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冰炎跟漾漾。
  這是杯具。
  失憶冰炎有。

  
  
  
  
  * * *
  
  
  即使再怎麼想去記憶,他還是忘了那個人。
  
  冰炎瞇起眼睛看著眼前侷促不安的人,那黑色的短髮讓他有種熟識的感覺,不是友人的弟弟,像是在許久許久之前曾經見過的──
  
  「請問是妖師一族的協助者?」冰炎淡淡的問道,不知道怎麼回事,對方狠狠的震了一下,然後沉靜了下來,嘴邊彎起一抹淺淺的淡笑──有點顫抖的那種,像是很不習慣微笑一樣。
  
  「您好,我是此次前來協助的白陵一族,我會盡可能的協助各位的。」那黑色的眼睛裡,蓄滿讓人溺斃般的悲傷,還有深沉的痛苦,但是聲音卻輕揚的像是在唱歌。
  
  在對方的幫助下,任務順利的不可思議,言靈的強大力量絢爛不已,也難怪鬼族一直覬覦這份力量,連他都為這份力量震驚。
  
  但是對方卻不因此而驕傲自大,反而謙虛而且帶了點不確定,像是還不知道怎麼掌握這份力量一樣,臉上的表情也很柔軟,除了在戰場前線才會顯露出冷酷和堅毅之外,其他時候都是一臉有點憨傻的痴呆表情。
  
  一直到任務結束之後,都沒人知道他的名字,因為對方總是在叫喚之前就會回過頭問有什麼事,好像知道別人要找他一樣,他也很有禮貌的用稱號稱呼參與任務的人。
  
  唯有在稱呼他的時候,那聲音會有些微的緊繃和走調。
  
  『冰炎殿下。』
  
  之後,他一一向每個人道別,還替所有人都祝禱祈福,銀白色的言靈之力落在身上,暖暖的,美好的不可思議。
  
  只有他婉拒了那份心意,他不習慣跟不熟識的人有過多的親密互動,那瞬間,那雙眼睛裡似乎變的濕潤、折射出某種光芒,他還以為對方會哭出來。
  
  『抱歉。』細細小小的聲音,像是真的很愧疚一樣,沉沉的壓在他心上。
  
  他們在公會裡道別分離,回報完任務進度之後,他踏出公會大門,看見紫袍的友人正在和弟弟講話,但是氣氛似乎有些緊繃,那雙紫色的眼睛裡帶著難得一見的冷凝。
  
  「冰炎,任務順利嗎?」那溫潤的聲音聽起來有些異樣,像是在隱忍著什麼。
  
  「很順利,白陵一族的人幫忙解決了不少麻煩。」力量也強大的不可思議,令人畏懼,也難怪大部分的種族對於「妖師」非常反感。
  
  「是嗎?」像是嘆息般的聲音,輕輕的逸散在空氣中,冰炎搞不懂友人又在發什麼神經,張出傳送陣準備回黑館休息,公會的大門前又出現了另一個人。
  
  「啊!」友人的弟弟發出一聲小小的驚嘆,鏡片下的眼睛閃過一絲光芒,然後迅速歸於沉寂。
  
  「您好,午安。」好聽的溫潤嗓音從他身後傳來,不同於夏碎的聲音令人心情舒緩,這聲音令人感到沉靜和平穩。
  
  冰炎轉頭一看,看見一頭墨色短髮和一雙黑色眼睛,氣質看起來有點青澀的人。
  
  「您好。」對方輕輕的打了聲招呼,冰炎冷淡的點點頭,對著友人和友人的弟弟道別之後,紅眼瞇看著那張臉,好像、曾經在哪裡見過的感覺。
  
  不是友人的弟弟,像是在許久許久之前曾經見過的──
  
  陣法轉移的那瞬間,他看見對方露出一個淺淡的微笑,連眼睛都微微瞇了起來,墨黑色的短髮輕輕飄蕩起來,而後視線交錯,他回到黑館的房間,疲憊的只想上床睡覺,沒有心思多去思考對方的來歷。
  
  可能是曾經在公會裡擦身而過的白袍吧。
  
  
  * * *
  
  
  再怎麼去記憶都沒有用。
  
  冰炎對於褚冥漾的記憶就像是流水穿過指縫,沒辦法留住一絲一毫。
  
  下一次見面依然是擦肩而過的陌生人。
  
  於是之後,他們依然互不相見,即使相見,也形同陌路。
  
  
  
  
  END
  
  
  * * *
  
  
  對這是杯具第二發(?)
  曾經誓言不再碰杯具的我怎麼了?(眼神空洞)
  
  不,總之感謝鍵閱了!(認真)
  
  光源氏的預購已經截止了喔,麻煩請跑場次了>_O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