遲到的愚人節XD
  我的日更到此結束謝謝大家,明天可以不必來了~(喂!!!囧)
  
  
  
  
  * * *
  
  
  褚冥漾一直都不怎麼幸運,這是保守說法。
  
  事實上他一直以來都很衰,這是殘酷事實。
  
  之後,到了這個火星世界,遇到一群不正常的同學和特別喜歡殘害他身心的學長,他覺得他的衰運都被剋掉了,但是這並不代表他從此就不衰了。
  
  褚冥漾深深的覺得,他只是換個方式在表現衰運而已。
  
  ──用火星人的方式。
  
  不僅如此,還表現的非常淋漓盡致,即使他本人並不想衰的這麼極至。
  
  然後,在傳說中的愚人節這天,他滿心真誠的向神明──什麼精靈主神妖師大神的都好──祈禱,祈禱他今天可以平平安安的度過,不要多餘的刺激也不要多餘的娛樂更不要多餘的餘興活動。
  
  希望上帝主神今天不要再耳鳴失聰,就聽他這麼一次就好!……雖然他過去十多年都沒有被上帝的光芒照耀,但是只有今天,無論如何,請上帝絕對、絕對不要放棄他!
  
  他真誠的希望如此。
  
  
  * * *
  
  
  為什麼這個火星世界也會有愚人節?火星式的愚人節又是什麼?一定要搞的這麼驚悚……惡趣味不可嗎?
  
  褚冥漾瞪直了眼看著眼前的人,腦袋不斷的思考起這般哲學的問題。
  
  「啪!」一聲,褚冥漾的腦袋發暈,後腦脹痛,忍不住大大的哀號一聲。
  
  「安靜!」冷哼一聲,紅眼用力的瞪著那抱住腦袋乾嚎的人。
  
  「學長?!你是真的?但是你不是還在醫療班睡覺?你不是愚人節的產物吧?」褚冥漾經過痛感的洗禮,終於知道自己不是在作夢,但是依然不死心的捧著發暈的腦袋如此問道。
  
  「啪!」冰炎幾乎是使足全力的用力一巴,然後投以一個鄙視的眼神,拎起那頭昏腦袋的學弟的領子,紅眼瞇起,將褚冥漾上上下下打量一遍,然後惡狠狠的說:
  
  「根本完、全、不、長、進。」手一鬆,把人扔回原地。
  
  褚冥漾從模糊的視線中看見那黑色的背影,雖然頭很痛,但是嘴角卻忍不住微微勾了起來,即使下一秒學長消失,喵喵他們跳出來跟他講愚人節快樂他都不會感到太訝異。
  
  真的是久違了,學長的巴頭式教育。
  
  褚冥漾趕緊跟了上去,走了幾步,冰炎突然停下來,轉過頭,看著褚冥漾,紅眼很認真的看著他,說道:「如果心能說話,那就是咒語般的言,只有你先肯定自己,別人才會認同你。」優美的嘴角微挑,冰炎的臉柔和下來,嘴唇一開一闔的……
  
  「這一年你做的還滿不錯的。」
  
  褚冥漾愣住了,很少會聽到冰炎如此直接的稱讚他。
  
  學長終於壞掉了?還是醫療班沒把奇怪的地方修好?需不需要再送回去做微調啊?
  
  「啪!」冰炎用力的瞪著他,頗有把他當場巴死的意味在。
  
  對不起我真的知錯了。
  
  褚冥漾含淚抱頭,誠心的懺悔著。
  
  冰炎哼了一聲,邁開步伐繼續往前走,褚冥漾則是面帶感傷微笑看著冰炎越走越遠。
  
  這樣就夠了……喵喵、千冬歲、萊恩,謝謝你們。
  
  見褚冥漾沒有跟上來,冰炎轉過頭,有點不耐煩的說:
  
  「你還杵在那裡做什麼?!」
  
  「這樣就夠了,真的,我很感謝你們,謝謝你們的愚人節禮物,但是我心臟不好,真的不要再這樣玩了。」褚冥漾帶著淚光微笑說道。
  
  冰炎沉默的看著褚冥漾,然後緩緩的綻開一抹淺笑,往他的方向走去,輕輕的伸手掠過他的臉頰,褚冥漾臉微紅的看著冰炎越來越靠近的臉,突然後腦一陣火辣辣令人頭暈目眩的疼痛,痛的他瞬間掉淚。
  
  冰炎縮回手,淡淡的開口說:
  
  「這樣醒了沒?褚,沒想到過了一年,你的腦殘倒是增長了不少。」
  
  明明是非常輕柔的語氣,但是卻讓褚冥漾瞬間寒毛直豎全身緊繃。
  
  「學、學、學長?」不是假的?褚冥漾揉著後腦結結巴巴的說,不敢置信的瞪著冰炎。
  
  「廢話,當然是真的。」冰炎冷冷的說,紅眼很不以為然的睨著褚冥漾吃驚過頭的蠢臉。
  
  「可是我以為、這是喵喵他們、愚人節、作弄我?」褚冥漾指著冰炎又指著自己,一句話說的斷斷續續、語無倫次又咬了好幾次舌頭,最後挫敗的垂臉嘆氣。
  
  冰炎的嘴角微微彎起,看著褚冥漾皺著眉,抓抓臉,抬起頭,認真的看著自己,慎重的問:
  
  「你真的是學長嗎?」
  
  「我是。」冰炎也認真的回道。
  
  瞬間,褚冥漾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但是眼淚也在那瞬間掉出來。
  
  太好了真的太好了學長!你能回來真是太好了!
  
  褚冥漾拼命掉眼淚,不斷在心裡激動的大喊著。
  
  冰炎嘴角露出一個愉悅、隱隱帶有著憐惜和一點狡詐的笑容。
  
  好不容易止住淚水,褚冥漾尷尬的抹掉臉上的淚痕,突然想到一件事,一件很重要的事,動作驀然僵住,緩緩的抬起頭,看著冰炎。
  
  「如果學長你在這裡……那我昨天、前天還有大前天去看的是誰?」不會真的是鬼吧?褚冥漾語氣僵硬的開口。
  
  冰炎的笑容突然擴大了好幾倍,燦爛到令褚冥漾腦中警鈴大響,響到破掉燒掉爛掉。
  
  「因為愚、人、節、快、樂,褚!」冰炎帶著超級無敵霹靂的沒睡飽笑容對著褚冥漾說道,然後伸手一抓,揪了褚冥漾的領子就把人往傳送陣裡丟。
  
  白光過後,褚冥漾看到一大群人臉上帶著樂不可支的詭異笑容,對著他笑的異常燦爛。
  
  「你那幾天看到的是式神扮的。」冰炎開口解釋,紅眼看著褚冥漾放空的臉,有點惡意的笑了笑,說道:「我很早之前就醒了,好幾次看到你一個人站在那邊看式神發呆,真是感、動、呢、褚!」
  
  褚冥漾微張著嘴看著冰炎惡劣的笑容,心中有股糾結的感覺。
  
  「因為輔長跟喵喵說學長這幾天就會好起來,所以喵喵就去跟大家說,大家就決定要給漾漾一個驚喜!剛剛的漾漾好感性喔!」喵喵眼中閃著不明光芒,開心又感動的說。
  
  「漾漾非常真情流露。」千冬歲推推眼鏡,一邊把影像球收起一邊微笑著說。
  
  「褚的感情很真誠。」夏碎帶著溫柔的微笑吐出叫褚冥漾羞憤至極的話語。
  
  我早該知道不能期望老天爺會回應我的請求!我早該認清現實!我早該對火星世界的殘酷有所體悟!媽媽!我要回地球啦!
  
  
  
  
  END
  
  
  * * *
  
  
  莫名其妙的東西也可以寫到2000字!(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布丁控 的頭像
布丁控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