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漾漾,那是蟲嗎?」喵喵睜著綠色眼睛看著黑髮友人頸邊一串不長的銀色東西,很像是什麼蟲但是又不像。

  「欸──嗯?」褚冥漾摸向脖子,沒摸到任何喵喵口中說的蟲。

  「啊!壓死了!」喵喵指著友人按著脖子的姿勢說著,掏出隨身攜帶的藥盒準備要幫友人上藥,卻發現掌心移開後,脖子上依然是一片乾淨,什麼痕跡都沒有。

  「欸?蟲不見了!」喵喵很驚訝的翻開友人覆在頸子上的髮尾,甚至想要剝開友人的衣領看個仔細。

  「喵喵你說的是漾漾手臂上的那個吧?」千冬歲推了下眼鏡,看著在褚冥漾手臂上緩緩游移還閃閃發亮的小東西。

  「啊。」褚冥漾跟著看向自己手臂,有點困窘的想藏起手,卻被喵喵一把抓住仔細研究。

  「銀色的圖底下還有紅色的圖欸!這是最近流行的愛情小咒跑馬燈嗎?」喵喵閃亮的眼睛看向他,讓褚冥漾瞬間無言,如果讓對方知道她口中的跑馬燈是那偉大的冰炎殿下弄上去的她會不會幻滅?更何況這在他身上亂亂跑的東西並不是跑馬燈那麼、咳嗯、笑鬧成分大過宣……咳嗯、意味的愛情小咒語。

  「是冰炎學長弄得吧。」

  「哇哇哇──好棒喔!喵喵也想要一個!」

  褚冥漾乾笑著收回手,傻笑了兩聲當做回應,他終於見識到女孩子的偶像崇拜可以強大到什麼地步。

  「啊!喵喵要去工作了!」喵喵點開手機看了看,嘟著嘴背起兔子小包,很不情願的往外跑去,一邊跑還一邊回頭對褚冥漾說:「漾漾要幸福喔!」

  朋友啊,妳這樣做只是在加深我的不幸……

  努力忽略到周邊的奇異眼光和不善視線,褚冥漾垂下視線,假裝很認真的研究盤子上的花紋,同時感覺到那挾帶著兩極力量的咒文鑽進了衣袖、跑到了它最喜歡的位置後,褚冥漾才放心的抬起手臂繼續吃飯。

  「那應該不是跑馬燈那麼簡單吧?冰炎學長沒那麼無聊。」千冬歲淡淡的說了一句,看著友人緩緩脹紅臉、傻笑了起來。
  
  那小東西當然不是跑馬燈,他哪那麼無聊,當然更不是蟲。

  
  * * *

  
  『誓言。』冰炎握著褚冥漾的左手,輕吻在無名指上,原本死板的咒文在瞬間活絡起來,在褚冥漾指掌間緩緩移動。

  雙層咒文、兩極力量,銀色的文字下鏤刻著紅色的靈魂,雙重的姓氏、雙重的血統,代表著他。

  『哇啊啊啊──它活起來了啊啊啊──』

  『閉嘴!別亂叫!換你!』

  
  * * *

  
  「那個……」有點遲疑的聲音從他身邊傳來,褚冥漾抬頭一看,看見對方的視線落在他的脖子上然後緩緩的移上來盯著他的臉,露出了奇怪的表情,不知所云的說了一些話之後把手上緊握的小袋子放到他面前,人就跑走了。

  褚冥漾摸摸自己的臉,又摸摸自己的脖子,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衣領,確定臉上脖子都沒有奇怪東西、衣領也拉的好好的沒有鬆開或是怎樣。

  啊剛剛那人是怎樣?

  褚冥漾看著那秀雅的小布袋,感覺不到有任何惡意的氣息或是咒術波動,這個小布袋最奇怪的地方就是它就只是個小布袋,這種情況發生在守世界簡直就是詭、異、到、不、行!

  伸手想要拿起小布袋,銀紅光芒一閃,那讓他有點困擾又不知所措的咒語出現在他伸出去的手背,就好像是某人在警告著什麼,讓他有點怕怕的縮回手,乾瞪著那小布袋。

  「你在幹什麼?」冰炎的聲音從旁邊冒出來,褚冥漾看向冰炎,感覺到那一向不安分的咒文開始暴 動,從他的肩膀一路暴衝到他右手,礙眼、呃嗯、顯眼的橫亙在他手腕內側,字體還有加粗放大的感覺。

  「這什麼?」冰炎捏起雅致的小布袋,瞇眼看了看,意味不明的輕哼了一聲,把小布袋丟進小型傳送陣後一屁股坐到褚冥漾身邊。

  感覺到對方身上微小的兩極波動,冰炎的唇邊淺淺挑起一抹笑,一臉很滿意的樣子,拉起對方的手,輕輕擦過腕內的那串文字,鮮活的咒文瞬間更加明亮,透著銀白、豔紅的光芒。

  「學……」褚冥漾不能克制的紅了臉。

  「啊,冰炎馬不停蹄的甩下我從公會中跑掉就是為了先來佔位置嗎?真是好搭檔。」夏碎托著兩個餐盤,滿臉笑意的站在冰炎身邊,但是褚冥漾只感受到了殺意,瞬間什麼害羞尷尬都死光,伸手偷偷的把冰炎往裡面拉了拉,就怕有人等一下一不小心手滑就把東西嘩啦打翻在搭檔身上。

  「呃、夏碎學長我幫你拿一點吧。」眼看冰炎沒有任何動作只是懶懶的瞅了搭擋一眼,褚冥漾只好自告奮勇的站起身接過夏碎手上滿是食物的托盤。

  「嗯?」夏碎笑瞇瞇的將屬於冰炎的那份遞了過去,看見褚冥漾腕內那串細緻的銀紅文字,意有所指的笑容抹上唇角,讓褚冥漾不自在的轉動手腕藏起大半文字,尷尬的紅了臉。

  冰炎看了搭擋一眼,握著叉子捲起一口麵條,正要送進嘴裡時,對面滿肚子壞心眼的夏碎突然開口了:「冰炎不脫手套嗎?剛剛可是碰過猛瑪的血,有毒的喔。」

  冰炎瞇眼,沒有任何反應,身邊的褚冥漾反應比他還大:「欸──?學長?」不脫手套嗎?

  真是笨蛋,要是有毒,剛剛怎麼可能去碰他?冰炎看著褚冥漾一臉緊張,黑色眼睛在手套跟食物間轉了一圈後移到他臉上,抿著唇,低低的又喚了一聲「學長」像是要他脫掉手套。

  「沒事。」冰炎暗瞪了夏碎一眼,脫去兩手的手套往桌上用力一拍,微笑著看向夏碎說道:「忘記了。」輕哼了一聲後,撩起垂落的頭髮開始享用禁食五天後的第一餐。

  褚冥漾吃著餐盤中另一半的咖哩飯,視線偷偷飄向對面的夏碎,總覺得對方在冰炎脫下手套後笑的更詭異了,是終於出任務出到腦袋有問題了嗎?

  「吃、飯。」冰炎瞪了攪弄著咖哩飯還邊想些垃圾的褚冥漾一眼。

  褚冥漾馬上快速的把食物掃光,抬頭看冰炎,發現對方也剛好吞下最後一口麵,冰炎吃飯是以優雅著稱,是那種好看到會讓人覺得胃痛沒食慾的優雅吃法,但是吃飯速度是個謎,即使到了今天,他還是不懂冰炎吃飯速度到底是快還是慢。

  轉頭一看,發現對面的夏碎也在擦嘴,原本快要滿出來的盤子裡只剩下挑的乾淨漂亮的細小魚刺,褚冥漾突然間有種這世界離他還是很遙遠的欣慰錯覺。

  「那我拿盤子去還!學長先休息!」自動自發的堆起兩個盤子站起身,褚冥漾不敢說其實他只是想趁機落跑,五天沒睡的兩人的詭異脾氣真的不是他一介小小平民百姓承受的起的。

  「雖然這樣講不怎麼好聽……」夏碎唇邊噙著一抹不懷好意的笑,紫色的眼睛從那黑髮學弟移到他身上:「原來冰炎的夢想是在褚身上爬來爬去啊。」

  那語句本身就已經很討人厭了,加上那種恍然大悟般的口吻,就令人加、倍、厭、惡!

  「藥師寺!!!」

  「不要被人戳中心思就生氣囉冰炎。」
  
  於是褚冥漾一直擔憂的事終於在夏碎那句極具挑釁的話下爆發。

  
   *

  
  『心言。』褚冥漾小心的握著冰炎的手,學著對方,在左手無名指上輕輕的吻了一下,深藍色帶著黑底的咒文閃了一下後,就死死的貼在冰炎的手背上動都不動一下。

  『……學長…它是不是壞掉了?』

  『你腦子才壞掉。』冰炎狠狠的戳向他幼小心靈。『咒語是有靈性的,能傷人也能保護人,就看下咒者的心意。簡單來說,有什麼樣的下咒者就有什麼樣的咒語。』

  怎麼聽都像在罵人。

  『並不是。』冰炎撇了下嘴角,伸手輕輕按了一下左手背上的咒文,深藍色澤的咒文像條小毛蟲一樣顫抖著,緩緩移到了冰炎掌心,然後又不動了。

  『喔──』

  然後,冰炎意味不明的笑了。
  
  笑的褚冥漾全身發寒。

  
  * * *

  
  「學……學長──?」褚冥漾欲哭無淚的看著他被波及之後、毀的徹底的課本。

  「……嘖、我的給你。」冰炎甩了甩手,不理會身邊正在緩緩自我修復的餐桌椅,伸手抓了褚冥漾就往傳送陣裡拖。

  夏碎拍了拍紫袍,對著剛剛大打出手的搭檔揮手當道別,給了小學弟一個別擔心的安撫笑容。

  在陣法閃逝之前,夏碎看見了冰炎左手掌心上的藍色小點,印在白皙的皮膚上實在很明顯,更別說還故意用左手跟他道別。

  「位在左手掌心的位置呢──」微微上揚的語尾帶著某種戲謔、虧損般的感覺,夏碎整好袍扣,也離開了案發現場,留下一干不明所以的無辜學生。

  
  * * *

  
  手心手背、心肝寶貝。

  
  * * *

  
  冰炎掃了褚冥漾一眼。

  「它呢?」

  褚冥漾愣了一下後無奈的指指胸口,不確定的說:「它好像很喜歡這個位置。」

  「嗯哼。」冰炎好心情的揚起唇。

  「……感覺好像水蛭還什麼怪咒語想要吸乾我的血一樣。」

  「啪啪啪!」Three combo!Points count in triple!

  褚冥漾眼眶泛著淚水抱著後腦,但是一張臉卻紅的不像話。
  
  心口的位置,只能是我的。
  
  
  
  
  END
  
  
  * * *
  
  
  性格決定命運←
  標題跟內容感覺很分歧(淦)
  只是想說褚冥漾的性格就是會一直待在同一個位置,等到確定了、有人動了,才會移到他目標中的位置。(我覺得掌心這個位置是一個被包容的地方,我很喜歡W)
  然後冰炎就是喜歡趴趴走(屁)但是最喜歡的位置還是在某人的胸口上心尖兒裡(煩#)
  
  小時候都玩過的童謠(?):手心手背,心肝寶貝!秀秀一下!(抱)
  
  這紓壓的小甜心有三千字,都可以抵一篇更新了……(淦)
  然後英文是我憑直覺亂捏的,要是有更好的翻法歡迎指教囉!
  好了我真的該唸書了……嗚嗚嗚嗚嗚……(表情慘澹) 

  感謝鍵閱ˇ
  《圖書館》預購中喔W

  其實這是剛剛在噗浪上貼出了東西因為覺得它真的夠抵一篇更新了所以就--?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