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一開始真的沒辦法,所以才用唱歌的方法讓他學講話,明明用唱歌的方法去咬字會更加困難,但是褚冥漾唱起來卻異常的容易,每一個字每一個字帶著一點黏膩的輕軟感受,感覺起來沉沉的、聽起來卻輕輕的,很特殊的感覺。

  「學長。」輕輕揚起的語調,介於唱歌和說話之間。

  冰炎轉過頭看著那雙黑色眼睛,手上捧著一份畫上了各種奇妙記號和塗鴉的樂譜,褚冥漾看了,整張臉瞬間紅了起來,尷尬的對著冰炎扯開一抹笑,瞬間湧起的困窘讓他忘記原本要找冰炎做什麼。

  冰炎把樂譜放到他手上,伸手輕輕揉了揉他的頭,他很清楚知道褚冥漾比誰都認真,因為他從來就沒有聽過「聲音」,所以總是比別人更加努力的去感受著聲音的存在。

  認真又痛苦的感受著宛如根本不存在的「聲音」。

  ──用盡各種方法,比折磨更磨人。

  
  * * *

  
  玻璃水杯因共鳴震動而碎裂的瞬間,好像心裡有什麼地方也跟著碎開了。

  
  * * *
  

  像個孩子一樣開始學習注音符號,每天都拿著注音符號表很認真的讀著,隨著紙尖劃過的符號,認真的一個一個唸出來。

  「ㄅ、ㄆ、」褚冥漾指著注音,一個一個的慢慢唸給冰炎聽:「ㄇ──ㄈ、ㄉ、ㄊ……」

  很少人會去注意到注音符號是分成有聲或是無聲,對褚冥漾來說,有聲無聲,只差別在聲帶的振動與否,有聲──

  「ㄍ。」

  無聲──

  「ㄎ。」

  褚冥漾有些恍神,好像所有的神經都集中在聲帶了,那瞬間細微的震盪和氣流擾動,「ㄏ──」

  原本是清澈的擦音,從褚冥漾口中吐出就變成帶點鼻音的吐息音。

  那種會讓冰炎心臟為之一顫的吐息音,比起對方獨特的輕軟鼻音,那僅有的唯一氣音是所有注音中最令他覺得難耐的音色。
  
  抬起眼望著冰炎,他這幾天都很認真的在練習發音,有事沒事就抓著千冬歲練習,所以、這次應該不會有問題了……吧?不確定的看著冰炎瞇起紅色眼睛,褚冥漾也緊張的捏緊手上的注音符號表。

  「可以。」

  褚冥漾凝看著冰炎的唇,頓了一下,很不確定的思考了好一陣子,才緩緩舉起手:『可以?』

  冰炎挑起唇,滿意的笑了。
  
  他一邊訓練褚冥漾讀唇,一邊教他說話,用盡各種方法。

  對一般人來講是如此輕易的事,褚冥漾卻要花上好久好久的時間才能唸出那一個又一個的注音,對他而言,不是被自己熟悉的語言所接納的感覺,就像是被蒙了眼睛一樣的徬徨。

  就好像被襲奪了一樣。

  那種就算開口了,也聽不見的感覺,只能不斷用眼睛確認「聲音」的所在。

  
  * * *
  

  比什麼都還難熬。

  
  * * *
  

  蹲坐在會議室的角落,褚冥漾抱著膝蓋仔細凝看著眼前的注音符號,不多,才六個:ㄐ、ㄑ、ㄒ、ㄗ、ㄘ、ㄙ。

  但他卻遇到前所未見的困難,茫然的回想著冰炎的嘴型,全部都長的一樣,困惑的撫過指腹,聲帶震動也不明顯,一瞬間,之前累積聚起所有的光芒散在海裡,在海面折成破碎的波光融進深海裡。

  「哼哈啊────」用力閉起眼睛,有點緊繃的Sol音滑出他的唇,Sol音承載著某種壓迫的感覺釋放到會議室裡,在空間中盤繞了一圈,然後突兀的中止。

  朝著四面八方,無限的釋放出去,但是發洩之後,又被滿滿的寂靜淹沒。
  
  「ㄅ、ㄆ、ㄇ──ㄈ、ㄉ、ㄊ、ㄋ──ㄌ、ㄍ、ㄎ、ㄏ──」
  
  不是聲帶不堪負荷,而是再也沒有聲音從那緊緊抿住的唇中溢出,冰炎緩慢移動的唇型在他腦中不斷閃過。

  是ㄐ還是ㄑ?ㄗ跟ㄙ不一樣嗎?
  
  「……唔、哈啊…………」嘶啞的氣流衝過聲帶,卻發不出理想中的那個聲音。
  
  冰炎看著將臉埋進膝蓋動也不動的褚冥漾,輕輕的走過去盤坐在他面前,伸手拍拍他的頭。

  『我們來玩遊戲。』

  『我發一個聲音,你要找到它。』

  褚冥漾點點頭,望著冰炎近距離的好看臉龐,不自覺的微微往後退,卻被他扣住了後頸。

  額頭抵著額頭。

  『OK。』冰炎凝看著褚冥漾的黑眸,比了個起始的手勢後,發出了一個音。
  
  「啊──」

  「……哈啊──」
  
  閉起眼感受著從冰炎那邊傳遞過來的震盪,褚冥漾合諧的跟進,兩種截然不同的音色突兀又衝突的和在一起。

  亢進的Si音,就像他現在的感覺一樣,緊繃而尖銳的亢進音色。
  
  ──冰炎是不是感覺到他的不安分了?
  

  * * *
  

  小心翼翼攏聚而起最後卻碎在海裡的光芒。

  無法再從海中撈回的空茫感受,讓他只能呆愣的捏緊掌心。

  
  * * *
  

  用力捏著掌心再緩緩攤開,褚冥漾看著手心上的紋路和淺紅痕跡,反覆抓握了幾次後,冷不防的使力捏住掌心,同時咬著牙齒發出一個聲音,聽起來近似於ㄐ。

  ㄑ則是剛剛那種用力感,但是比ㄐ再流暢一點,要讓氣流有從聲帶縫隙鑽出通過的空間。

  即使發聲扭曲,至少有聲音出來了。

  不是只有聲帶震動的嘶啞氣流,也不是在身體內某個地方碎成一片的聲音,而是真實的、穩定的聲音。

  「ㄐ──!ㄑ……」

  
  * * *
  

  用唱歌的方式學說話有一個壞處,很多發音都會輕易的被溜過去,舌尖或脣齒動作僅只點到為止,一下子就滑了過去。

  「呃嗯……哼,學長,ㄐ飯了。」

  褚冥漾的發聲習慣也不好,那輕軟的聲帶擾流帶著一點黏膩的鼻音,聽起來很容易讓人誤會。

  冰炎無奈的看著褚冥漾,那雙純粹而閃爍著光芒的黑色眼睛,偶爾在被過分直接窺探時會閃躲,但是大多時候都是安靜而美麗的。

  「別再那樣說話了。」

  「嗯?」包含著過多的濃重鼻音,是褚冥漾本身的說話習慣也是他個人的小小安慰,藉由著輕薄的聲帶震動傳遞至鼻腔,從鼻子傳來的細微震動又折回體內,迴盪,讓他感覺到了聲音。
  
  帶著濃厚鼻音的輕軟發音就是他的說話型態。
  
  ──「學長?不餓?」
  
  其他咬字都還不是很清楚,偏偏這一聲學長比什麼都清晰。

  冰炎微微抿著唇,最後只是無奈的嘆了口氣,瞪了一旁彎起唇笑的很愉快的夏碎,簡直過分愉悅。

  褚冥漾第一句、如此完美的話。
  

  * * *
  

  「學長──」聽到這聲學長,幾乎大半的人都停下腳步回看,夾雜著大量的輕軟鼻音特別嗓音讓其他人也忍不住停下腳步想看看是怎樣的人。

  褚冥漾硬生生停下腳步,有點不知所措的看向冰炎,他是算好時間才來叫冰炎吃飯的,也再三跟夏碎確認過了,怎麼一堆人看著他好像他很奇怪一樣?

  「沒事,走,吃飯了。」冰炎走向褚冥漾,伸手捏了下他的臉,做了這種親膩的動作臉上表情卻依然淡然無波。

  褚冥漾伸手抓住冰炎手腕,凝看著冰炎的唇。

  「走。」

  對褚冥漾而言,那是一個很美麗的字,就算不知道聽起來是怎麼樣的發音,但是那個字給他的感覺就像是柔軟的晨風,夾著有點冷冽的氣息包著他。

  像是Sol。

  「嗯哼。」褚冥漾彎起唇,依然改不掉的壞習慣,冰炎只是撇撇嘴,在他看不見的地方,狠狠的瞪了眼身後那群呆愣的人。
  
  『別妄想了,他是我的。』那好看的唇毫不留情的吐出了冷銳的話語。
  


  
  ─啞特蘭提斯-依賴的聲音- 完─
  

  * * *
  

  顆顆(傻笑)
  我真的很喜歡這一堆聲音!(夠了#)
  
  所以……再多一點聲音吧,只給我聽。
  
  冰炎好煩←
  雖然是我造成的(欸)
  但是還是好討厭,憑什麼好處都讓他佔盡了啦(痛哭(到底?
  總之,請各位開心的接受吧,來自我體內深處某個地方的愛(?
  
  然後這又是噗浪小短篇丟鮮網XDDDDD
  開始上工了,應該不會有太多時間讓我在鮮網流連忘返了……(哭了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