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唷褚小朋友!」

  褚冥漾抱著書剛從圖書館走出來,滿臉憔悴地回頭看是誰叫他,看清來人的那瞬間他只想再回去圖書館迷宮被那些……追都好過遇到這個人!

  「九……九瀾大哥。」有點怕怕地退了幾步。

  為什麼──堂堂一個藍黑雙袍會踩著學生專用的衝浪板?

  九瀾偏著頭,長長瀏海斜向一邊微微露出那雙螢亮金眸,看見褚冥漾小心翼翼的態度中帶著好奇,他突然露出一個笑問道:「小朋友有沒有興趣跟我去兜風?」

  那笑容在褚冥漾眼中看來散發無比森冷的氣息,馬上想也不想的搖頭拒絕,九瀾用一種可惜的語氣說:「每年這時候總是會有意想不到的驚喜喔?」對著那一臉恐懼的少年伸出手,唇邊的笑弧更加高揚。

  看著眼前的人欲哭無淚的搭上自己的手,九瀾愉悅地將人抓上衝浪板,看著褚冥漾七手八腳地將包包背好,然後露出為難的表情看著他的腰像在猶豫要不要抱上來。

  「嗚呼呼呼呼,原來小朋友已經有經驗了啊?」九瀾笑得意味不明,感覺到腰上環抱的手抖了一下,但依然死死緊扣不放,過了一會兒才飄出一句──
  
  「我不想摔死在路上然後直接被九瀾大哥扛去泡福馬林。」
  
  九瀾不輕不重笑了一聲,用那冷涼的聲音愉快地說:「出發囉!」

  衝浪板沒有預想之中的那樣衝出去,而是悠悠哉哉地像是在散步一樣浮在半空中滑行。

  「咦?」

  九瀾心情很好地哼起歌,感覺到腰上的手臂微微鬆開,腳下的衝浪板突然一個溜滑的蛇行,後面的人馬上又緊緊抱住他的腰,口吻輕快地說:「小朋友可不要突然鬆手或亂動喔,我很久沒踩滑板了,技術很差的呢♪」

  褚冥漾聽了只能含淚往肚子裡吞,眼神死白的看著身邊飄過的雪。

  「……雪?」

  耳邊突然聽見了很耳熟、很童年、很家戶喻曉的──「齁齁齁!Merry Christmas!」伴隨著響亮歡樂的鈴鐺聲,褚冥漾抬頭看著傳說中的聖誕老人駕著他的麋鹿雪橇從天際滑過。

  「每年這時候學校會開放讓他們經過,比較快。」

  「欸?」

  「當然要收一點過路費,不過那是會計部跟聖誕村的事,我們只是要確認那些紅衣老頭經過時不會受到攻擊。」

  褚冥漾好像聽到一個很敏感的字眼。

  他剛剛是不是聽到了「攻擊」?

  「老頭──留下你的買路財──」

  「齁齁齁!Merry Christmas!休想老子會留下禮物你這沒善心沒夢想又不浪漫的小鬼!黑袍小子們,給老子上!」

  褚冥漾瞪大眼睛看著一邊嗆聲一邊加速逃逸的聖誕老人,好像聽見了什麼碎裂的聲音,腦中一片空白地看著底下駕著騎獸或是衝浪板、浮空術的學生面露殺氣地看著聖誕老人,黑袍們一字排開,穩穩守著陣線。

  氣氛一觸即發。

  ……說好的平安夜呢?平安夜不就是平平安安和和樂樂喜氣洋洋的團聚嗎?現在是怎樣?剛剛又是怎樣?那奸險的語氣是怎麼回事?這世界到底還留不留一點夢想空間給人啊?說好的和善跟和氣呢?聖誕老人還我童年──

  「唔呼呼呼,要開始了呢呼呼呼。」九瀾森冷地笑了起來,手上握著大鐮刀,上面的骷髏頭又開始咯咯咯的亂七八糟笑著,兩個笑聲合起來簡直像是地獄絕響。

  「小朋友踩滑板就交給你啦。」九瀾剛說完就馬上鬆手,瞬間滑板從半空中往下墜,褚冥漾尖叫起來,對方卻語氣悠哉地說:「不是說要抓好嗎?這次要抓好喔!」

  將繩子交給褚冥漾,衝浪板瞬間回復平衡,剛剛的失速下墜簡直像是沒發生過般。

  「走囉呼呼呼呼呼。Let’s hunt!」

  努力抓著繩子操控板子的褚冥漾假裝自己什麼都沒聽見什麼hunt之類的字眼!他更沒有聽見鐮刀劃破空氣的聲音也沒聽見慘叫聲或是九瀾變態到極致的快樂笑聲──他什麼都沒聽見啦啦啦啦啦──

  「漏了一個囉。」

  「啪唦。」輕輕軟軟的一個聲響掠過耳邊,髮絲被削斷在眼前散開,同時,好像有什麼東西被切斷的聲音。

  「我有說,你可以,動我的小朋友嗎?」腰上突然被人緊緊環住,整個人被抱在懷裡,長的像窗簾一樣的黑色頭髮晃過眼前遮蓋他的視線,隱約中,看見髮絲縫隙透出一點點、飛濺的紅。
  
  「啊……」那瞬間,他腦中竟然浮現看起來好漂亮的想法。
  
  然後他就昏倒了。

  等他再度醒來,不意外看見白白天花板,大概是順手被九瀾夾帶回保健室了吧?褚冥漾伸手在身上摸了摸,沒有摸到任何疑似手術後的痕跡,不過他想就算真的被偷了什麼他也不會發現的。

  「唔呼呼醒了?」

  眼前突然探出的金色眼睛和詭異笑聲差點把他嚇到跟著白光走,褚冥漾忍不住摸上跳得飛快的心臟,虛弱地揉了揉,一種微甜微膩的氣息隨著九瀾靠近在鼻尖撲散。

  「唔呼呼呼。」意義不明的笑了幾聲,九瀾將口袋裡的東西拋給褚冥漾。

  「拐杖糖?」

  「紅衣老頭給的,說是酬勞。」九瀾拆了一支含在嘴裡咬著,頭上戴著一頂大紅滾白邊的聖誕帽,長長的帽尖垂在他被後,帽頂的裝飾不是一顆可愛的毛球而是一顆綠色的骷髏。

  酬勞只有這樣簡直寒愴……褚冥漾低頭看著手上的拐杖糖,再抬頭看看九瀾,他真的覺得很怪異,為什麼一個渾身帶著詭異死氣的突變仙人掌意外的跟這種可愛的東西很相襯?

  「喔對了。」發現對方疑惑的視線,九瀾摘下頭上的帽子往褚冥漾頭上一戴,跟著臉就壓下去。

  甜甜膩膩的味道傳到舌尖,褚冥漾突然想起上次也是因為帽子被襲擊,搞不好對方就是帽子控!
  
  「啾啵。」
  
  「在檞寄生下就要親吻喔,小朋友。」九瀾舔了舔唇,愉快地吮著嘴裡的甜味,拎起帽子尖端的綠色小骷髏遞到對方面前,褚冥漾眼睛都瞪成鬥雞眼才看清好像是一種植物編成的。

  褚冥漾一秒從床上跳起,紅著臉頭也不回地衝回黑館,抿緊的唇上微微散發著甜味,讓他想舔掉又不敢舔,只能用力抿住。

  九瀾看著對方慌張衝回去的背影,唇角挑出一個陰森的歡樂笑容,說道:「今天可是平安夜呢唔呼呼呼呼,小心有……去報佳音喔。」
  
  結果毫不意外地,褚冥漾在保健室裡跟九瀾度過了一個驚險刺激的平安夜。
  
  
  
  
  END
  
  
  * * *
  
  
  九瀾真的是一個極反差的傢伙,萌之!(淦
  比起令人冷感的冰炎,反差九瀾更適合賣萌wwwww
  還有今天已經是聖誕節了不是平安夜喔(?
  要聖誕節請往前翻ry
  (神經病!平安夜寫聖誕節聖誕節寫平安夜ryyyyyyyyyy
  
  這是去年平安夜的賀文,只發在噗浪上,過了一年決定把他搬過來(欸
  感謝鍵閱&新春愉快X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布丁控 的頭像
布丁控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