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呼哈……」溼熱的氣流擾過薄弱聲帶,嘶啞的氣息聲從唇中流出,帶著鼻音的輕軟聲音渲開在這片染有冷涼氣味的空間裡。
  

   *

  
  「聲帶病假?」夏碎的問句中帶著不以為然的笑意,像是知道了什麼般的紫色眼睛笑瞇瞇的看友人,一臉很感興趣的樣子。

  「他需要好好休息。」冰炎不作多餘回應,就事論事般的態度讓夏碎笑的更加狡詐。

  「那、去探望他不為過吧?」

  「不需要。」冰炎拒絕的果斷俐落。

  「冰炎,我沒想過你會這麼小心眼。」冰炎搶先一步按開電梯,迅速一跨,在電梯門隔開兩人的瞬間,冰炎對夏碎露出一抹薄涼的笑,說道:「少囉唆。是我的就是我的,讓你們分享已經是我的極限了。」
  
  平常已經夠了,讓那種的美麗聲音隨便的暴露在每一個角落裡,那之後的所有聲音吐息都只能屬於他一個人。

  
   *

  
  那是讓全世界沸騰的聲音。

  「哼啊、大家好,我是……褚、冥漾。」

  帶著一種勾引味道般的發聲壞習慣依然改不掉。

  不管講多少次講多少遍,總是在成功改過之後過沒幾天又再度「萌發」。

  誰叫他一開始的歌唱老師是你,誰叫他偏偏眼中只看得見你的聲音,誰叫他把所有的喜歡都灌注在聲音裡。
  
  「誰叫褚遇見了你。」

  「喔?所以你是在、怪、我嗎?」

  「不敢囉。」帶著濃濃笑意的聲音不放過任何調侃機會:「你的臉色現在很難看喔?」

  「藥師寺夏碎!你可不可以閉嘴?」

  
   *

  
  「酸痛病假?」夏碎挑起眉,看著冰炎一臉無畏坦然的直視著他,搞的好像他才是做錯事的那個,昨天已經聲帶病假了今天是酸痛病假,明天呢?聲帶休養假?

  「沒辦法,他說他全身痠痛。」冰炎撇了下嘴角,紅色眼睛帶著某種不知名的情緒和氣息,微微瞇著。
 
 「太過坦蕩也不是一件好事喔冰炎。」夏碎交疊著雙手笑瞇瞇的看著一臉莫名愉悅的友人。

  「嫉妒就說吧,夏碎。」

  那種帶著隱隱勝利的聲音真是讓人生氣呢。

  夏碎笑的過分燦爛好看,心中開始盤算下班後是否該去探望那可愛的黑髮青年。
  
  「你覺得,帶潤喉的蜂蜜水過去還是補氣的蘋果過去比較好?」

  「不需要!」

  「我可是在盡義務哪,公司有編列探望旗下歌手的預算喔?」

  「囉唆!」

  
   *

  
  連空氣都為他掀起波瀾。

  
   *

  
  那好聽的聲音只能是他的,在一片黑色夜幕中渲開的輕軟喘息,有時緊繃剛脆、有時低沉軟厚,跟歌唱著的時候的他一樣美麗。

  潛藏在海面光輝之下的深海之聲,從身體的某處發出的聲音。

  「哼哈啊……」

  回歸最原始的聲帶震動而不需任何言語,只需要呼喊──
  
  「……啊、冰炎。」

  
   *

  
  那被抹上大量鼻音的輕軟音色,用聲音承載的感情,豐沛而柔潤,從唇傾瀉、在空氣震盪、渲染了全世界

  熨過耳膜的美妙音色,像是被那聲音撫慰過就會得到什麼美好般。
  
  「但他眼中只有你的聲音。」

  「你是唯一可以震盪他世界的人。」

  總是對著你露出一副徹底著了迷的樣子,映照於海面的銀色波光。
  

   *

  
  那聲音。

  像是溶於深海中。

  再被冷硬冰晶所包覆的豔紅火燄。

  從外面震盪進來,冷冷涼涼的流過唇齒穿透聲帶,在身體裡共鳴。
  
  『你非常非常喜歡?』

  『喜歡。』暈紅的臉和羞恥困窘的表情,但是卻掩不住那一臉著迷的樣子。

  沉浸在戀愛裡的笨蛋。
  
  


  -啞特蘭提斯-我的聲音- 完-
  

   *

  
  《圖書館》預購已經結束囉XDDDDD感謝大家的支持與小ㄐ靈的努力!!!
  我正在吃以前及時行樂生出的存稿(?  
  生而為你,聲是為你。
  大概就是這種感覺?超嫉妒冰炎的,好處都是他吃掉!還好意思舔唇示威(?(哭了)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