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馬ABO
      *
  
  1、
  褚冥漾午睡剛醒,揉著眼睛看向時鐘,在數字四旁邊有畫了一個小小的冰炎Q版頭像,表示指針走到這裡冰炎就會回來了。
  為了讓褚冥漾乖乖等他回來,冰炎花了很多心思教他認鐘——當然最後褚冥漾只認得四點的鐘面。
  現在那根比較短的針已經靠近了,他趕緊拖著冰炎送他的小狗娃娃爬下床,噠噠噠跑到門邊的小椅子上坐好。
  空氣中有香香甜甜的味道,是甜甜圈!
  「漾漾起床了?要尿尿嗎?」正在準備點心的白鈴慈從廚房探出頭,看見兒子乖乖坐在娃娃椅上等人。
  聞言,把別在小狗娃娃胸前的奶嘴含進嘴裡,將臉埋進布偶柔軟的腹部搖搖頭。
  過不久,褚冥漾聽見了車子的聲音,馬上站起身期待地看著門,銀髮紅眼的小男孩推門而入。
  「冰炎回來了!」褚冥漾馬上跑過去抓住冰炎的手,露出心滿意足的笑容。
  「奶嘴給我。」冰炎摸摸他的頭,又輕輕捏了下他胖呼呼的臉,「阿姨好。」
  白鈴慈笑了笑,這兩隻從小就黏在一起,褚冥漾從能走後就一直跟在冰炎屁股後,冰炎剛去上學那段時間天天在家裡哭,後來不知道冰炎怎麼教的,讓他每天午睡起床就坐小椅子等,在冰炎面前的褚冥漾非常聽話乖巧。
  「我們一起吃麵包,今天、今天媽媽買麵包!」褚冥漾把濕答答的奶嘴連同小狗娃娃遞到冰炎手上,黑亮的雙眼直盯著冰炎,圓溜溜的眼眸中寫滿了高興和快樂。
  他喜歡冰炎!要跟冰炎一起吃點心喔!
  
  2、
  褚冥漾要戒奶嘴了,想也知道他不肯。
  冰炎偏頭思考片刻,對著抱住奶嘴大哭的omega說:「我去上學都沒有奶嘴,你的給我,好不好?」
  雙眸淚汪汪地看著冰炎,褚冥漾想也不想就把奶嘴交到他手上,邊哽咽邊說:「給你……嗝嗚、你、去上學、就有了……不要、不要給姊姊,也、嗝!不要給媽媽、喔……!」
  而後,冰炎將奶嘴帶去學校,回家後也把奶嘴帶著(美其名保管),睡前還交代褚冥漾說奶嘴他幫忙收起來才不會被拿走,於是小小的omega就這樣傻呼呼地被最喜歡的冰炎騙走奶嘴,並且成功戒除。
  
  3、
  「褚。」
  回過頭,看見銀髮紅眼的alpha朝他走來,褚冥漾喘勻氣後撲到對方懷裡,雙手勾住他脖子,「借我靠下,今天跑一千六,腳好痠。」
  冰炎站直剛好把omega抱了起來,兩人已經有了明顯的身高差,褚冥漾以前還會很介意,後來嘛,反正有人抱著也滿舒服的——習慣一時之間還是難改。
  雙手按在他腰上把人扶好,這麼近的距離,冰炎能聞到對方運動過後身上發散出的濃郁甜味,只要垂眼就能看見頸窩,讓他產生咬一口做記號的衝動。
  毫無所覺的笨蛋。
  輕輕抱著人搖晃——像是小時候哄他那般——聽著omega在耳邊抱怨下禮拜的兩千公尺長跑,冰炎淺淺嘆息,才十二歲……還早得很。
  
  4、
  「嗯?」一口氣把巧克力牛奶喝完的褚冥漾疑惑地望著自家姊姊,「姊,怎樣?」
  「沒事。」空氣中除了巧克力香氣外還帶了點淺淡甜味,跟、隔壁alpha淡淡的玉蘭香。
  「噢……?」在姊姊詭異的打量視線下打了個冷顫。
  「快點長大吧你。」
  「嗄?」
  ——再不快點長大某人都要憋死了。
  
  5、
  冰炎趕到保健中心時,褚冥漾正戴著口罩裹著薄被坐著量體溫。
  「怎麼回事?」
  「我好像有點發燒了……」邊說邊伸手拉著他衣襬,聞到對方身上早春的花香,讓他覺得舒服一點。
  ……不是發燒。冰炎微微蹙眉,他聞到馥郁甜蜜的氣息,omega的眼神和舉動也比平常黏人。
  校醫走過來取出溫度計看了看,又拿出探針在褚冥漾手指上扎了一下,血珠滴在白色試紙上轉為豔麗的紫紅色,「不是發燒,是偽發情的生理反應,回家休息吧,給你開生理假。」
  「我帶他回去,請老師幫我批准下午的假。」
  校醫在兩人間看了一會兒,思考幾秒後點頭應允,簽了兩張假單給他們。
  混沌的腦袋裡只裝得下冰炎,褚冥漾一路上只跟著竹馬走,回到家後還揪著人不放,逼得冰炎只能陪在床邊——當然這其中有多少被迫成分只有冰炎清楚。
  「睡吧。」
  扣著冰炎的掌心,褚冥漾終於緩緩睡去,夢裡始終有股令他安心的、透著冷涼的玉蘭氣息。
  
  6、
  被同學帶入假性發情狀態時,褚冥漾滿心滿眼都被冰炎填滿,想他想得要瘋掉,後來、發生了什麼,通通不記得了——
  大腦像被塞滿棉花一樣,褚冥漾茫然地睜眼,看見冰炎靠在床邊。
  「還有哪邊不舒服?」
  「……啊、沒有……吧?」整個人還像是飄在空中一樣,渾身發軟。
  因為完全沒力氣所以只能讓冰炎背回去,聞到了熟悉的味道,褚冥漾漸漸回神,無意識在冰炎肩上蹭了下。
  「冰炎……發情……真的好可怕……」輕輕低聲呢喃著,「我不想……」變成那樣。失控得可怕。
  「我會陪著你的。」
  陪?嗯?啊?呃啊?
  聞言,褚冥漾心跳忽然狂飆,差點在胸腔裡爆炸,原本放空的腦袋漸漸變得一團亂,「那那那我、我我等、等等等你?」
  哇靠他在說什麼啊!
  「嗤,別想有別人。」
  
  7、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到底是在說什麼啦啊啊啊!
  別說了!再說下去他就要打人了!
  褚冥漾徹底當機。
  
  8、
  就連我喜歡你也不用說,因為我是真的很喜歡你。
  非常喜歡你。
  
  9、
  跟暑假比起,寒假是褚冥漾最快樂的時候,因為不用早起,可以真正的睡到自然醒!
  「該洗澡了。」冰炎看褚冥漾副本打得差不多,已經先幫他放了一浴缸的水,順手把人拎進浴室,把電熱毯預熱好,確定被窩裡是三百六十度無死角的暖,洗好後就可以直接讓人鑽進去,省得老是大半夜都還沒睡好發訊息騷擾他。
  褚冥漾包著棉被坐在電熱毯上,讓冰炎幫他吹頭髮,渾身都暖烘烘的,烘得他睡意都湧上來了。
  「明天再來找你。」收起吹風機,冰炎摸了摸蓬鬆的黑髮,傾身在他額角輕輕吻了一下,「不准偷玩電腦。」
  「唔啊,知道了啦。」宛若貓尾巴一樣捲翹著的口吻,褚冥漾困窘地按住額頭,臉頰逐漸泛紅。
  見狀,冰炎索性按住omega,紅眼直勾勾盯著對方,低頭吻在他揚起的唇角,褚冥漾整張臉都爆炸了,整個人都埋進暖呼呼的棉被裡不再看冰炎。
  「晚安。」
  
  10、
  今天晚安,明天也晚安。
  將來的每一天,都會予你晚安。
  
  11、
  「起床了,褚。」
  捲在棉被裡的褚冥漾艱難地蠕動著,像是小動物般一點一點從窩裡探出
頭。
  「呼啊——早啊冰炎。」帶著睡意的咕噥。
  唇畔掛著淺淺笑意,冰炎注視著愛睏的omega,「早安。」
  
  12、
  當然還有——
  「爸比!早安!帶我出去玩!」
  「唔、哈啊,早安啊。」
  
  13、
  以及,從過去到未來,我們的無數個早安。
  
  
  END
  
   *
  
  到此真的全文完啦!
  謝謝大家啦!
  晚安,予你晚安。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