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漾漾,用一句話形容冰炎學長?」千冬歲冷不防地叫喚正在將書放上架子的褚冥漾,透過沒度數的玻璃鏡片看著一臉呆愣轉過來的友人。
  
  「應該……很可愛吧?」褚冥漾腦中迸出冰炎冷著一張臉看著他的樣子,紅紅的眼睛直勾勾地看著他,在意識到的那瞬間就已經脫口而出,講完之後自己也微微愣了一下。
  
  「這倒是看不出來。」千冬歲得到了意料之外的答案,推了推眼鏡,嘴邊彎起一抹讓褚冥漾怎麼看怎麼心驚膽顫的笑容。
  
  褚冥漾有點倉卒慌張地把手上的書放到書架上,微紅著臉,低聲說著:「千冬歲你可不可以不要……告訴學長?」他只是覺得這很難為情,而且他也擔心冰炎知道後會痛打他一頓之類的。
  
  「不會的。」千冬歲看著友人尷尬靦腆的表情,黑色眼睛泛著笑意,伸手取出最後一本傳記,手上抱著五本重得要命的精裝書卻不見吃力,還有餘力對褚冥漾微笑道別。
  
  不得不說千冬歲某方面來講也是神人。
  
  望著好友帶著淡漠表情走向櫃檯,無視於旁人驚訝的目光和低語的聲音,「碰」一聲將書疊到櫃檯上,工讀生一臉呆滯地望著眼前的書反應不過來,褚冥漾忍不住笑了。
  
  轉過頭望著書櫃,褚冥漾撓了撓臉,輕輕嘆了口氣,他也不知道為什麼就那樣說了,可愛?那樣聽起來是不是很奇怪?被形容成可愛真的很奇怪吧?褚冥漾想著冰炎總是很淡定的漂亮臉龐,但是少數時候會感受到對方意外流洩出來的困惑和躁怒。
  
  冰炎是個很自制的人,一直都是,所以偶爾流淌出情緒的那瞬間顯得極為可貴,很榮幸的是,他有時會成為那股怒氣的接受者,欸、其實也只是說錯話而已啊……
  
  褚冥漾推著書車來到四樓,一如以往地都沒有什麼人,四樓比其他樓層有更加濃厚的霉味,而且很容易讓人打噴嚏。
  
  「哈、嗯!」褚冥漾用力按住嘴巴忍住噴嚏,以免揚起更多灰塵反而更糟糕。
  
  硬式車輪滾動滑過磨石子地板發出低低的撞擊聲,褚冥漾將書車推到一邊後開始把一本又一本的醫學字典排到書架上,較裡面的書架上放的是很舊式的英文解剖學字典,當時最頂級的硬質書殼,裡面的書頁犯著潮黃、久遠的印刷字跡有些模糊,但是卻讓他有種很漂亮、很沉靜的感覺。
  
  「褚。」
  
  「噢!哇好痛!」褚冥漾一個失手硬生生讓書角敲上腳背,瞬間讓他整個腳底板和腳背都在發麻抽痛,忍著痛蹲下去撿書。
  
  「笨蛋嘛。」上四樓找人的冰炎沒想到褚冥漾居然會這樣,皺眉拽起人,有點粗魯地搶過書放到書車上,看對方痛到臉皮都跟著抽的樣子,淡淡問道:「還能走嗎?」
  
  褚冥漾深吸了口氣點頭,輕輕地踩下去,感覺到一股刺痛感瞬間爬滿他全身,讓他背脊一陣酸軟。
  
  冰炎一把抓住褚冥漾,抿著唇,強硬地把人押到小沙發上坐好,褚冥漾抓了抓頭髮,感受到對方散發出的無形壓迫,有點尷尬地笑了下,很明白地知道這時候再繼續說沒事的話肯定會被對方用書背敲成腦震盪吧。
  
  「只要把那些歸位就好了吧?」冰炎看了看那一車的書,走過去拿起一本字典,側著臉看向褚冥漾,沒有等對方回應就開始將書一本一本歸回書架上。
  
  褚冥漾看著冰炎在書架間游走,再次覺得對方的氣質很適合圖書館,動了動腳趾還是有種重擊過後的鈍痛感,想要脫下鞋子看一下情況,但是又怕冰炎發現。
  
  偷偷抬眼看了下冰炎,發現對方在似乎很認真地在把書擺回架上,迅速地脫掉鞋襪,看見腳背上一個精采的圓形瘀青,腳趾每動一下那個瘀青的地方就跟著狠狠抽一下。
  
  「回去給我好好擦藥。」冰炎的聲音涼涼地澆下來,褚冥漾趕緊縮起腳,傻傻地泛開一抹笑,妄想要瞞過冰炎、粉飾瘀青。
  
  「躲什麼。」冰炎冷冷看了褚冥漾一眼,捧著書又走向書架,看到那個顏色也知道這瘀青要好一段時間才會消,哪裡不敲偏偏敲撞到靠近腳趾的地方!
  
  冰炎看了看時間,發現要到褚冥漾交接的時候了,把最後幾本書放回書架上時間剛好,可以順便帶著人下去做交班,轉過頭正要叫人,看見褚冥漾搖搖晃晃地站起來,腳步一拐一拐的,硬是忍著疼痛走了幾步。
  
  冰炎大步跨過去,幾乎使勁全力地巴了褚冥漾後腦一掌,瞪住抱頭喊痛的人,心裡惱火到極點,氣對方的笨和蠢。
  
  「學長?」褚冥漾頭痛腳也痛,揉著後腦杓望著冰炎,對方瞇眼瞪他一眼,冷哼了聲轉過身去把書車推過來,又往前走去樓梯間按了電梯。
  
  褚冥漾搭著書車的把手,看著冰炎冷著臉按著開門鍵不發一語地凝視著他,看樣子是真的氣到不想講話了,褚冥漾緩緩推著書車進電梯,將大部份重量壓在書車上,走路感覺比較舒服一點。
  
  冰炎抿著唇,在褚冥漾交班給下一梯的工讀生時對著圖書館的主任點點頭當作招呼,在轉身的瞬間狠狠瞪了那白目一眼,而後強硬地拉拽著人離開,不理會其他人探究的視線,臉上的表情明顯地冷漠而惱怒。
  
  想起剛剛褚冥漾忍著痛小聲應答著下一班工讀生的問題就火大,那些問題去問別人也可以何必每次都只問褚冥漾?
  
  看見冰炎很明顯表現出「我很不爽」的樣子,褚冥漾不敢吭聲,有點心急地想要走快卻被冰炎一把扯住。
  
  「趕什麼?好好走──」有我扶你急什麼。
  
  推開玻璃門的瞬間,室外吵鬧的聲音掩蓋過冰炎的話,離他最近的褚冥漾可是一句都沒少聽,緩緩脹紅了臉,低著頭慢吞吞走在冰炎身邊,越想越覺得困窘,紅暈從臉頰耳朵一路染到脖子去。
    
  
  
  
  TBC
  
  
  * * *
  
  
  淅瀝淅瀝嘩啦嘩啦嘩啦啦~(下雨歌)
  
  真的是很久不見囉XDDDDD(咦)
  被棠幽的封面衝擊到,所以--又出現了一篇番外,補完之後覺得超開心的!(樂跳)
  感謝鍵閱ˇ
  《圖書館》依然預購中XDDDD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