前,替對方倒了一杯牛奶,順手把牛奶裡莫名冒出的一團會啾咪、啾咪亂叫的迷你毛球挑起來丟到旁邊的「異物回收區」,又重新添了一杯牛奶,臉色頗為平靜自然。
  
  他很可悲地已經習慣了這個學校,雖然還是不能像其他人那麼優遊自在,但是他的心裡似乎已經對這個學校裡的怪事抱持著「什麼都不奇怪」的想法了,他最後還是被同化了。
  
  「嗯。」冰炎應了一聲,其實他覺得並不需要一再地做複檢,他的身體的確沒有以前那麼好了,若是任務時間拖太長他會感到困倦,甚至會直接陷入昏睡,但是也沒到需要戒慎恐懼地照顧的地步,醫療班就是太大驚小怪了。
  
  「學長你就是太漫不經心,所以醫療班的藍袍們喜歡找你進去喝茶聊天。」褚冥漾小聲地說道,轉頭避開冰炎凶狠的瞪視,假裝很認真地在研究書上的陣法,他這幾年來也敢對冰炎頂嘴,雖然沒有到大小聲的地步,但是好歹算是一種進步。
  
  「嗤!」冰炎冷哼了一聲,拿起紙巾擦去嘴邊根本不存在的麵包屑,伸手將褚冥漾的課本轉了過來,瞧了一眼之後,說道:「這我之前就教過了不是嗎?」
  
  「我在複習,明天要抽考,我覺得我會被點到。」褚冥漾抓抓頭,說真的,直覺太準又擁有妖師之力有時實在不是一件好事,他不太喜歡這種心想事成的感覺。
  
  這兩三年,他接受了自己身上既有的能力並開始學著控制它,冰炎曾經告訴他:『既然沒辦法除去它,那就好好利用,只要你抱持著良善的想法,擁有這份力量並不是一件壞事。』其實控制力量最重要的關鍵在於他的心「想」怎麼做,就像冰炎說過的:『如果心能說話,那就是咒語般的言。』
  
  「還懂得要複習,你也挺有心的。」冰炎勾起一抹笑,心情似乎挺愉悅的,那雙犀利的紅眼裡添了一點柔和,站起身,開了傳送陣,對褚冥漾招招手,對方會意,趕緊把桌面上的課本和筆記掃到包包裡跳進傳送陣。
  
  「冰炎殿下,我們還以為您又想翹掉複檢了。」已經在等候的藍袍們半是抱怨地說道。
  
  「囉唆。」冰炎跟著藍袍們走進診間,褚冥漾逕自挑了著舒適的位置坐下,繼續翻閱著筆記。
  
  現在的生活其實很悠哉,大學部的課雖然重要但是空堂也很多,他有額外的時間可以回去原世界,偶爾冰炎會跟他一起回去作客,平常沒事的時候就去請教安因一些符咒上的問題,或是跟喵喵和千冬歲他們一起去喝茶、寫作業或出遊什麼的,更多時候他會跟冰炎在一起,可能寫作業、問問題、去圖書館或是到處散步、逛街。
  
  他喜歡這樣的感覺,親密但是不黏膩、彼此互相關心照顧、一起打鬧歡笑,這些曾經是他很嚮往的,但是他與他們相遇之後,全部都體會到了,除去掉他們的手段可能會激烈一點、誇張一些,他們的關心是真誠而溫暖的。
  
  「褚,走了。」冰炎的聲音冷不防地從身後傳來,褚冥漾嚇得立刻轉過身,深吸了口氣穩定加快的心跳,見狀,冰炎冷嗤一聲:「這樣就嚇到了。」
  
  「學長……」褚冥漾望著冰炎笑得惡劣的表情,問道:「這次這麼快?沒有要學長你去走走跑跑跳跳給他們看?」
  
  「正要去。」冰炎撇了下嘴,抓手揪住褚冥漾的領子,不容拒絕地說道:「你跟我一起去。」
  
  「你都已經自動拖著我走了……」褚冥漾小小聲地咕噥著,心情似乎頗為愉悅地冰炎忽略對方的碎碎唸,漫步走向醫療班的庭院,一個很大、很大、很大、大到看不見邊際的草地,種滿了會反射銀色淡光的綠草,總之是個很適合散步、放鬆的好地方。
  
  「醫療班說什麼?」褚冥漾並肩走在冰炎身側,略為抽高的身材顯得有些纖瘦,那雙黑眸裡的不確定退去了一點,對自己有了一些自信,看起來有種很漂亮又很溫柔的感覺。
  
  「老套。」冰炎輕哼了一聲,沒有多說什麼。
  
  「學長偶爾聽一下治療士的話,讓他們開心就不會一直抓你過來了。」褚冥漾忍不住開口說道,他也覺得那些治療士很可憐,要追蹤一個這麼不合作的病人,還要擔心學長會不會翹掉身體檢查,雖然多的是方法抓人,但是學長也多的是方法逃掉,只要不被困在醫療班就有辦法躲過檢查。
  
  褚冥漾微微皺起眉,只不過是個檢查有那麼困難嗎?還是對方討厭醫院所以不喜歡來醫療班?那下次改在學校保健室做複檢就好了,這樣千冬歲也不用一直擔心夏碎學長,緊張到連課都上不下去、拼命挑釁老師發洩情緒了……
  
  腦中轉著許多事情,思緒不斷跳躍著,褚冥漾雖然表面上安靜的不得了,但是腦子裡盤繞著許多亂七八糟的東西和畫面,他已經陷入了自己的世界,思緒悠悠晃晃地回到高中時期,那時候他還很生嫩,雖然下定決心想要知道自己可以做到多少,但是他還沒有深入地思考他這個決定會帶來什麼後果,就踏入了這個世界,每天的日子都很精采也很折壽,但是他有所成長。
  
  中間也曾經發生許多令人戰慄的事,妖師與精靈、鬼王的復活、大戰的開始、冰炎的死亡,他還以為他失去一個很重要的人了,也是在那一切之後,他才知道他們兩個的相遇雖然稱不上是必然,但也絕不是偶然。
  
  他們兩個之間必定有某種難以言喻的牽絆,在他們相遇之前就有了聯繫,他們跟其他人是不同的,並非是相遇之後才有所牽連,而是比相遇更早,他們就必定會有所關聯了,這也是為什麼冰炎會來到這裡的原因。
  
  幸好,最後他還能見到冰炎,從他進入學院開始到大戰結束眾人歸來,冰炎之於他一直都是很重要的人,不管是在精神上還是心理上,是冰炎教會他這一切,雖然他又弱又遜又蹩腳,但是他珍惜他擁有的、學會的這些,比什麼都還要珍貴的。
  
  「褚,走了。」冰炎有點懶洋洋的說,褚冥漾自動靠向對方身邊,兩人緩緩地走在小徑上,軟軟的暖風吹過臉頰,有種清雅的香氣混在風中,據說這種香氣可以撫慰心情讓在醫療安休養的人心情平穩、傷口也會好的比較快。
  
  自從冰炎收回監聽心聲的能力之後,褚冥漾必須試著將他想的話講出來,但是也只有冰炎在身邊時他才會比較多話,其他時候他依然是有點被動簡短的回答其他人的問題。
  
  「又在想什麼?」冰炎瞟了下褚冥漾有點呆愣的表情,開口問道,跟以前不一樣,要知道對方的想法他就必須開口問,雖然一開始覺得有些彆扭,但是後來就習慣了,而且,他變得更加想知道對方在想什麼。
  
  「也沒在想什麼,只是覺得事情好像過了好久了。」褚冥漾誠實地說著,看了眼冰炎的側臉,心中湧起很多情緒,奔騰翻湧,褚冥漾垂下眼睛,沉浸在自己的思緒裡。
  
  相遇,他以前不覺得那是什麼有意義的事,人與人之間的相處就是這樣,他跟他身邊的同儕向來沒有什麼深入的交往,只有那一瞬間的交會然後馬上就消逝了,連反應都來不及更別提什麼深刻的印象或感覺了。
  
  但是跟冰炎的相遇絕對是他這一生中最深刻最難忘的一次,漂亮強大又無懼,像是只要對方站在前方,他就相信自己可以一直走下去。
  
  冰炎總是幫他設想好、連路都幫他指引好,他不懂為什麼冰炎要為他做那麼多,只是因為是關係人嗎?是因為他身上懷有先天之力嗎?他在冰炎身上看不出對方對他的想法是什麼,感覺很迷離,連個底都沒有,即使問了對方也不會給予答案,之後他就不再開口問了,不管理由是什麼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冰炎已經為他做了那麼多,他又能為對方做什麼?
  
  於是他開始思考,慢慢地去做,為對方做的每一件事都投注他純粹的心情和最大努力,然後他開始懂得:理由是什麼真的不重要,最重要的是那份心。
  
  『如果心能說話,那就是咒語般的言。』
  
  如果心真的能講話,那一定會叫人用更多更多的努力去換取對方最純粹的心意,一個人所做的事就包含了他的心說的話。
  
  冰炎對他的好、對他的照顧,出自於一片真誠的心,那他也不必去探究什麼,只要去做就好,以對方為出發點再加上自己的心意,能做到的事徹底超乎他的意料,強大的不可思議,即使你能做的只有祈禱,那也會是一股極為澄淨美麗的力量。
  
  褚冥漾認真地思考著,如果沒有冰炎,他還是能做到、能達到那強勁的境界,只是他沒辦法徹底地領悟到這其中的意義,沒辦法知道這種為人著想的心意是多美麗的。
  
  說再多謝謝都無法表達心裡的感覺。
  
  褚冥漾的心情不斷、不斷翻騰,停下腳步,望著側過身的冰炎,聲音有點沙啞、有點低緩:「學長,謝謝你。」直直地望進那雙紅眼裡,意外地捕捉到柔軟的笑意。
  
  「褚,你做得很好。」冰炎輕輕地說道,語調像是在唱歌,表情淡淡的,帶著一絲柔和。
  
  望著冰炎有些透明的白皙臉龐,褚冥漾緩緩地、有點放心般地笑了,懷著愉快的心情往前走去,回到診療室之後,治療士一反先前堅決不讓冰炎回去的強硬態度,反而帶著淺淡微笑放行,愉悅地講著:「我想,有褚同學的幫忙及照顧,冰炎殿下的身體肯定是沒問題的。下次複檢請褚同學務必同行。」
  
  冰炎的表情雖然平靜,但是微微透著一絲不自在,褚冥漾微紅著臉不好意思地笑著,他知道他在這方面能做得很有限,他沒辦法像千冬歲那樣動用家族的勢力找來珍貴的藥材,也沒辦法神通廣大地收集各種藥材的情報或資訊,只能用很笨拙的提醒或勸導請求冰炎去醫療班給治療士檢查傷勢或身體,這是他唯一能替對方做的。
  
  他無法像冰炎那樣用強勁保障他人,只能用這種方法關心對方,他的心意一點一滴、緩緩地透過這些小事傳達到對方心上,當他說給千冬歲聽之後,千冬歲輕哼了一聲,語意不明地拋了一句:『這叫緩慢的佔有,漾漾。』
  
  他那時還搞不清楚,之後,他就明白了,原來自己的舉動無疑是一種表白,令旁人感到很閃亮的那種,不言自明的心情。
  
  褚冥漾有點羞窘地轉過臉,耳邊聽著治療士的竊笑聲,感覺到臉上越來越熱,冰炎瞪了那笑個不停的藍袍一眼,伸手拉著褚冥漾離開醫療班,張出傳送陣回到學院大門,親密地貼著對方的肩,踏著閒適的步伐散步回黑館。
  
  「學長……」褚冥漾有點不好意思地垂著頭,跟大方的冰炎比起來,褚冥漾在放開這點上還差對方一大截,雖然不介意對方對他展露親暱,心裡甚至是有點開心的,但是他很怕被人看到,只是不喜歡太招搖而已。
  
  「有人來我會告訴你。」冰炎不是很在意地說,睨了一臉擔心又緊張的學弟一眼,嘴角挑起一抹笑,很笨但是很真摯的褚冥漾,他不是不知道對方常常在猜測自己保護他的原因是什麼,但是沒有問出口。
  
  冰炎心裡清楚他和褚冥漾之間的相遇其實是一種必然,他知道有一天自己將會遇上凡斯的關係人,他繼承了那份力量,但是並沒有能力解開他身上的詛咒,所以怨恨或是厭惡又有什麼用?在還有時間的時候,能做些什麼就盡量去做,他盡力地想讓對方明白,不輕易地受到誘惑或動搖,可以用他平實穩健的真實之心去開創他的世界。
  
  他的死亡是必然,誰也不必為此感到哀傷或自責。
  
  但是褚冥漾卻喚醒了他,他的詛咒已然去除,不管是誤打誤撞或是真的是他莫大的幸運,他重返光明,雖然身體變得容易疲倦和勞累,但是這並不影響到他的生活,而且,看著褚冥漾為他忙碌擔心其實很有趣。
  
  在褚冥漾自己還沒有察覺時就對他投以許多關注和心意,擁有太多的心意卻不知道該怎麼釋放,最後被困在他自己砌蓋出的牆裡,然後才壞心眼地伸手拉了他一把,將他拉進了自己張羅好的陷阱裡 。
  
  一種心意的陷阱,不得不說對方其實很單純,雖然思緒常常糾結,但是那顆心倒是很純真。
  
  在旁觀看了全程的搭檔難得沒有通知單蠢學弟的友人──他寶貝的弟弟,反而還推波助瀾,不曉得對弟弟說了什麼,之後,褚冥漾就有了令他驚豔的進步──很大膽的告白。
  
  簡單輕易地拐騙到手。
  
  之後他更是一點一滴地將對方吞食掉,利用身體虛弱這個既成事實當做藉口,讓褚冥漾只能想著他,不必到每分每秒,但是心裡一定要有個他。
  
  冰炎輕輕地笑了,看著褚冥漾有點不知所措的表情,伸手輕拍了下他的頭,像是疼寵又像是玩弄,有種獨特的感覺,只針對他一個人。
  
  紅眼裡滿滿的都是柔軟的感情,讓褚冥漾恍了神,每次看都會被震懾心神,像是連靈魂深處都被勾引般的神情,褚冥漾感到臉紅心跳,雖然知道冰炎長的很好看,笑起來也好看的不得了,但是被那樣全心全意的注視著,專注的視線讓他像是連心口都要燒起來一樣的灼燙,心臟狂跳個不停。
  
  冰炎帶著好心情的笑容看著褚冥漾泛著閃亮光芒的黑眸,必然的相遇,他以前從不期待他與凡斯關係人的相遇,但是褚冥漾填上了Atlantis,暗示著他們的關係將會不平凡,這是他們的第一次相遇。
  
  當他撐著難受的身體拖住安地爾,眼裡看著褚冥漾驚恐絕望的臉,心裡什麼都沒想,既不後悔也不憎恨什麼,留下了真名贈與他,希望他的名字可以成為那膽怯學弟的護符,一路同行直至安息。
  
  結果他被喚醒了,這是第二次的相遇,意味著某種全新的開始,這次換褚冥漾陪著他走,一直走到今天。
  
  褚冥漾轉開視線,紅著臉往前走,冰炎沒有遲疑地跟上,與對方併肩悠閒地走著,紅眼裡透著愉悅,冰炎想起褚冥漾曾經講過:『相遇是一件美麗的事。』那麼,與褚冥漾相遇絕對是無與倫比的美麗,比什麼都還要讓他心動,讓他放在心上,心心念念著。
  
  冰炎伸手牽握住褚冥漾,望著對方驚訝呆愣又害羞尷尬的臉,臉上泛起一抹淡淡的淺笑。
  
  就是因為他對褚冥漾的寵愛,所以他才會對這人沒輒。
  
  「褚。」冰炎低頭在對方耳邊輕輕呢喃了幾句話,只見褚冥漾的臉先是呆愣然後迅速的染紅,捂著臉羞恥地低吟,幾句模糊的咕噥混著咒罵飄進冰炎耳中,冰炎沒有動氣,反而愉悅地笑了,反正他不痛不癢,看著對方尷尬的樣子一直都是一種樂趣。
  
  只專屬於他的惡劣情趣。
  
  
  
  
  END
  
  
  * * *
  
  
  這篇獻給綾子!
  我真的麻煩綾子N多次了!(汗)
  綾子再這樣被我麻煩下去都快要練成影分身了(被揍)
  所以這篇是獻給親愛的綾子的唷啾咪!
  誰敢亂轉我就咬誰!
  
  感謝鍵閱ˇ
  我愛閃光ˇ
  希望大家心情愉快>UO(偷偷附註)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