噢噢又是萊斯利亞喔XDDDD(很樂)
  抱歉啊黑鷂,我很愛這個標題,所以「又」自己拿來用了……(毆)
  
    
  
  * * *
  
  
  萊斯利亞從幽暗扭曲的空間裡看著那摸著耳環的黑髮少年。
  
  看他跟幾位友人和兩位學長在學生餐廳吃飯聊天,偶爾聽著友人聊天,聽著聽著就看著地板開始發呆恍神,手習慣性的撫上耳環,有一下沒一下的輕輕撥著。
  
  他一邊撥著撫著,自己耳上與他成對的耳環也開始發燙,跟自己冷涼的體溫成很大的對比。
  
  總是這樣,只能在這黑暗的地方看著他,自己不適合到那乾淨明亮的地方,原世界還可以,但是那個由結界覆蓋的學院他是不可能待太久的,偶爾在夜晚的時候,他會跨出這扭曲的異度空間,去看看那站在月光下的人。
  
  當然,對方是絕對不可能進入這深幽又骯髒的地方,充滿了鬼氣和詛咒,對自己來說或許沒什麼,但是,只要對方一踏進這裡,必死無疑。
  
  他們之間永遠只能是這樣,單方面的交流,只能覷得一點時間,踏出這裂縫。
  
  萊斯利亞金色的眸注視著不曉得聽了什麼而乾笑不已的褚冥漾,微微覆蓋在黑髮下的金屬耳環隱隱閃耀著妖紅的光芒。
  
  很紅很紅的閃耀著,閃耀的每一下都像是心臟用力的跳動著。
  
  褚冥漾的,心臟。
  
  
  * * *
  
  
  耳環、清脆聲響和月光。
  
  他抓準這時機出現,唯有如此,他才能獨占這一刻、那當下。
  
  屬於他跟褚冥漾的當下。
  
  
  * * *
  
  
  最近的學院很騷動,聽說唯恐天下不亂的某位董事又舉辦了奇妙的活動,似乎是因應母親節的到來,但是褚冥漾完全不知道根本沒有小孩的某董事辦這活動的意義何在?難道她已經把某暴力殺人兔當作自己的小孩了嗎?……光想就覺得好恐怖!要是被學長聽到這麼大不敬的話,肯定會被種到黑館大廳供人玩賞!囧!
  
  是說啊,看過那活動內容之後,褚冥漾實在想不出那詭異至極的活動跟母親節有什麼關係?
  
  看著那對著自己不斷眨眼放電的海報,褚冥漾保持面癱……專注,緊盯著海報上的字,而不去注意那搔首弄姿個沒完的海報大姐。
  
  「母親節傳情 之 感恩大回饋!
  活動內容精彩豐富,有許多意想不到的驚喜等著你(妳)去發現喔!>ˇO」
  
  傳情……?回饋!?驚喜?不是驚嚇嗎?還有那個表情符號真的很礙眼!
  
  總之,是個很奇妙的活動。
  
  當天每個人都會發一朵康乃馨,可以送給喜歡的人或是要感謝的人,活動是強制參加制,不參加就會被……纏上,然後倒楣一輩子,反正他本來就很衰了,那個……什麼的應該拼不過他的妖師之力……吧?
  
  不過,根據經驗法則,作人還是不要太鐵齒比較好,尤其是生活在火星上的小小地球人!
  
  是說,為什麼那朵康乃馨還是白色的?那不是給死……去的親娘用的嗎?!
  
  褚冥漾實在不能理解這群火星人的想法,既然要辦原世界的活動,為什麼不連規矩也一起照原世界的來?
  
  白色的康乃馨?送給要感謝的人?誰會希望被一朵死人康乃馨感謝啊?!……好吧,或許學長的母親很需要?
  
  戰戰兢兢的熬到母親節前夕,班長歐蘿妲發給全班每人一枝纏著漂亮銀白緞帶的白色康乃馨,看起來既高貴又清雅,讓褚冥漾……不停想到天上的阿嬤!
  
  歐蘿妲又宣佈了注意事項之後,才放全班的人出門吃草……不,致贈感謝死人花。
  
  褚冥漾帶著死人花漫無目的的走在長廊上,他想感謝的人很多很多,帶他進入學院的學長、不斷幫助他的夏碎學長、不離不棄的陪著他的喵喵、千冬歲和萊恩……好吧,還有五色雞、教授咒術的天使安因、照顧他的精靈賽塔、爽朗的阿利學長、老姊、然……
  
  想感謝的人太多了,不如就謝天吧?好像是陳之藩講的?謝天?所以還是要去感謝阿嬤?
  
  ……還是不要好了。
  
  褚冥漾一邊腦殘一邊走向校園,來到清幽的白園,吹著微風,捏著康乃馨的長梗,摸摸那層層疊疊微涼的柔軟白色花瓣,突然覺得自己的未來就像這花一樣慘淡無顏色,不想辦法在今天把花送出去的話他就會被……纏上然後衰一輩子不得翻身。
  
  一輩子!多麼嚴重的字眼!
  
  褚冥漾臉色發白,想像著已經很衰的人生後輩子要被一個……纏上終日不得安寧。
  
  但是,他實在不能就這樣隨便的把花就塞給一個人啊,這樣對其他人很不公平……難不成要他玩俄羅斯羅盤?射飛鏢?閉著眼睛抽籤?
  
  ……要是抽到的是五色雞怎麼辦?以他的衰運來看,可能有非常大的機率會抽到奇妙的人,他一點都不想抽到五色雞!
  
  所以……要送誰?
  
  褚冥漾望著天空發楞,突然一張冷漠的臉出現在他眼前,瞪大眼,反射性的想放聲尖叫,那人快了一步,伸手捂住他張大的嘴。
  
  隨著他的出現,空氣中隱隱飄著一股香氣。
  
  鬼族也會噴香水?
  
  褚冥漾腦中瞬間閃過這個念頭。
  
  萊斯利亞確定他不會大叫之後,遞出手中的東西,一朵白色的康乃馨,那朵很不巧的正好就跟他手中的這朵是一樣。
  
  一個鬼族是從哪裡拿到學院的花的?
  
  褚冥漾傻眼。
  
  「有人在發花,我跟他拿的。」萊斯利亞淡漠的解釋道,金色的眼眸很平靜,很淡然,一頭火焰般的長髮隨著微風輕輕的晃蕩。
  
  所以這是怎樣?感謝我?感謝什麼?沒有揭發他是鬼族還讓他在學院裡來去自如?
  
  褚冥漾無言的瞪著遞到眼前的花,默默的懺悔起來。
  
  「不會咬你,這是正常的花。」萊斯利亞看著一臉陰沉的褚冥漾,開口說道。
  
  他知道這人不喜歡不該會動卻偏偏會動的東西,很討厭會張嘴還長牙齒而且會把他咬碎吞掉的不正常動植物,更是超級無敵厭惡會追著他跑的不明物體。
  
  褚冥漾愣了一下。
  
  他以為自己在想這東西會不會吃人?
  
  萊斯利亞也不急,靜靜的看著神遊恍神中褚冥漾,等著他回神後收下這朵康乃馨,今天就當放縱自己奢侈一下,待久一點,看久一點……
  
  發現他很有耐心的等待著,褚冥漾有點驚愕,因為平常這人不是把東西塞了就走,就是默默的把東西放在房間,很少會這麼大喇喇的待著,特別這裡還是有結界的學院!
  
  萊斯利亞依然維持著一模一樣的姿勢一動也不動,金色的眼眸平靜無波叫人看不出他在想什麼。
  
  褚冥漾發窘,內心極度扭曲,不知道自己該不該接下這朵花,最後他鼓起十二萬分的勇氣接下了那朵花,手中的花順勢被萊斯利亞抽走。
  
  萊斯利亞輕揮了下手,空間微微裂開一條縫,萊斯利亞握著那朵莫名變成水藍色桔梗的死人康乃馨走進去,裂縫閉合,留下褚冥漾抱著滿手的豔紅玫瑰。
  
  鼻尖竄入一陣清冷的芳香,玫瑰花的紅跟一般的玫瑰又不太一樣,是那種有點豔麗、有點冷淡,微微閃著妖異金光的紅色。
  
  有點像是那人的眼睛和頭髮。
  
  只是這是怎麼回事啊?
  
  褚冥漾一頭霧水的站在白園裡,微風吹起,芬芳撲鼻。
  
  
  * * *
  
  
  他,手中捧著大把大把綻放的紅色玫瑰。
  
  我,指尖捏著一枝晶瑩剔透的水藍桔梗。
  
  
  
  
  END
  
  
  * * *
  
  
  噢萊斯利亞!(莫名樂)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布丁控 的頭像
布丁控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