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下攻冰炎有,雷者勿入!
  
  
   
   
  * * *
   
   
  吃過晚餐後,白鈴慈稍微問了一下褚冥漾今天的狀況,聽了他的回答之後,白鈴慈笑了笑,說:「這樣你還說那孩子對你沒好感嗎?」
   
  褚冥漾無言。
   
  這樣只是代表人家比較乖吧……老媽妳的思想有偏差……
   
  「對了,你先去幫冰炎放一下熱水,我怕他等下要洗澡的時候搆不到水龍頭。」白鈴慈一邊洗碗一邊說著。
   
  「……噢。」對自己的兒子都不會這樣,對別人的兒子就照顧的無微不至……到底誰是妳兒子啊!?
   
  褚冥漾一邊感慨一邊走向樓梯,經過客廳時,看見冰炎正專心的看著電視,電視上正在特寫亞那的臉。
   
  咦?亞那上電視了?
   
  褚冥漾跟著看著電視,發現那是德國某機場的現場的轉播,螢幕上是剛下飛機的亞那,臉上掛著淡淡的、應付般的微笑,有條不紊的回答記者纏人的問題,那自信的姿態和穩健的丰采,讓褚冥漾難以將電視裡的人今早那莽莽撞撞的人連結在一起。
   
  褚冥漾看著電視機前的冰炎,目光緊緊的盯著螢幕上亞那的特寫,一刻也捨不得離開,直到報導突然被緊急插播給打斷了,冰炎震了一下,然後緩緩的眨眼,小小的肩膀漸漸放鬆下來,褚冥漾才發現,原來冰炎剛剛在看新聞的時候一直都很緊繃。
   
  冰炎突然轉過頭,紅紅的眼睛盯著褚冥漾,表情有點慌張、有點驚嚇,還有點要哭的樣子,但是看到自己的出現,便用力的忍住了。
   
  「你要洗澡了嗎?我要去放熱水。」褚冥漾有點尷尬的微笑著,假裝沒看見他剛剛的表情,笑到臉都僵了,冰炎才輕輕的點點頭,轉頭在包包裡翻找換洗衣物。
   
  看到冰炎從那個包包拿出一疊衣物和一條小毛巾的時候,褚冥漾心中劃過三個字:百寶袋!
   
  明明早上拿出來的是作業本不是嗎?!
   
  冰炎抱著衣物走到褚冥漾身邊,褚冥漾搔搔頭說道:「走吧。」
   
  走沒幾步,感覺到手指被一個軟熱的東西輕輕攏握著,嚇了一跳,低頭一看,冰炎的小手正握著自己的手指。
   
  發覺褚冥漾的腳步停滯,冰炎仰頭看著他,努力裝出沒怎樣的表情,但是微微泛著嫩紅的臉頰和握的過緊的手指,洩漏了他的緊張。
   
  褚冥漾趕緊搖搖頭,任冰炎牽著,兩人一起走上樓。
   
  冰炎輕輕的吁了口氣,勾起小小的、放鬆的微笑,他不討厭這個人,雖然笨手笨腳的,但是人很好,還努力假裝沒看見自己剛剛的那個樣子,讓冰炎突然很想親近這個人,大概是因為很想念去開會的爸爸吧!所以忍不住想依賴這個人,雖然不能跟爸爸一樣,但是跟他在一起,感覺比較不寂寞。
   
  褚冥漾替冰炎放了三分之一缸的洗澡水,稍微交代幾句後,就趕緊退出來,雖然對方還是個小孩,但是共處在浴室這種私密的空間裡,讓褚冥漾感到非常不好意思。
   
  褚冥漾站在浴室門外,聽著嘩啦嘩啦的水聲,不知所措的搔搔頭,最後是白鈴慈的叫喚叫回了他的心神。
   
  「漾漾啊!過來幫我把桌子擦一擦!」
   
  「喔!」應了一聲後,又看了眼浴室的門,才下樓去。
   
  幫媽媽整理完桌面,又過了許久,冰炎依然還沒下樓,褚冥漾有點擔心,跑上樓,沒聽見浴室裡的水聲,有些憂慮的敲敲門。
   
  「冰炎?怎麼了嗎?」
   
  浴室裡一陣安靜,安靜到褚冥漾都準備要破門而入時,冰炎的聲音悶悶的傳來:
   
  「我不會洗頭……」
   
  「啥?」褚冥漾一時間愣在門外。
   
  「我不會洗頭……」冰炎的聲音更悶了。
   
  「噢……那我找我媽幫你洗頭?」褚冥漾搔搔頭說。
   
  「…………你幫我……」浴室裡的冰炎悶悶的說了聲,一張小臉泛紅,他會自己洗澡,但是卻不太會洗頭,總是洗不乾淨,要不然就是有些地方洗不到,所以在家都是爸爸幫他洗頭,可是,最近幾天爸爸都不在……
   
  「咦?」聽到這個意外的回答,褚冥漾有點吃驚。
   
  大概是不好意思吧?
   
  褚冥漾抓抓臉,然後敲敲門說道:「我進去了喔?」
   
  浴室裡白霧蒸騰,冰炎頂著一頭濕淋淋的銀髮坐在浴缸邊緣,紅眼看著褚冥漾,臉上泛著紅暈,褚冥漾別開眼,擠了一點洗髮乳在手心搓揉擠下起泡後,看著冰炎說道:「把頭轉過來,怕流進眼睛裡就用毛巾蓋著。」
   
  冰炎點點頭,拿毛巾矇著自己的眼睛,感覺到褚冥漾的手指笨拙的、小心翼翼的搓洗著自己的頭髮,埋在毛巾下的小臉偷偷的微笑起來。
  
  
  
  
  TBC
  
  
  * * *
  
  
  噢不小雨傘9還是卡很大啊……………………(跪)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布丁控 的頭像
布丁控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