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冰炎不帶任何情緒的直視著友人的紫色眼睛,沒有反駁也沒有要承認什麼,淡淡的說道:「你不要多事。」然後往前走,銀色的馬尾擺盪出一個漂亮的弧度,在燦爛陽光的照射下卻顯得有些冰冷。
  
  夏碎跨了幾步跟上前,沒有再多說話,他想要講的話已經都講完了、要傳達的也傳完了,剩下的就只能讓對方自己去思考琢磨,他沒想過一向清楚自己追求什麼的友人會比別人還不清楚他自己想要的是什麼,真是難得一見的有趣。
  
  夏碎突然揚起嘴角,露出一個讓冰炎看了很刺眼的笑容。
  
  冰炎不出聲,冷冷的看了友人一眼,感覺到心裡那把火不斷往上燒,有種想要很狠揍對方一拳的衝動,夏碎那些臆測讓他感到煩躁,真是令人火大!
  
  夏碎帶著明顯笑意看著神色冷漠的冰炎,問道:「冰炎你是真的想拒絕褚嗎?」
  
  冰炎的表情顯得極為冷靜,但是眼底卻醞釀燎原大火,只要對方再多講一句他肯定會把人掐死,其實不用夏碎講,他也知道那句話多不合時宜,褚冥漾就算了,他肯定不會針對這句話想太多,但是夏碎卻在事隔多時之後挑出來講明,還帶著那欠打的笑容,令他感到惱火。
  
  講出那句話的時候他是沒有多細想的,那確實是他的氣話,沒有多加思考就脫口而出的話反而映照出他當下最真實的情緒。
  
  那才是他心裡真正的想法,雖然他一點都不想承認。
  
  事後,他冷靜下來思考,卻想不透為什麼他會講出那句話,那是只有在對對方有某種程度的在意和感情才會產生出的想法,但是他並沒有。
  
  他確定他沒有。
  
  事情因此更加惱人。
  
  「這樣能夠給你什麼啟發嗎?」夏碎帶著極度燦爛的微笑說道,紫色的眼睛好心情的彎起,笑的很愉快。
  
  「與你無關、夏碎!」冰炎口氣很差,一個閃身轉進教室裡,眼角見那黑色的短髮,心臟似乎頓了一下才又繼續跳動,這堂課是三個年級的聯合課程,所以看見褚冥漾和丹恩並不奇怪。
  
  「褚,早。」夏碎率先打招呼,引起對方的注意,正在跟丹恩交談的褚冥漾回過頭,露出一個笑容,但是在視線放到他身上後笑容很明顯的歛了下來,迅速打過招呼後又轉過頭跟丹恩繼續談論著什麼。
  
  冰炎坐到褚冥漾身邊,對方突然往另一邊挪了一下,與丹恩更加靠近,躲避的動作明顯的讓他想打人。
  
  「不然、就問冰炎學長就好了啊?」丹恩突然說道,蒼藍的眼睛看向冰炎,舉起手上的講義,冰炎傾身湊上前,近乎緊貼的靠著褚冥漾,對方有些不自在的垂著頭盯著講義。
  
  「這個、為什麼會是這樣?我剛剛和學長講了很久都沒結果。」丹恩指著某一處空白上的筆跡,那略瘦的整齊字體是褚冥漾的字跡。
  
  伸手將講義轉向自己,冰炎瞄了褚冥漾一眼,意外撞上對方的視線,褚冥漾馬上將視線放到講義上,差勁的遮掩技術讓冰炎感到極度不悅。
  
  冰炎俐落的講解讓兩人頓時開竅,揚起愉快的笑容互看一眼,交換了一個笑容和挾著強烈默契的眼神,冰炎看著,而後垂眼將課本拿出,耳邊聽著兩人低聲的交談討論,感到有些莫名的煩躁。
  
  他對褚冥漾從來不是那種臉紅心跳的粉紅色感覺,被夏碎那樣一講好像他真的抱有什麼不該有的粉色想法一樣。
  
  看著丹恩跟褚冥漾愉快的表情,冰炎皺起眉,心裡有種不平靜的感覺,之後上課期間也會被褚冥漾跟丹恩間的小動作打擾,覺得心神不寧。
  
  下了課之後,褚冥漾收拾了一下書包就趕往圖書館要工讀了,冰炎冷著臉看著褚冥漾垂著臉跟他道別,然後跟剛好要去圖書館的丹恩和千冬歲一起大步離去,。
  
  夏碎看著冰炎冷凝的臉,嘴邊勾起一抹笑,等著對方收拾完桌面起身,兩人一起走向下一間教室,途中兩人沒有任何交談,冰炎一臉若有所思的表情顯得嚴峻冷漠,相對於友人悠閒自得的表情,天差地別,根本是北極跟赤道的差別。
  
  冰炎的思緒難得躍動,有些毫無章法跟頭緒,對於褚冥漾,除了學長學弟之外,他不知道還有什麼能做,超越學長的,他──
  
  垂下眼,冰炎的思緒有短暫的空白,他並不排斥褚冥漾,但是感情的事情不是二分法,不是喜歡就是討厭,不是討厭就是喜歡,他對褚冥漾的感覺很複雜,除了學弟之外,有點像是可以一起並肩行走的人,不像是單純的朋友或學弟,而是混合了更多,無法理解的感覺。
  
  但是這當中並沒有褚冥漾所謂的「喜歡」。
  
  看著友人冷淡沒有表情的側臉,夏碎默默的嘆了口氣,他知道對方可以為了學弟全力以赴,但是卻從沒仔細去想過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在旁人眼中,他們就是一對好的不能再好的學長學弟,但是在他看來,冰炎和褚冥漾比較像是依附著彼此而生,而不是只是單純的相處。
  
  明明想一下就可以懂了,卻那麼久都想不透,夏碎輕笑了起來,看著友人吃鱉卻想不出原因很好玩,他不否認,但是,一看見千冬歲苦惱不悅的表情他就沒輒了啊。
  
  不過,他也滿享受這種樂趣就是了,夏碎吁了口氣,揚起笑臉,繼續一邊作樂一邊解盤:「冰炎,你先別從褚的角度出發,你想想你自己為什麼會這麼在意褚好了。」
  
  冰炎斜睨了他一眼,紅色的眼裡有著些許不解。
  
  夏碎在心裡暗笑了幾聲,表面上依然保持著淺淺笑容,只是那弧度怎麼看怎麼討厭。
  
  「你說過,褚喜歡你是因為他錯解了你的用意而誤會成他以為的那種喜歡。」一句話講的像是繞口令,但是夏碎卻不會打結甚至講的很優雅很有韻味,夏碎臉上的笑轉變為神祕難解的弧度,聲音輕柔好聽,但是說出口的話卻很驚人:「那你有沒有想過你自己的『喜歡』是怎樣?」
  
  
  
  
  TBC
  
  
  * * *
  
  
  就想吧想吧。裝模做樣。
  我好愛這句法ˇ
  
  感謝鍵閱了。
  真的許久許久沒更新了世界都緩滅了啊……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