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告示

特殊傳說二次衍生女性向部落格
沉迷劍俠情緣三及陰陽師

非全熟勿擾


特殊傳說主【冰漾】【萊漾】
新歡【劍三】【陰陽師】

同樣有愛的配對很多,不一一列出。
>>看文前千萬看清CP、文前說明<<
敬祝看文愉快(★ゝ∀・☆)ノ
【書況】
《日日愛未》、《圖書館裡的親吻 (再版) 》都在月見草囉。
劍三《今朝》在葫蘆夏天、月見草喔OwO
【心得/討論/感想表單】
鑒於想收藏大家的感想和長評,所以開了這表單求回應求留言了XD
如果只是單純想留言,直接留在部落格就可以囉OUO


  
  
  
  
  【今天不止清明節】
  
  
  「這個給你。」褚冥漾抓了一把棒棒糖給那睜著眼睛直勾勾看著他的小孩。
  
  「霸霸甜!(棒棒糖)」小手握著糖果棍,紅眼盯看著手上緊抓的繽紛色彩,圓圓的眼睛看著圓圓的糖。
  
  「這些棒棒糖都給你。」褚冥漾笑咪咪地說,那兩小搓頭髮在後方輕輕晃來晃去,用髮夾夾起的瀏海服貼地固定在一旁,看起來活脫脫一個粉嫩可愛的小女娃。
  
  --希望冰炎不要記得最好一點記憶都沒有,否則這絕對不是拍死埋掉就可以解決的事。
  
  他不希望今天是可愛的兒童節的同時還變成他明年的清明節。
  
  「我要吃。」舉起一根顏色亮麗的棒棒糖對著褚冥漾說道。
  
  拆了包裝遞給小孩,「啊唔」一口就把棒棒糖含住,嘴裡甜甜的味道讓他非常高興。
  
  「好吃嗎?」
  
  小孩點點頭,彎起小嘴一笑,嘴裡的糖就這麼掉下去,小孩立刻蹲下去撿起來就要往嘴裡塞。
  
  「不行!」褚冥漾拉住孩子,又拆了一顆給他,將掉下去的糖沖洗乾淨後自己含了。
  
  小孩一手緊抓著對方給他的糖,一手抓握著那暖熱的大大手掌,仰著頭看對方也吃得笑彎了眼的表情,跟著嘖嘖嘖的吮著嘴裡的糖。
  
  
  
  
  END
  
  
  * * *
  
  
  今天不只清明節ry
  既然沒辦法祭拜冰炎,只好有請小冰炎ry
  其實我的重點只是想要放這篇,其他三篇是湊字的(淦
  
  
  
  
  【領帶】
  
  
  「褚。」冰炎的手拉了個空,愣了一下,皺起眉、瞇著紅眼仔細的盯著褚冥漾胸前,哼了一聲:「嗤、假的?」
  
  「嗯?」褚冥漾低頭看了看自己胸前,恍然大悟的說道:「噢對啊,這是假的,學長想拉?」帶著大大的好笑表情看著冰炎,嘴邊的笑容怎麼都壓不住。
  
  「笑什麼?」冰炎有點不滿的說。
  
  「剛剛喵喵也想拉我領帶,結果也跟學長一樣!」不過表情沒有學長那麼好笑!褚冥漾笑的眼睛都瞇起來了,那大大的笑容實在非常──刺眼。
  
  冰炎冷不防伸手一抓,揪著褚冥漾衣襟將人拉向自己──
  
  「沒有領帶我就抓不到嗎?米可蕥不能這麼做吧?」冰炎嘴角翹起,很愉悅的看著褚冥漾整張臉緩緩脹紅,看著對方伸手捂住臉,羞恥的低吟了一聲,心情好極了。
  
  「幼稚死了你……」從指縫間低低的飄來一句。
  
  
  
  END
  
  
  * * *
  
  
  這是我同學某天要伸手抓我領帶的時候發生的事XDDDDDDD
  誰規定領帶不能用畫的XDDDDDD
  
  
  
  
  【逆反傳說】
  
  
  「褚,精靈一旦染上毒素,就回不去了。」冰炎嘴角微挑,即使此時此刻已經有了某種凜然的覺悟,依然帶著身為黑袍的高傲氣魄。
  
  所以,學長你要去送死嗎?
  
  褚冥漾呆愣地看著冰炎,腦中近乎一片空白,看著冰炎提著長槍挑上安地爾,他緩緩瞪大眼睛,許多思緒雜亂閃過腦海。
  
  這樣被你代導的我──
  
  低聲的呢喃了一句,在褚冥漾自己都還沒反應過來時,他已經把心裡潛藏的想法大喊出來:「屁啦!學長你不也是獸王嗎?我說你不會就是不會!你自己又怎麼說?」心臟緊緊縮成一團,痛到他呼吸不過來。
  
  ──這樣被你代導的我不是很丟臉嗎?
  
  純粹而不經大腦思考的話讓冰炎有種奇特的感覺,從心口開始有種灼熱蔓延開來,從胸口爬上肩膀、手臂,往下竄到腹部、小腿,屬於獸王的焰紅的紋路漫開來。
  
  褚冥漾全身顫抖,舉起槍。
  
  「我曾經開槍打過你一次,這次我也不會失手!」嘴唇微微一抖,不管接下來這句話會造成什麼後果,褚冥漾豁出去地大喊:「不准你動我學長!!!」
  
  『只要是您的心願,我都會竭力達成。』
  
  『──我親愛的主人。』
  
  「──重現水兵!」腦中的鈴響與口中的召喚咒重疊。
  
  那雙清澈卻帶著無比恐懼的黑色眼睛是他看到的最後畫面。
  
  「白癡……」
  
  
  
  
  END
  
  
  * * *
  
  
  淦,這樣的褚冥漾超帥欸!!!
  對嘛學長這白癡他忘記自己是精靈禽獸混合體嗎(?
  他置獸王血統於何地?(淦
  雖然只是想吐槽一下但是真的好有畫面啊──(爆笑)是說就不要太計較那個轉檔咒了,當做他提早學會不是很好嗎?(嗤笑(媽的#
  
  「這樣被你代導的我不是很丟臉嗎?」
  ↑對我就是超想嗆他的怎樣?????(淦
  
  
  
  
  【十年流光】
  
  
  『你怎麼會覺得他有辦法等你十年?』夏碎帶著有點暗淡的微笑說道,看著表情震驚但是有著些微不解的友人,夏碎輕輕緩緩的說:『褚是人類,沒有無盡的壽命,在等不到你的時候,褚就已經漸漸的學著離去了。』
  
  『十年,對你而言或許只是一轉眼的時間,冰炎。』
  
  但是,十年流光,已經是人類的十分之一了。
  
  沒有太多的十分之一可以用來等待。
  
  褚冥漾只是帶著一種近乎緬懷的心情在對著那個人微笑,多了一點圓融和隱瞞般的笑容。
  十年的距離已經這麼悠長了,千年的距離更悠遠。
  十年比起千年不過爾爾,遺忘的量卻是一樣多吧,你漸漸的忘記我和一切,而我也是。
  
  『你忘了我了嗎?』
  
  這樣說著,微笑著,但是卻哀傷的令人疼痛焦躁恐懼。
  
  滿滿的不安定。
  
  『不過是十年。』
  
  『而你跨過千年。』
  
  至少,你來到了這裡,讓我們再一次相遇了。
  
  黑色眼睛裡跟著染上了一點點的笑意,和滿溢的感激。
  
  「謝謝你還記得我,學長。」
  
  褚冥漾用那變得溫柔沉著的聲音這麼說著。
  
  
  
  
  END
  
  
  * * *
  
  
  大概只有我覺得他很煩吧。
  十年欸。
  大概也只有我會為這種浪漫生氣吧。
  
   最後,萊斯利亞X褚冥漾《日愛日未》預購中OWO/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楠
  • 領帶那篇...我其實沒看到標題直接看文...結果...
    『瞇著紅眼仔細的盯著褚冥漾胸前,哼了一聲:「嗤、假的?」』
    我腦袋瞬間跑出兩個字....




    假ㄋ....(被捏死)
  • 你眼睛睜大點WWWWWWWWWWWWWWWW
    絕對!不可能!有!這種情況的!好嘛!wwwwwwwwww

    布丁控 於 2016/09/05 14:24 回覆

  • 楠
  • 被【逆反傳說】打到了喔喔喔喔(掩面)
    其實這篇文章我反覆看了好幾天終於....手癢了(?)

    居然還為此創了帳號+畫圖(望天)
    歡迎來我的板看看....
    雖然現在只有孤孤單單的一張(被踢)
    啊...如果會介意使用你的文句請告訴我,
    我會把文章下掉的~
  • 不會,有告知我就好ODO
    所以才叫逆反啊XDDDDDD

    布丁控 於 2016/09/09 18:3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