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防雷,雖然是冰漾,但是最後面有漾冰請小心。
  
    
  
  * * *
  
  
  「褚,你先走,別留在這裡!」那雙堅毅無畏的紅眼有點兇的瞪著他,手上的動作犀利迅速,沒有絲毫遲疑。
  
  他不喜歡這種什麼都幫不上忙的感覺,對方其實將他護的很好,雖然總是少不了打打罵罵,但是他受到的保護比使用護符或結界還完實。
  
  『漾漾進步的很快。』他身邊的人從不吝於給予稱讚,但是他在任務上會這麼無力有大半原因都是因為冰炎,對方的強勁讓他的進步顯得一無是處,他需要的是某種更堅強的信念,而不是能力上的進步而已。
  
  
  * * *
  
  
  褚冥漾懊惱的抓抓頭,將畫錯的符咒揉掉,腦子裡明明已經有初步的陣型浮現了,卻總是在將陣法加強鞏固的時候畫錯,不是陣法的位置偏一點就是元素方向指的不對。
  
  他真不曉得到底哪裡有問題。
  
  褚冥漾一直都在努力的訓練自己的能力,符咒、陣法、通用語學習或實戰練習等等,有時還會到妖師本家請教關於妖師之力的問題,但是他在冰炎面前卻顯得無能為力。
  
  明明彼岸水裡的章魚腳都讓他射爛了卻還是沒辦法在任務中做到最基本的警覺和防禦,冰炎很強,褚冥漾到現在依然覺得冰炎強的像鬼一樣,至少他沒看過死而復生的人可以活跳跳的在古蹟裡打怪衝等殺BOSS。
  
  他真的不曉得那份強勁打哪裡來的,難道是上天選定的?他就是註定要當小蝦米、冰炎註定要當大魔頭?
  
  回想以前到現在,他跟在冰炎身邊見習不少次,但是經常到最後不是他被嚇的尖叫亂竄就是他被一臉鬼樣的冰炎拎回來加強訓練,他也想做點什麼,但是在看見冰炎一馬當先的衝上去之後他腦子裡就會一片空白,然後按照往例,他就會被奇怪的東西偷襲,然後冰炎就要來幫他再順便揍他,之後任務結束。
  
  他很悲哀的發現,不管什麼任務都可以套用同一套「褚冥漾公式」,這也可以勉強算是一種很強大的技能吧?難道這是他的「強勁」嗎?他可不想要!
  
  他也想做點什麼。
  
  秉著這樣的心情,褚冥漾的進步越來越快,身邊的人為之驚訝和高興,但是他依然常常很狼狽的被冰炎拎回保健室療傷收驚,真的是萬年公式了。
  
  懷著一股不甘心和難以言喻的悲傷,褚冥漾每個周末都往妖師本家跑,雖然他很不想承認,但是他知道自己最大的缺點就是他總是在害怕自己做不到,所以在他遲疑的瞬間,其他人就已經衝出去了。
  
  『只要你想,就可以做到任何事。』
  
  他身邊的人都相信他的力量,只有他不敢相信自己能夠做到,強勁並不等同無所畏懼,而是善用自己的力量、相信自己然後達到想要的目標,而他身邊的人都很強。
  
  「漾漾,把眼睛遮好,不可以偷看喔。」白陵然溫和的聲音傳進他的耳中,打斷他的胡思亂想,眼前被不透光的黑布所矇蔽,就算睜開眼睛也只看到一片漆黑,褚冥漾感到有點不安,雙手無措的擺放在身邊。
  
  「好,等你準備好就往後躺。」
  
  「咦?」褚冥漾愣了一下,遲疑著沒有動作,他記得後面是石階,一躺下去就會撞破頭了。
  
  「漾漾,你不往後躺嗎?」白陵然看著眼前僵直著身體的表弟,聲音依然溫潤柔和,沒有一點不悅或催促。
  
  「但是我後面是樓梯……」褚冥漾有種衝動想解下布條,想要脫離現在的窘境,還有那股打從心底升起來的不安。
  
  「嗯,好吧。」白陵然走上前,解開布條,微笑望著一臉羞愧尷尬的表弟,帶著淺淺的笑意看著褚冥漾身邊環繞著不離去的精靈們,說道:「剛剛風精靈想接住漾漾喔。」
  
  「咦?」褚冥漾訝異的看著繞在身邊玩的風精靈,他剛剛一點都沒有感覺到他們清靈的氣息和柔軟的存在。
  
  褚冥樣伸出手碰了碰風精靈透明的指尖,感受到一股友好的感覺傳遞過來,嘴角微微的扯了下,即使知道了,他還是沒辦法放心的往後躺。
  
  「相信自己,也相信你背後的人好嗎?」然帶著鼓勵般的笑容說道,有點柔軟的語調像是在安撫褚冥漾的心情一樣。
  
  要他毫不遲疑的往後躺他真的有障礙,他怕的是那份不確定感,還有眼睛被矇住的焦慮感,一片漆黑什麼都掌握不住的感覺,讓他無法保持心境的清明,沒辦法感受週遭的事物。
  
  「然,我想再試一次。」褚冥漾轉過身,閉起眼睛,等著然將布條矇上。
  
  「啊,不用了,漾漾直接閉起眼睛不要偷看就好了。」
  
  褚冥漾深深的吐了口氣,閉著眼睛,他可以感覺到有一些銀白色的形影在附近流動翻滾,那些銀白色的影子跟風精靈有一樣的氣息,褚冥漾微微皺起眉,難道這就是風精靈的樣子?
  
  「漾漾,等你準備好就可以隨時往後躺了。」
  
  褚冥漾吸了口氣,有點顫抖的往後躺,但是他沒有感覺到風精靈支撐的力量,褚冥漾的心跳加快,完蛋!他會撞到!他後悔了!
  
  「啪沙!」他倒進一片柔軟又有點刺刺癢癢的東西裡,鼻間聞到青草帶著陽光的氣息還有淡淡的花朵香氣,褚冥漾睜開眼睛,望著然笑瞇瞇的臉,一時間黑眸有點不能聚焦。
  
  「好玩嗎?」
  
  「嚇死了……」褚冥漾緩緩的笑了起來,心跳依然很急促,他放鬆全身躺在草堆上。
  
  「這是剛剛風精靈鋪的喔。」然笑著拉起褚冥漾,輕輕的拍掉對方頭上的草屑,一邊解釋著,緩緩的問了一句:「有什麼感覺嗎?」
  
  褚冥漾抓了抓頭,有點遲疑的點點頭,白陵然溫溫淡淡的笑著,說道:「漾漾,你可以的,你相信他們,就如同他們也相信你,他們會接住你的。」
  
  
  * * *
  
  
  「褚,你先讓開!」冰炎抽出爆符槍,擋下落石和其餘的細瑣攻擊。
  
  只不過落石實在太多了,擋住大的,小的還是不斷的打下來,褚冥漾有護符所以不怕,但是冰炎只能閃躲,,頭一偏,讓石片閃過脆弱的眼睛,臉上卻被噴出的尖銳石片畫出一道口子,不耐煩的想直接衝上前,冰炎感覺到冷冷涼涼的水氣包裹住他,隔絕了大部分的落石和碎片。
  
  「我也可以幫你,學長。」褚冥漾堅定的握著掌心雷,口吻裡雖然帶有一點點遲疑,語氣也稍嫌軟弱了點,但是那雙黑色的眼睛很堅持。
  
  『水就是我的利刃、我的盾,空氣中任何細微的水氣都可以是我的武器。呼喚我,讓成為你的助力,為你化解困難。』
  
  「敢失敗你就知道了!」冰炎瞇起紅眼,語調有點銳利,但是嘴邊彎起一個看好的弧度。
  
  
  
  
  END
  
  
  * * *
  
  
  以下有雷有漾冰請自行繞道。
  
  
  忍不住想來個十年後。
  
  褚冥漾一踏出傳送陣就驚險的接住那往自己跳過來的人,小心的穩住對方,舉手用衣袖擋住爆炸揚起的氣流和灰塵。
  
  「學長你還好吧?」有點擔憂的望著冰炎,褚冥漾很順手的將對方凌亂的馬尾撥好。
  
  「放開!你是來支援的還是來擋路?」冰炎有點不耐煩的吼著,拉開對方環在腰上的手,剛剛為了躲開對手的襲擊他往後躍了一步,沒想到會剛好落在褚冥漾身邊,還被摟住腰,感覺真是……
  
  「抱歉、抱歉。」褚冥漾鬆開手,賠罪般的笑了笑,表情有點討好的意味。
  
  「嘖。」冰炎用力的瞪了他一眼,臉上浮起微微的紅暈,不理會笑的一臉討好的褚冥漾,提起長槍殺進妖獸群裡,褚冥漾一邊掩護冰炎一邊減輕對方負擔,讓他可以迅速的把封印重新締結。
  
  這十年間,他的成長是大家有目共睹,能力的運用以及潛力的發揮各方面都有很好的表現,他慢慢的可以跟上冰炎的節奏了,然後不知不覺間,他們也培養出不同於情人、一種類似搭檔的默契。
  
  他變得不再討厭跟冰炎一起出任務,反而滿喜歡的,因為任務中的冰炎別有一種銳利瀟灑的英氣,以前他都沒有注意到現在他可以藉著掩護之名,悄悄的在後方觀察對方。
  
  這是他任務中的小小樂趣。
  
  而且,會不好意思的冰炎他很喜歡,褚冥漾忍不住偷偷悶笑了起來,剛剛他並沒有漏看冰炎臉上的淡淡暈紅,別人或許看不出來,但是想瞞過他可不是件容易的事,畢竟他閒來無事就常常拿冰炎的表情來練眼力了,現在的他已經可以分辨出好幾種對方的細微情緒了。
  
  冰炎甩著有些髒污的衣袍走向褚冥漾,臉上的表情有點凶惡,但是褚冥漾非常清楚那是對方在掩飾不好意思的表現。
  
  「走了!」紅眼狠狠一瞪,褚冥漾依然泛著有些發傻的笑。
  
  「笑什麼!」冰炎瞇眼看著對方一臉蠢呆的表情,冷冷的問道,展開傳送陣將兩人傳到學校保健室門口,毫不客氣的拉開門。
  
  「沒有,只是覺得學長的表情很可愛。」褚冥漾如實說道,冰炎的眼神瞬間變得陰狠冷戾,舉起手對著褚冥漾的後腦就是一陣猛打,褚冥漾東閃西閃,閃的狼狽又難堪,怕不給對方打對方會更火大,被打到又怕腦震盪,真的很為難。
  
  「褚冥漾你再說一次那種話我就把你種到地獄去!」冰炎的怒吼響徹整間保健室,甚至驚起了彼岸水裡的章魚。
  
  只能說,這一切都是褚冥漾他自找的。
  
  「唔哇──學長你別氣啊啊啊──」
  
  「你去死!!!!」
  
  
  
  
  END
  
  
  * * *
  
  
  哇噢!我真的幹了呢XD
  讓冰漾變成漾冰XD(對自己拇指)
  總之感謝鍵閱ˇ
  
  
  * * *
  
  
  以強勁為名。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