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褚冥漾不斷地在思考自己是否真的對冰炎有那種意思,認親大會結束的那個晚上,他愣愣的坐在自家客廳裡,對著落地窗吹了好久的夜風,吹到身體開始發冷還不離開,直到千冬歲回來把他趕去洗澡,期間他什麼事也沒想,放任腦子一片空白。
  
  但是他什麼想都不出來,他沒辦法很肯定的下結論,大聲告訴自己:「這就是喜歡。」
  
  一邊把手上的書擺到書車上褚冥漾一邊思索著這重大課題。
  
  他不能為了求證而跑去跟冰炎說:「我喜歡你,學長,你覺得我是真心的還是錯覺而已?」這樣不被對方種到地心去才怪,而且這種方法根本是本末倒置。
  
  他覺得有點煩悶,根據過去唯一的一次經驗,他那時對衛禹的反應也沒這麼大,知道自己對衛禹有感覺時,也只是震驚而已,過不久就逐漸接受了,但是這次他卻覺得自己有點抗拒,並不是很想探究自己深層的想法和感受。
  
  褚冥漾微微垂下頭,盯著自己的腳尖,思緒逐漸飄遠,腦子漸漸放空,週遭又是如此的安靜,就這樣呆站了好幾秒鐘之後,被那有點風涼的冷淡聲音喚回神智。
  
  「褚,婦女保健類的書在哪?」冰炎手上疊著幾本厚重的原文書,壓低了嗓音問道。
  
  「呃……」褚冥漾看著冰炎,思緒開始躁動,耳裡聽不見對方的問話,冰炎的聲音像是被流水帶走一樣從耳邊流過,完全沒進入腦子裡。
  
  「褚?」冰炎皺眉望著已經徹底失神的學弟,伸手拍了下對方,褚冥漾嚇了一大跳,臉色變得尷尬不自然。
  
  「呃、那個,抱歉,學長你剛剛說什麼?」褚冥漾轉過頭,把臂彎裡的書放上書車,有點緊張的伸手撫摸撥弄著書背。
  
  「婦女保健類的書。」冰炎看著褚冥漾游移不定的眼神和有點飄渺的表情,不太喜歡對方不專心,他認為專心聆聽別人講話是一種禮貌,伸手抓住褚冥漾的肩將他轉過來,問道:「褚,你有沒有在聽?」
  
  「有、有有有!」褚冥漾驚嚇的舉著書本,擺出像是被搶劫般可笑的姿勢應答:「婦女保健類就在家庭醫療那櫃!在E櫃!E櫃!」講完之後,褚冥漾才發現自己的聲音有點神經質,而且有點過分高亢。
  
  冰炎放開手,沒有說話,只是拿那雙紅色眼睛靜靜的看著褚冥漾緊繃的面孔,沉默的凝視讓褚冥漾更加緊張不安。
  
  褚冥漾討厭自己的神經質和過大的反應,簡直就像做了什麼虧心事一樣,明明就什麼都還沒確定,連自己是不是真的對冰炎有感覺都不知道,到底是在緊張什麼東西?
  
  「褚,你怎麼了?」冰炎皺眉問道。
  
  「……沒、沒事。」褚冥漾講的有點心虛,這是他第一次對冰炎說謊,而且還是這麼彆腳的謊言,明明表現出來就是很緊張的樣子還說沒事,這讓冰炎感到有點不高興,不喜歡對方明明有心事卻硬要說沒事,那種口是心非的態度讓他覺得不是很愉快,但是他又不可能強迫對方講出來。
  
  「是嗎?」冰炎的語氣泛涼有點敷衍,擺明了不相信褚冥漾的說法,但是又拿他沒辦法。
  
  「我只是……還沒想清楚而已,嗯、就是這樣,就類似這種情形,大概就是這樣。」褚冥漾含糊的說,語無倫次,越講越讓人不明白。
  
  冰炎蹙眉瞪著褚冥漾心虛的臉孔,對方被盯的很不自在,伸手不斷撫弄著書車上的書籍,把書插挪來挪去,眼神沒有放在自己身上,不斷四處飄移,就算不小心對上了視線也會馬上移開,感覺像是作賊心虛的反應。
  
  「嗯。或許等你想清楚了之後可以一起討論。」冰炎淡淡的說道,轉身走向E櫃,認真的挑選自己要用來做專題報告的參考書籍。
  
  褚冥漾趕緊把書車推到走道底部,閃身躲進最裡面的書架,從書架縫隙裡闃見那頭銀白色的長髮和顯眼的一撮紅,輕輕的吐了口氣。
  
   他並不覺得自己剛剛的反應像是見到喜歡的人的樣子,感覺反而比較像是見到天敵,是說,他也不知道確定自己剛剛到底在緊張什麼,就是覺得很緊繃防衛,像是 怕自己的心思被窺見一樣,雖然覺得自己的擔心很多餘,但是還是不免會去想要是自己那份心情被冰炎猜到了,該要怎麼辦才好?
  
  他一點都不想毀掉現在合諧的關係,他好不容易才融入了這個系,認識了這麼多這麼棒的好朋友、學長姊和師長們,終於找到一個可以盡情享受正常人生的場所,他不想因為自己這點不確定的微妙心思就失去這一切。
  
  所以,在確定之前,他要表現的跟之前一樣,就算、就算……真的確定之後,他也不要輕易的表達出來,畢竟那種後果不是他能夠承受的,但是用想的很容易,做起來有難度。
  
  像是剛剛他拼命的在心裡叫自己要正常一點,但是還是表現的很神經質,聲音尖銳的像是被掐住脖子的雞一樣,回想起來,剛剛的自己簡直就表現的很蠢很詭異又很變態!
  
  褚冥漾像是受不了自己的愚蠢行為般,低吟了一聲:「該死……」
  
  
  
  
  TBC
  
  
  * * *
  
  
  感謝鍵閱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布丁控 的頭像
布丁控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