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了。
  聽到那道嗓音時,他感受到難以言喻的吸引力。
  猛然間,彷彿有所感應般彼此忽然對上視線,看著那微微瞠大的雙眸,他不禁翹起唇角。
  「你、你好……?」
  太慢了,這人出現得實在慢到令人火大。
  但他們終究相遇了。
  
  ——原來,真的有一見鍾情。
  
  《鍾情》
  
  每個人出生後都必定會有個相配成對的伴侶,當對方出現時身上便會出現記號,有的人青梅竹馬、有些人細水長流、或者一眼萬年。
  
  褚冥漾知道自己正在做夢,但眼前一切實在異常真實,使他不知不覺沉浸於此,意識恍然間感應到身邊似乎有個、他非常熟悉而且親密的人。
  「起床了?」
  他聽見自己自然地應了一聲,起身時瞥見大片亮銀色的、的什麼?
  ……光嗎?
  不是。
  下意識反駁自己,正用混沌的腦袋思考著時耳邊傳來很輕的笑聲,一隻手伸過來輕輕撩起他瀏海,又有些惡趣味地撥了下他的睫毛,實在癢得受不了,忍不住抓住那隻手,有些涼,對方任他抓著還反過來拍拍他的頭,像是發生過很多遍般熟悉……
  「很癢別碰啊……」自己的聲音像是從海水深處發出般模糊,卻異常清晰迴盪在耳邊
  「快起床。」
  突兀地心臟一跳,褚冥漾猛地瞪大眼睛,真的清醒過來,發現自己手還舉在半空中,如同握住誰的手,好像、剛才真的有人碰了他。
  原來、只是、夢?
  轉頭一看,才清晨近六點,呆愣躺在床上,腦海逐漸清明、夢中畫面褪去,最後留下的只有眼睫毛上若有似無的撩撥感。
  假日難得早起的褚冥漾下樓時還嚇到了自家老媽,漫不經心地吃過早餐、坐到沙發上打開電視,眼睛瞪著螢幕腦中卻還不斷回憶著清晨的夢境。
  思考很久很久才恍然大悟,他的伴侶出現了,花很多時間才在耳後發現一串細小的花體字,他開始暗自期待,因此有一陣子舉止怪異,整個人像是發展地下戀情的中二——語自老姊。
  每天都在為即將而來的相遇歡喜,連走在路上被牽扯進貓狗打架中也無法澆滅他的好心情,只是等了很久也沒有人出現,漸漸地只在不經意間才會想起他有個未曾謀面的伴侶,大概可能、永遠不會出現了吧。
  一般來講,伴侶不出現的概率極低但不是沒有,依照自身衰運buff來看,或許一輩子不能相見也是極有可能的。
  這個念頭反而使他放鬆不少,他無法想像當自己遇見了命定伴侶時,對方會不會認同他?有沒有對他不滿?是不是會在不合心意或者希望破滅後離開?與其這樣,不如從來沒有遇見過比較好。
  可是、只是啊……
  褚冥漾神思恍惚地看著禮堂兩側幾乎出雙入對的人,回過神來才發現從伴侶記號出現已經過了三年,現在也即將高中畢業,他仍然是一個人。
  捧著畢業證書時,他還在神遊,不曉得是因為昨晚沒睡好,還是想到即將脫離的高中生活過度興奮,或是出於一些他說不清的原因,這一整天都難以集中精神,渾身都軟綿綿輕飄飄,可能隨時都會靈肉分離。
  「漾漾,還好嗎?」
  瞇眼打起哈欠,褚冥漾對千冬歲笑了下,抬眼卻嚇一跳,旁邊多了一個黑髮紫眼的青年、長相與千冬歲十分相似,乍看之下差不多是一模一樣了!
  「這是我哥哥,之前住日本,現在來念大學。」
  「您、您好。」不知不覺敬語都跑出來。
  「你好。」紫色眼睛彎起來,整個人從原本的淡然變得和緩溫柔,連聲音都是,「聽說你跟歲一起考上了Atlantis大學,我們是學長學弟喔。」
  讓人有種很舒服的感覺。
  「夏,找到你弟了?」
  聞聲,褚冥漾心臟驀然緊縮,不自覺側過頭——迎著陽光看見長長的銀色馬尾暈出燦亮光澤,雙眼是焰紅色,頰邊垂落的豔紅色髮絲襯得那雙眼瞳更加冷淡又宛如醞釀著焰息般熠熠生輝。
  眉眼間輪廓較為深刻,可能是個外國人或混血兒?總而言之是一個極端好看的人,好看到令人覺得心口很痛,急促心跳聲灌滿雙耳。
  很想要……很想要這個人,無論如何都想要。
  褚冥漾內心只剩下這樣的想法。
  而後,對方轉過頭,彼此視線接觸,霎那間,一切變得失控。
  他無法形容此刻的心情,只覺得、真的過得太久太久,久到他已經麻木,甚至開始遺忘這件事,然後、終於、經歷太過長久的等待,以至於他們在這裡突兀地相遇。
  極致的混亂後腦子裡變成一片空白,太過震撼呆立當場的褚冥漾只能結結巴巴的說道:「請請、請請問,呃?啊?你、你你你好?」
  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講什麼,只能愣愣看著對方朝他走近,明明是初見,那張臉龐卻非常熟悉,兩人視線相對的那一眼——跟偶像劇裡演的一樣——就這一眼,時間恍惚已經過了一萬年。
  看見對方又呆又傻的蠢樣子,冰炎勾起嘴角,走上前伸手撩開了對方左側頭髮,動作自然到讓人抗拒不能,在白淨的耳後不意外看見了自己的名字。
  「為、為為為什麼知道?」對方瞠著眼睛急忙摀住泛紅的耳朵,淡淡紅澤漸漸蔓延到整張臉。
  雖然問句很破碎還沒頭沒尾,但冰炎聽懂了,紅色眼睛直視著面前的人,視線相接讓對方眼睛瞪得更大。
  「怎麼不知道,笨。」
  那是來自他自己的記號,怎麼會不知道。
  冰炎忽略友人帶著揶揄意味的輕笑聲,神色自若地撕開右手虎口的透氣膠帶,把手伸到他面前,可以看見虎口上、貼著大拇指根部的位置有個「褚」字隨著冰炎動作舒展開,宛若盛放的小小花苞。
  「這是我。」對方呆呆應道。
  看著那表情茫然的人,口吻裡無法克制的帶了點親暱,道:「當然是你,褚。」
  過了大概幾秒後,對方整張臉爆炸般的紅了起來。
  冰炎垂下眼嘴角笑意淺淡,這個字從他國小的時候就出現,為此學會查字典也得知這個字叫「褚」。
  在還未相識前就已經產生了一個念頭:這個印記必須好好保護,連同將來會出現的那個人,甚至在遇見以後也該如此。
 即使沒人看得見這個字,他還是選擇用膠帶或紗布將它遮住,甚至改掉慣用手。
  本來也就不應該讓第三人知道。
  抬眸凝視那表情充滿歡喜和羞窘的人,那無法掩飾的純粹喜悅與震撼也深深感染了他,嘴角一直沒有平復過。
  ——直到今天,他們終於真正相見。
  
  「我是冰炎,你可以叫我颯彌亞。」
  
  -試閱結束-
  
   *
  
  靈魂伴侶梗。
  全程高能談戀愛(應該啦)
  預購至9/29~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