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標:所謂誘惑(笑)
  
  
  
  
  * * *
  
  
  「叮咚──」
  
  「來了來了來了──噢!痛……」腳步聲中著伴隨著撞到東西的悶哼。
  
  「…」門外的人沉默,無言以對。
  
  門開了,褚冥漾皺著臉看向門外,「咦?學長?請進。」讓冰炎進來後,自動的解釋(被訓練出來的)著目前的狀況,「我爸媽老姊今天都不在,好像是去溫泉旅遊什麼的,我不喜歡溫泉,因為以前有一次不小心泡過頭,昏倒在水裡,差點被淹死,最後是老姊等的不耐煩衝進來,我才被救起來送醫……」
  
  想起那段回憶,褚冥漾滿臉黑線,老姊居然直接跑進男澡堂,幸好當時一個人都沒有!但是怎麼這麼衰,偏偏當時一個人都沒有!
  
  「亂七八糟!」冰炎冒著青筋順手巴了下他的頭,然後,挑眉看著一邊捂著頭,一邊揉著大腿的褚冥漾,「你怎麼回事?」
  
  「我剛剛不小心撞到桌角…」推了下滑下鼻樑的眼鏡。
  
  「我問的是眼鏡。」語氣泛涼。
  
  褚冥漾僵了一下,眼神漂移,我實在不敢告訴學長我是因為打電動打太多才近視的……呃、死了!我什麼都沒想我什麼都沒想我什麼都沒想───學長不要打我啊啊───
  
  「打、電、動?」冰炎瞇起眼,撤去偽裝的紅眼瞪著他,手故意在他的傷處捏了下,讓褚冥漾蹦的半天高,眼淚積在眼眶。
  
  「學長!」
  
  「哼!這還算便宜你了!」雙手環胸,看著學弟兼情人,黑眸水潤(因為被捏到傷處),伸手輕推了下深藍、水藍交雜的膠框眼鏡,其實看起來很賞心悅目。
  
  「學長你要不要喝點什麼?」好不容易不痛了,褚冥漾才想起自己似乎沒有好好招待人家。
  
  「蜜豆奶。」
  
  「……是。」早該想到的不是嗎?幸好前幾天趁著特價的時候買了兩箱!
  
  起身拿了兩罐蜜豆奶遞給冰炎,自己則溫了一杯牛奶緩緩啜著。
  
  因為怕霧氣會弄霧鏡面,所以褚冥漾摘下眼鏡,微瞇著眼,看起來很可愛,啜著溫熱牛奶的唇逐漸變的紅潤,搭上微瞇的眼睛,有種性感的誘惑,冰炎挑唇一笑。
  
  「近視幾度?」
  
  「呃、200左右,還有75 度的散光。」但是我覺得現在好像又加深了…
  
  「200?還散光?」冰炎挑眉,輕哼了聲,褚冥漾馬上心虛的低下頭,「又熬夜打電動?」
  
  「呃、只有幾天晚上…」
  
  「是幾天?」
  
  「……」蠕了蠕唇,講的很小聲,但是冰炎從他的腦聲中聽到了。
  
  「五天?」冰炎危險的笑了起來,「我記得你剛好回來五天不是嗎?」
  
  「……那是意外…本來我要睡覺了…但是就晉級了我就想說再打一下下就好…」小小聲的很小聲的說。
  
  「那你現在看的見我嗎?」
  
  「嗯……」褚冥漾努力的瞇著眼,「不是很清楚…糊糊的…」
  
  「那這樣呢?」冰炎湊到他面前,很近很近的地方,嚇的他差點打翻手上的馬克杯,幸好冰炎伸手覆住他的手… 不對!這樣更糟啊啊啊────
  
  褚冥漾不敢看,低著頭看著杯中晃動的牛奶,含糊的應聲,「喔、嗯,很清楚……」
  
  「不抬頭看怎麼知道?」語氣充滿捉弄的惡意。
  
  「一定要嗎?」都快哭了,感覺一抬頭就會有糟糕的事發生啊啊啊─────
  
  冰炎直接抬起他下巴,逼他看著自己,紅眼笑意滿滿,「五天沒見了,冥、漾。」刻意呼喚他的名字。
  
  臉開始紅了起來,黑眸只能看著他,手中的馬克杯被他放到桌上。
  
  冰炎漂亮的臉接近,觸上他的紅唇,輕輕的舔著,緩緩的磨蹭著,然後吻上去,壓著他的後頸,摟著他的腰,對他又親又咬。
  
  分開的唇比之前更加紅潤嬌豔,黑眸矇矓,專注的只看著他。
  
  冰炎笑了,輕輕的吻了下他紅紅的頰,很可愛的樣子,很想繼續欺負他,可惜……
  
  不知何時變成黑色的眼眸看著客廳門口,露出一抹淡淡的笑,點點頭,「伯父。」
  
  「咦?」褚冥漾驚醒,轉頭一看,看見爸爸抖著唇一臉快哭出來的樣子,「爸…」
  
  「擋著幹麻?」白鈴慈推開礙事的老公,看見自家兒子曖昧的坐在他學長腿上,嘴唇有點腫,臉頰有點、不,非常紅,一看就知道在做什麼好事。
  
  睨了眼自家老公,「你打擾人家啊?不是早跟你說冥漾跟他學長在交往了嗎?你都沒在聽?你家寶貝兒子很得疼的放心啦!」一邊唸一邊揪著石化的丈夫離去。
  
  過了會兒,從廚房傳來一句:「冥漾啊~以後要親要抱都到房間去啦~」
  
  褚冥漾的臉瞬間紅到爆炸,冰炎有點惡意的輕笑起來。
  
  「你媽說的,以後到房間。」摟摟學弟的腰,笑的很愉悅。
  
  黑眸瞪著笑的異常歡快的學長,恨不得掐死這個人。
  
  「誰叫你不戴眼鏡的樣子這麼可愛!」吻了下他的鼻尖。
  
  這什麼爛理由啊啊啊啊─────說的好像都是我的錯一樣!!!!
  
  「就是你的錯。」順便又親了下他的紅唇,「一直都是你的錯。」
  
  是學長你這個變態紅眼色情兔的問題!不知打哪來的勇氣,褚冥漾一口氣罵了一串。
  
  「喔──那很好!」再度吻上他的唇。
  
  你的錯,一直都是你的錯,冥漾,誰叫你這麼可愛。
  
  不是我犯規,是你在誘惑我。
  
  
  
  
  END
  
  
  * * *
  
  
  後面整個偏離主題這樣……(望)
  感謝鑑閱!不嫌棄的話請幫忙挑錯字、語法和不合理吧!(鞠躬)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布丁控 的頭像
布丁控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