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不小心被看見了。
  
  褚冥漾呆呆的看著對方驚慌到呈現空白的臉,其實他那時候腦中也是一片空白吧?所以才會來不及做出完美正確的澄清就馬上被誤會到不明不白的地步──
  
  「那個……」
  
  「嘖、請你迴避,你打擾到了。」
  
  學長真的知道他剛剛說了什麼嗎?褚冥漾眼神近乎死透的看著冰炎,那張漂亮的臉上帶著些微的不快和冷意,那位被獸眼和黑袍氣勢嚇渾身發冷的倒楣傢伙馬上大聲道歉然後迅速拉上窗簾跑掉。
  
  「我我我、我什麼都沒有看到──」從窗簾外傳來了一句很不必要的解釋。
  
  對,你只是都看光了而已。
  
  褚冥漾覺得自己不只眼神死透了,連想死的念頭都有了,聽著隔簾外小聲的私語和談論聲,褚冥漾忍著痛一把推開冰炎,默默將上衣拉下,抓起被子蓋過頭。
  
  「褚你幹什麼?」冰炎垂眼看著縮在棉被裡的褚冥漾,嘴邊緩緩挑起了一抹淺笑。
  
  「……我的心靈需要休息,他剛剛受到了不可回復的巨大創傷。」褚冥漾藉機想轉移到冰炎的的注意力,伸手輕輕按住腹部的瘀青,緩緩吸了口氣忍住剛剛拉扯造成的疼痛。
  
  「再不好好讓我看你肚子上的瘀青……」冰炎一把扯翻褚冥漾的棉被,不客氣的拉開制服衣襬,原本的淺笑的唇角變得冷然,看著對方肚子上一片不規則的瘀青,冷冷的說道:「你的內臟才會受到不可回復的巨大創傷。」
  
  「你要不要自己說這個瘀青怎麼來的?嗯?」冷涼的指尖輕輕點在他肚子上,沿著瘀青的邊緣劃著,那輕柔的動作卻讓褚冥漾很怕他下一秒就會被開膛破肚。
  
  「總之只是意外……」
  
  「喔?意外?」
  
  「對、就只是個意外啊哈哈哈……」褚冥漾拼命乾笑著,不敢對著冰炎說謊只好逃避現實,視線從冰炎淡漠的可怕的臉上移開,死死定在牆壁上,眼睛連眨個一下都不敢。
  
  冰炎瞇著眼,拉下褚冥漾衣服,接著簾子「唰啦」一聲被人扯開,提爾原本期待著什麼發生的笑臉轉為有點失望,看見褚冥漾一臉不安的躺在病床上,再看看美麗的冰炎冷淡的臉色,暗自挑眉。
  
  「怎麼樣?小朋友運動傷害嗎?」提爾沒事人般漾起大咧咧的笑容,嘴裡講著曖昧的話,伸手就要勾住冰炎脖子,如往常般被狠狠踹向牆壁,力道硬生生比平常大上許多,提爾用身體活生生的體驗了對方的怒氣,某人的心情肯定是差勁到極點。
  
  「獅毛……我說輔長,你還好吧?」褚冥漾捂著肚子半坐起來,看見提爾抹掉鼻血又拍拍身上的袍子,帶著笑容看著他,有一瞬間他心裡產生了一種溫暖的感受,然後那種溫柔的感覺就毀在提爾的下一句話──
  
  「把衣服脫了,我們好好的檢查檢查吧!小朋友♥」
  
  看著提爾從口袋掏出藥膏,褚冥漾突然覺得他肚子上的瘀青瞬間劇痛了起來。
  
  經過疼痛難耐的推拿,褚冥漾抖著手扣好釦子,臉色難看的捂著腹部,雙腿發軟的走出保健室,不忘撐著發顫的死白笑容對著提爾道謝,拉開門,發現冰炎臉色平淡的倚在門邊。
  
  「……學長?」有點不確定的叫喚著,褚冥漾好像看見了冰炎在抬眸的瞬間把什麼從眼底抹去了,還是那雙晶亮的被他想像成像是甜膩喜糖的紅色眼睛。
  
  冰炎微微偏過頭像是想要說話的樣子,但是好看的唇卻連動都沒動一下,明明就是很想講些什麼的樣子,褚冥漾緩緩皺起眉看著冰炎。
  
  「學長有事嗎?」
  
  「沒事。」冰炎感覺到籠罩在臉上的陽光似乎逐漸強烈起來,瞇了下眼,從交疊的銀色睫毛間隙中看著一臉擔心的褚冥漾,冷冷嗤笑了一聲,聽起來像是在笑他自己,冷冷、低低的說:「當然沒事,你覺得我會有事嗎?」
  
  「咦?」來不及去細想冰炎語氣中蘊含的細微情緒,褚冥漾看著冰炎緩緩的靠向他,忍不住往後退退退,直到背都貼上牆壁了冰炎還是一直逼近他。
  
  褚冥漾看著冰炎冷凝的表情,絞盡腦汁的想,很努力的想著他是不是什麼時候又去招惹到對方?但是他前幾天都在跟那隻五彩搭檔雞出任務,回來就趕著養傷根本沒時間去做蠢事。
  
  噢好悽涼,他沒時間居然是因為要養傷,而且這幾天他不只規律上保健室回診還很養生喔……每天十點半準時上床睡覺,想著想著心中居然有一股悲傷湧起……
  
  「褚!」
  
  「什麼?」褚冥漾的聲音緊繃,如臨大敵般的看著冰炎。
  
  冰炎冷不防伸手摸進他制服底下,不理會褚冥漾慌張的叫喚,摸上了腹部那片瘀青,臉色更加冷凝,伸手一揪,拉著他領子又把人抓回保健室。
  
  「提爾我要一張病床。」沒有理會四周的視線,冰炎挑了張床後就把褚冥漾丟上去。
  
  「咦?冰炎小親親你怎麼了嗎──」
  
  褚冥漾被人壓平在床上,屏著呼吸看著冰炎那雙紅紅的眼睛,裡頭抹上了某種難解的情緒,抿了抿唇後才開口說道:「不是我,是褚。」
  
  「我怎麼了?」褚冥漾心臟開始狂跳,有不好的預感。
  
  「休息。」冰炎冷冷的掀唇說了一句後就起身走人,不忘隨手拉上隔簾隔絕掉其他人探詢的目光。
  
  褚冥漾只聽見提爾哀哀叫的聲音和冰炎不耐煩的聲音,然後是「唰啦、碰」的開關門聲,四周突然靜了下來,只有風精靈細細的歌聲和窗簾飄動的聲音。
  
  緩緩放鬆了全身,褚冥漾打了個哈欠,動作緩慢的拉上棉被,喬了個不會壓痛肚子的姿勢,既然冰炎說休息那應該就是可以好好睡一覺的意思了吧?昨晚緊張的在想要怎麼應付冰炎根本沒有辦法好好休息,累的要命,剛剛又被提爾的揉壓療法搞的全身沒力,現在讓他好好睡一下應該不為過吧?
  
  過了好一陣子之後,保健室的門輕輕被拉開,冰炎不耐的一邊甩著手一邊走進來,身後跟著雙頰紅腫鼻血掛滿臉的提爾,不理會提爾的抱怨,逕自走向裡頭的病床。
  
  拉開隔離簾,看著褚冥漾睡的有點彆扭的姿勢,嘴角淺淺的牽起一個弧度,伸手輕輕撥開對方蓋在眼皮上的瀏海,傾身、唇輕輕的在額心掠過去。
  
  「啊……」
  
  冰炎回過身,瞇眼看著保健室新來的實習藍袍,低低的冷聲開口:「又是你,剛剛也是你。」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要偷看的!」
  
  「閉嘴。」不是很高興的瞪了對方一眼,冰炎皺起眉,揮手示意對方離開,看著褚冥漾若有似乎的呢喃了聲,覆蓋在眼皮下的眼睛輕輕的滾動了下,而後一切靜止,呼吸如之前般規律輕緩。
  
  「還站在那邊做什麼,你這笨蛋──」旁邊病床的人以氣音嘶喊著,附近的人都拼命揮著手叫他趕快識相離開,菜鳥藍袍這才了解到剛剛所有病人不約而同睡的一蹋糊塗的安詳畫面都只是假象。
  
  「對不起──」意識到自己的聲音太過突兀太過大聲,藍袍驚恐的捂住自己的嘴,看著冰炎不開心的瞇起眼睛瞪著他,才慌慌張張的跑開。
  
  「白癡!」轉身的瞬間還同時被好多人以氣音激動罵著。
  
  冰炎安靜的扯起隔簾,遮蓋掉所有視線,看著褚冥漾睡到嘴巴張開開的臉,腦子裡回想著剛剛遇到褚冥玥的景象。
  
  『你真是好大膽子,接下白袍任務給我家小弟跟那蠢雞。』那美麗的唇挑起一個弧度,黑色眼睛直勾勾的盯著他,語氣冷漠的說著:『幸好他這次沒事,要不然我就拿那些東西塞進你腦子裡。』
  
  『既然你回來了,我就不用天天跑。我家小弟現在體虛嬌弱需要休養,你最好別亂來。』
  
  問過提爾才知道是在出任務時被下級鬼族污染到,回來後硬是拖到撐不下去從樓梯上昏倒摔下來才被送到保健室。
  
  『所以漾漾小朋友才會肚子上有一片瘀青,不曉得怎麼撞的就是啦!還有一些黑色氣息封在他腹部,不要常常打人家嘿!他會痛!』
  
  「嘖。」有點煩躁的將手套甩到旁邊的小几上,冰炎撐著臉看著褚冥漾睡到翻過去的臉,抿著唇。
  
  「真是個……連抱怨都不會的笨蛋。」
  
  隨著話語落下,一計輕軟的吻也落在對方唇上。
  
  
  
  
  END
  
  
  * * *
  
  
  意外有兩種,被看見跟出車禍(不對#
  總之就是感謝鍵閱ˇ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