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請應屆畢業生席雷.阿斯利安上台領獎。」司儀的聲音透過音響響徹全場,底下的尖叫聲在阿利上台的瞬間沸騰到最高點,褚冥漾也跟著有種興奮的感覺,丹恩和冰炎倒是一臉鎮定。
  
  「走了。」冰炎一手捧著一大束的向日葵,伸手抓住褚冥漾,把人拖到台前,準備等一下要上台獻上畢業生花束。
  
  學校準備的花束是一朵營養不良的向日葵,冰炎差點想把花給折爛,這麼小一朵還好意思說校方會準備萬全!最後在畢業典禮前一天晚上拖著褚冥漾和丹恩滿市區的花店跑,最後在某家花店休息前買到了一束,店家也很大方的用剩下的向日葵半買半送的綁成一大束,超大一束的,大概十幾二十朵。
  
  「唔哇……」褚冥漾拉了拉襯衫,等一下要上台在幾千人的面前獻花致詞讓他感到無比緊張,反覆的默唸著準備了好久的畢業致謝稿,本來致謝辭都是大三在發表的,但是冰炎卻以他已經私底下跟阿利講過為由把他推出去致詞,他覺得這根本是對方不想上台引人注目的講法!
  
  「在校生獻花、致詞。」
  
  「喀」的一聲,褚冥漾不小心咬到舌頭,冰炎無奈的睞了對方一眼問道:「沒事吧?」
  
  「嗯唔。」褚冥漾拼命深呼吸,緩和疼痛和緊張,然後顫抖著踏上台階,看著舞台中央笑的很愉快的大四學長,在舞臺燈光的渲染下顯得更加明亮燦爛。
  
  冰炎和褚冥漾合抱著花束遞上去,阿利笑著接過花束,姿態輕鬆,像是花束很輕一樣。
  
  「學弟加油。」阿利眨眨眼,對著褚冥漾露出一個打氣的笑容,說:「我很期待喔。」
  
  「唔噢噢噢──」褚冥漾意味不明的應了一聲,冰炎輕輕的嘖了一聲,看著對方僵硬的走向麥克風。
  
  「那個……呃、先祝全體畢業生一帆風順、前程似錦。」褚冥漾的聲音有點顫抖,冰炎微瞇了下眼,阿利揚著大大的笑容,笑容中帶了點什麼。
  
  「那個、我非常感謝阿利學長,他是個好學長,就跟學長一樣好,我是說,阿利學長跟冰炎學長一樣好,不過兩個人的好是不一樣的好,就是、阿利學長很好,這樣。」褚冥漾想一掌巴死自己,不用冰炎揍他,他等一下會自己出去切腹。
  
  「……」褚冥漾這才發現底下漸漸安靜下來,似乎都在注意他,但是舞臺上的光讓他看不見底下觀眾的表情和反應。
  
  「我還記得第一次的時候我把阿利學長的名字聽成蛤蠣學長,想說怎麼有人的名字這麼奇怪,結果被學長打了。」褚冥漾講話講的不清不楚,但是阿利卻聽懂了,不小心笑了出來,雖然很小聲但是褚冥漾還是聽到了,他的臉瞬間變紅。
  
  「阿利學長對誰都很好,很真心的那種,而且又懂很多,有些東西我不懂的時候我就去問阿利學長,他會用一種……」褚冥漾微微皺起眉,想要找一個適合的形容詞表達,但是一時想不到:「就是一種很簡單的方式說給我聽,有時候還會抽時間出來找我聊天,跟阿利學長聊天感覺很輕鬆,聊完之後總是特別、呃,那叫什麼?治癒之類的?跟阿利學長聊天也會學到很多,阿利學長真的懂很多。」
  
  褚冥漾揚起一個不好意思的笑,繼續說道:「對我這麼好的學長我還是第一次遇到,真的很謝謝阿利學長。」講著講著,有一種酸酸的感覺緩緩湧上。
  
  「我、我我希望……」視線有點模糊,褚冥漾深吸了口氣壓下了哽咽,送上的畢業的祝福:「希望阿利學長會很順利的繼續走下去,即使離開了學校,也不要忘記我們,謝謝。」褚冥漾鞠了個躬,淚水順勢滴落在台上。
  
  台下的掌聲逐漸大聲起來,阿利走上前,輕輕的擁抱努力忍住不哭的學弟,透著明亮色調的褐色眼眸輕輕的閉著。
  
  在歡動的掌聲、尖叫和口哨聲中,阿利小聲的在褚冥漾耳邊說了──
  
  褚冥漾拼命的忍住淚水,然後在掌聲中跟阿利和冰炎一起下台。
  
  很漂亮的燦爛畢業季,免不了要在鳳凰花開的樹下照張相,四個人看著鏡頭。
  
  「要照囉!」戴洛按下快門,螢幕上,紅色的花瓣落在阿利褐色的髮上,褚冥漾頂著泛紅的眼眶站在阿利旁邊,冰炎嘴邊彎起了淺淺的笑,丹恩的表情像是忍著什麼,之後,這張照片加洗了三張,每個人各自收藏一張。
  
  「明年就換冰炎學弟了喔!」阿利笑的意味不明,拍了拍褚冥漾,對方的笑容讓他不知所以然,只能傻笑著點頭,不知道為什麼冰炎要畢業的事要對著他說。
  
  「那時候也要加油喔!先祝福你們!」阿利眨眨眼,留下一句寓意深遠的話就跑去大合照了,褚冥漾緩緩的紅了整張臉。
  
  「阿利學長說了什麼?」冰炎問道。
  
  「……」褚冥漾支支吾吾了一陣子,才說:「大約是百年好合之類的……吧?」
  
  
  
  
  TBC
  
  
  * * *
  
  
  感謝鍵閱ˇ
  
  畢業典禮前一天買花是一件很不人道的事,因為花店真的會缺貨。(怨)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