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告示

特殊傳說二次衍生女性向部落格
沉迷劍俠情緣三及陰陽師

非全熟勿擾


特殊傳說主【冰漾】【萊漾】
新歡【劍三】【陰陽師】

同樣有愛的配對很多,不一一列出。
>>看文前千萬看清CP、文前說明<<
敬祝看文愉快(★ゝ∀・☆)ノ
【書況】
《日日愛未》、《圖書館裡的親吻 (再版) 》都在月見草囉。
劍三《今朝》在葫蘆夏天、月見草喔OwO
【心得/討論/感想表單】
鑒於想收藏大家的感想和長評,所以開了這表單求回應求留言了XD
如果只是單純想留言,直接留在部落格就可以囉OUO


  
  
  
  
  * * *
  
  
  褚冥漾被一陣強烈的振動吵醒,睜著迷濛的眼睛看著天花板,看著強烈晃動的天花板,褚冥漾一秒從床上跳起來,踩著不穩的腳步跌下床。
  
  「地震!」捂著撞痛的大腿和手肘,褚冥漾看著晃動到開始移位的床鋪,他卻把老頭公手環放在床舖的另一邊,偏偏就在把手環拆下來的這天遇到床舖襲擊事件,真的是天要亡他!搞不好還會被某人挖出來挫骨揚灰之類的……
  
  腦子裡轉動一些沒營養東西的褚冥漾在聽見微弱的鈴聲之後,心裡一陣不妙,果然,鈴聲在他撲上去的那瞬間放大了好幾倍,他匆忙的挖出手機,切掉鬧鈴。
  
  望著手上瞬間沉寂的手機,褚冥漾重重的嘆了口氣,他的手機……真的是驚喜連連,連震動功能都可以跟地震媲美,鈴聲大到讓他現在還在耳鳴,幸好他搶先一步按下關閉鬧鈴,要不然……
  
  「叩搭。」才剛這麼想著,房門就被人打開了,褚冥漾看見冰炎一臉不悅的站在門口,紅色的眼睛在夜裡顯得有點恐怖的壓迫感。
  
  「學長……對不起吵到你了。」褚冥漾看著臉色很差的冰炎,小聲的道歉著。
  
  「你,不睡覺,在做什麼?」冰炎冷冷的掃了一眼那支不安分的手機,瞪著褚冥漾尷尬的臉,被吵醒的不愉快感正在累積,讓他的表情越來越糟糕,越來越陰沉難看。
  
  「沒事、沒事。」褚冥漾乾笑著,不敢說他其實是為了看球賽而設鬧鐘,早知道鬧鐘會這麼吵他就乾脆熬到兩點了。
  
  「你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最近常常半夜爬起來,吵死人了。」冰炎瞇起眼,看著褚冥漾一臉心虛的樣子,冷冷的說道。
  
  「我只是想看球賽……」褚冥漾摸摸鼻子招了,四年一度的盛事,2006年舉辦的時候他因為還是聯考考生所以沒看到,這次總可以讓他好好的看了吧!為了觀看舒適,他還把電腦移到床邊,這樣就不用跑到電腦桌前看了。
  
  「球賽?」冰炎皺起眉,頓了一下才說:「你說的是你們那邊的世界盃足球?踢的慘兮兮的那個?」
  
  褚冥漾僵硬了一下,被戳到痛處,面如死灰的點頭,冰炎狠狠的瞇了下眼,關上門,走向床鋪,坐上柔軟的床墊,看著一臉不解的褚冥漾,淡淡說道:「不是要看比賽?時間已經到了。」
  
  褚冥漾看了下時間,已經兩點多了,趕緊開電腦連上直播,直播畫面跑的很慢,讓他有點緊張,很怕直播就這樣掛點。
  
  「學長你……」一邊等網頁loading,褚冥漾偏過頭看著在床上喬了個舒服姿勢的冰炎,對方這是要和他一起看球賽的意思?
  
  「我很好奇,褚。」冰炎露出一個絕對是睡不飽想宰掉哪個倒楣鬼的漂亮微笑,緩緩的說:「到底這球賽有什麼能夠讓你不惜半夜吵醒我都要爬起來看的有趣地方?」
  
  褚冥漾欲哭無淚,不是沒聽出來對方特地加重的某些字眼,他真想坐在椅子上看球賽而不是到床上看。
  
  聽到球評的聲音和烏烏茲拉吵鬧的嗡嗡聲,褚冥漾將畫面轉成全螢幕,眼睛直盯著螢幕倒退走回床上,很自動的靠在冰炎身邊,眼睛緊盯著球場上的小球,耳邊聽著球評奇妙的笑話和一些詭異的八卦,甚至偏題到奇怪的迷信和球迷間的暴 動,最後才把焦點放回到球場上。
  
  「角球,有機會。」褚冥漾突然出聲道,冰炎看著球以一種漂亮的弧度開到球門中央,但是卻被另一隊人馬頂開,褚冥漾皺起眉,有點可惜的嘖了一聲。
  
  冰炎看著球在場中被搶來搶去,漸漸看出一些端倪,這時候帶球的人突然從後面被踢倒,球員很戲劇般的飛撲了出去,還在地上翻騰了幾圈,冰炎微微愣住,聽見褚冥漾罵了聲「鏟人犯規、給牌」之後的話語,身穿黑色衣服的人跑到那團混亂附近掏出一張黃色的卡,踢人的球員露出無奈和驚訝的表情。
  
  「給的好!」褚冥漾有些激動的說,唇邊揚起一抹笑。
  
  隨著時間的推進,兩隊的球員動作越顯得流暢,比賽也越來越精采,褚冥漾也越來越激動,有時甚至會緊張到全身僵硬,冰炎皺起眉,這種大起大落的情緒很容易引來不好的意念,雖然在學院裡,但是還是要小心注意。
  
  「啊!衝進去──啊──」褚冥漾不自覺的慘叫出聲,換得冰炎狠狠一巴。
  
  「安靜!」冰炎瞪了對方一眼,剛剛褚冥漾幾乎是貼在他耳邊叫,讓他的耳朵有種嗡嗡嗡的迴音在響。
  
  褚冥漾捂著後腦,換了個姿勢,避開冰炎的耳朵,時間進入倒數,褚冥漾又開始激動起來,但是顧慮到身邊的冰炎,他有些壓抑的憋住慘叫和哀嚎,在最後主審裁判吹響哨子時,虛脫般的放鬆了身體。
  
  「踢和欸……」褚冥漾有點失望的說,剛剛最後幾秒的時候還有一次進攻機會,可惜被對方的門將接住了球,比賽就此結束。
  
  「好可惜。」褚冥漾感覺到倦意開始湧上,看見身邊的冰炎很有興致的聽著球評的賽後講評,放軟身體,趴到對方身上,交往幾年下來,他開始變得大膽了,敢對冰炎動手動腳、做點小動作了。
  
  「學長很感興趣嗎?」褚冥漾半瞇著眼看著坐在主播檯的球評,他們在講什麼他已經聽不進去了,他現在比較想睡覺。
  
  「事後檢討也是比賽的一部分。」冰炎側過頭睨了他一眼,撇撇唇,輕哼了一聲,沒對褚冥漾的行為多說什麼。
  
  褚冥漾含糊的應了一聲,沒再說話,疲憊的瞇著眼跟著冰炎一起看賽後講評,冰炎斜睨了那死成一灘爛泥的人,嘴角翹起一個嘲笑的弧度。
  
  看著對方專心的聽著講評,像是不打算睡覺一樣,褚冥漾吐了口氣,撐起上半身,疲憊的說道:「學長,你還不睡嗎?」
  
  「你先睡。」
  
  「……」褚冥漾砰一聲摔回床鋪上,有點懶洋洋的說:「學長,你已經很久沒睡滿八個小時了,這樣對身體不好。」
  
  冰炎側過頭看著那表情癱瘓的學弟,瞇起紅眼,不是很喜歡對方口吻裡的某種警訊。
  
  「學長再不休息,我就請米納斯幫忙了喔?」語尾微微上揚,有種算計的感覺。
  
  「…你好膽再說一次?」冰炎哼了一聲,動手關掉電腦,往床上一坐,低頭瞪著那死在床上不動的人。
  
  褚冥漾笑了笑,使盡剩餘力氣把冰炎拉上床,滿足的說道:「只是希望學長別那麼累,今天出任務還陪我看比賽,學長要多讓自己休息。」聞著那淡雅的香氣,褚冥漾閉起眼睛,沒多久就睡沉了。
  
  冰炎恨恨的瞪著那張看似無害卻越來越會使詐的臉,不甘願的閉上眼睛,對方說的很對,他已經很久沒好好睡過了,沒有褚冥漾他就有些睡不好,而且任務中的他是幾乎不休息的,體力也快到極限了。
  
  這次、就算便宜對方好了,話說回來,原世界那邊的運動也很有趣,還有機會的話,或許可以一起看直播。
  
  
  
  
  END
  
  
  * * *
  
  
  親愛的芽子,這是說好的世足ˇ
  其實一直到比賽結束前都是無CP,但是突然間想到可以接這個小劇場就接下去了XD
  沒想到其實很搭XD(咦)
  
  感謝ˇˇˇ
  
  (阿編說我很可愛(憨笑))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朱槿
  • 引用:
    「學長再不休息,我就請米納斯幫忙了喔?」語尾微微上揚,有種算計的感覺。

    啾----
    學球魚尖叫了出來!!
    漾漾黑化了......

    醬也不錯啦......
    只是內心一直認為
    漾漾要穿黑袍來跟學長求婚才比較搭(喂)

    很甜蜜的一篇文~~
  • 我很喜歡這種甜蜜的感覺XDDDDD
    褚冥漾有點無賴的感覺也很棒啊wwwww(爽歪歪)

    我覺得穿什麼求婚都很帥啦XDDDDDDD!
    重點是氣勢氣勢啊啊啊---

    布丁控 於 2010/12/10 19:2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